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七


  “嗯。”

  于观贞送着他出了大门,他还特地向傅总管介绍她,至少要让人知道府里多了一个她,要是听到什么骚动,才知道怎么应对。

  傅总管一瞧见她,就觉得与她相当投缘,尤其是她那浑然天成的端庄气质和沉静气势,很容易博得别人的好感和尊敬。

  送走金秀外,于观贞礼貌性地朝傅总管颔首,便走到兽圈。

  “小秀。”她喊着。

  她不着急,站在这个熟悉的地方,她感到安心。

  而她预计再晚一点,就到无忧阁找清瑶。

  但就在她等待小秀的当头,后头冷不防地传来声响。“于姑娘?”

  她微扬眉,回头笑得万分甜美。“清瑶,好久不见。”啧!她还没去找她,她倒是先找来了。

  仔细打量她,脸色有点苍白,眼底浮现黑影,彷佛睡得极不安稳,或者是根本没有入睡。

  清瑶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却硬是抿紧唇,讥笑道:“不用叫得那么亲热,你瞒得过爷儿,瞒不过我。”

  于观贞不禁垂眼低笑。也对,二度穿越的事,谁能信?

  秀外信,是因为他爱她,他太熟悉她举手抬足间的习惯,可以分辨出她,但清瑶不行……又或者该说,她不愿相信。

  正欲开口,小秀已经飞步奔来,前脚踩在栅栏上,不断地发出狺叫声。

  于观贞摸着它的头,不断地安抚着它,再勾笑看向清瑶,缓声问:“你为什么要害死我?”

  她抚着凶猛的豹,一边笑问的神情,教清瑶吓得倒退一步,不过立刻握紧拳头稳住心神,反驳道:“瞧,你根本就不是我家小姐,每个人都知道也亲眼所见,我在金老夫人面前为我家小姐一再求情,小姐的死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清瑶,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对我下砒石?”

  她瞬间顿住,瞠目结舌的,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

  “那晚……我要离开,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于观贞面无表情地说着。

  像是老天帮忙似的,天空忽然爆开震耳欲聋的雷声,天色暗了下来,阴冷的风阵阵吹拂着。

  “你……”

  “为什么你要在我的茶里下毒?”她缓步走向她。

  看清瑶的反应,于观贞就知道,自己的揣测没有错。

  卫大夫诊过脉,发现她所附身的戴银儿的体内有毒,加上后来发生的事,她认为当初戴银儿根本就是被清瑶毒杀,但她一直无法理解,清瑶为什么要下此毒手。

  “不可能……不可能……”清瑶吓得猛往后退。

  “为什么?我明明待你不薄,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于观贞一步步逼近她,不疾不徐地制造压力。

  她说过,她要代替青天审案,虽说秀外尚未带来官差,来不及看她亲口认罪,但事已至此,她当然要问个水落石出。

  “你……”清瑶一退再退,吓得跌倒在地,不住地在地上爬着。

  于观贞大步向前,一脚踩住她的罗裙。“说呀,为什么?”

  “因为你太懦弱、太荒唐,居然打算在成亲之夜和那个没出息的西门恭私奔,你不要荣华富贵,也不该一并毁了我!”清瑶怒声吼着。

  她怔住,好半晌,轻声道:“所以那晚……你让秀外发现我走向后门,就只为顾及你的荣华富贵?”

  荒唐的到底是谁?

  原来推动这出悲剧的人,全都是她!

  如果那晚戴银儿和西门恭走了,根本不会发生后来的悲剧,但就因为她的自私贪婪,竟害戴银儿困在金府这座牢笼里,甚至到最后还毒杀了她!

  “你是衔着金汤匙出世的,怎会懂得我的痛苦?我想要往上爬,就得借助你,只有你得宠,我这个陪嫁丫鬟才能在金府呼风唤雨,可想不到你竟然选择私奔,我能不阻止你吗?!可悲的是,你连无忧阁的小妾都斗不过,你甚至受不了这种生活,想放弃金府的富贵逃走……”

  “你根本没有吃过苦,从小到大,过着衣食无虞的生活,却不知惜福,只想要情人……如果不是出身富贵人家,你还有余裕去想情人吗?像你这种人,还活着做什么?!”

  她从小就被卖进戴府,以为跟着戴银儿进了金府大门,她会有好日子过,谁知道那位大小姐一心想跟情人私奔!

  一旦戴银儿离开金府,她要怎么活?难道要她伺候着不再具有金府少夫人头衔的她,颠沛流离的度日?与其如此,她宁可赌一把,毒死戴银儿,再求姑爷留下她这个陪嫁丫鬟。

  于观贞弯腰就赏给她一耳光。“我该不该活,轮不到你作主!”

  她不能忍受正牌的戴银儿竟是因为这种微不足道的原因而被毒死!

  “是你逼我的!如果你乖乖地待在金府里,我又怎会这么做?”

  “我待你不薄,你居然……”她气恼不已,直替戴银儿叫屈。

  “你哪里待我不薄了?你不开心时就骂我,开心时就要我冒险带恭少爷跟你相会……你把首饰赏给了其他通房丫鬟,却什么都没给我……”

  于观贞突然顿住。“难不成……就连下砒石毒害丫鬟们的也是你?”

  “对,是我!你命大,没喝到茶,否则你早该在那当头死去的!”砒石可以入药,在金府里,金老夫人的养生药帖里就有,她和金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常在厨房里闻聊,让她有机会偷出砒石。

  她将砒石留在身边,就为不急之需,第一次用来毒杀戴银儿,却没想到她竟死而复生,第二次故技重施,没想到一票丫鬟跟着用膳,茶水里的毒被冲淡了,加上她没喝到茶,让她的计划功亏一篑!

  于观贞难以置信地瞪着她。“你打算杀我再嫁祸容婧,就如三年前,你让金老夫人狠足了心赶我出府,再将一切嫁祸给容婧……你居然一开始就要我的命!”

  “对!只要你不在,爷儿就会重用我,所以……我能杀你一次,就能再杀两次、三次!”清瑶失心疯般地将她推开,拔声吼着,“你还在那边做什么?!”

  被推倒在地的于观贞抬眼,惊见林里有人影接近,仔细一瞧,竟是焦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