梦远书城 > 绿光 > 停机六十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张昭允偏着头思索,好一会才叹道:“好吧,我跟你说,但你不能跟其他人说,知道吗?”

  唉,都怪她,端不出营业用笑脸,只好拿特异功能唬弄人,希望增加点业绩,岂料却让罗太太食髓知味。不过,一来罗太太能赚钱,二来又能帮她拚业绩,那么,透露一点天机应该是不要紧的吧。

  她是造福他人,老天爷应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对。

  “那当然,这种事不用你吩咐。”她又不是头壳坏了,这么好康的事,当然要自己独吞,哪可能与人分享?

  “罗太太,你听好了,明天,买‘广荣科技’,但三天后,也就是星期四的时候,一早就马上挂牌卖出。”

  “星期四?”

  “对,只要涨到三十五块时,一定要卖。”

  “我记下了。”罗太太从包包里掏出笔记本快速抄下,而后,笑盈盈地拉着张昭允。“走吧,替我挑点东西。”

  “好的,请往这边。”

  一番看似没什么来头的对话,却让坐在一旁的李冀东听傻了。

  这么机密的事情,她怎么会知道,难道公司里头有内贼?!

  广荣科技内部出现问题,鼎盛早在几个月前就盯上了,准备等广荣杀低再买入,快速转手,就连买主都已经敲定了,而且时间……确实是决定明天将收购广荣的消息传出,凭着鼎盛的名气,广荣的股票绝对会立刻上涨,三天后转交给买主,全额便会下杀。

  股票上涨时,他们预估过大约能够涨到三十五块,而转移给买主后,极有可能在极短的时间跌破二十块。

  问题是,她是怎么知道的?!

  三天后。

  “老板,你要去哪?”

  身为董事长特助的曹登晖瞥见上司在看完盘后,神色复杂的起身拎起外套,一副准备外出的模样,他立即问。

  “找个人。”随意应了声,他准备走人。

  “可是老板,等一下还有一场会议耶。”快快快,曹登晖动作飞快地以身挡人,充份展现出他董事长特助的功能──控制董事长的时间,确定他每个行程,每一个步骤都不会荒腔走板。

  李冀东睐他一眼,想也没想地一把推开他。“这是一件比任何会议都还要重要的事,去告诉其他干部,说延到明天再处理。”

  但曹登晖岂会如此简单被打发,于是再挡!

  “老板,广荣的案子要转移,你不能不在场。”厚,有什么事会比这件事还重要?转移的动作快慢会牵连股票的起伏捏。

  “随便啦,叫总经理处理。”开玩笑,要是什么事都要他事必躬亲,其他干部干脆全都回家吃自己算了。

  “董事长,买主说好要由你亲自交接的。”就知道他肯定又忘了,说什么有重要的事,依他看,肯定又是急着去当火山孝子。

  真不是他要说自家老板的,唉。

  他老板随和没架子,赏罚分明,福利绩效给得毫不手软,让全体上下员工笑颜迎向美丽的早晨,哪怕直到黄昏西落,大伙依旧可以笑着免费加班,共同为公司奋斗到无怨无悔。

  正因为他独特的魅力和玲珑圆滑的手腕,再加上精准的投资眼光,让鼎盛在他接任之后跃身为国内极为知名的投顾集团,版图跨洲,而身为董事长的老板也被封为“投顾金童”,在交际圈里头来去自如,悠游自在。

  麻烦的是,众家女子再也不肯放过这只大金龟,每晚的邀约不曾间断,偷偷摸上他床的女人多到无法详载。

  更糟的是,老板是个从不拒绝也不得罪人的自恋好男人,于是乎,飞蛾多到他用杀虫剂也杀不完,很想干脆给老板盖布袋,隔绝光亮。

  但,老板发光又发热,只怕一下子就会烧破布袋,继续光芒万丈啊。

  “登晖,认识我这么久,我何时任性过了?”李冀东没好气地瞪着他,黑墨墨的眸瞳没有半点愠恼,只是极具兴味。

  “最近……常常……”当然啦,也有可能是两人对任性的定义不同。

  “再说下去,就连我这么随和没脾气的人都要生气了喔。”李冀东挑高好看的眉,黑眸微噙寒意。

  可他曹登晖哪怕是忠言逆耳也要上奏啊。“但是,你最近常常跟一些很喜欢血拼的姑娘外出,实在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