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五


  她闻言,不禁劝他,“得饶人处且饶人,反正一切都过去了,我已经回来了,算了吧。”

  “观贞,有些人不值得同情,你给了他机会,日后他会狠狠地反咬你一口。”为了杜绝后患,所以他把事做绝,不给敌人留后路。

  这话教于观贞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颤。她好像遗忘了很重要的事……

  “喏,小秀的兽圈还是在这儿。”他牵着她走上兽圈旁的凉亭,四周围早已点上灯火。“那时咱们说好,凉亭要是盖好,咱们就在这里卿卿我我,气死小秀,可是当凉亭盖好时,你却不在了……所以我常常待在这里,和小秀一起想你……只要能够再见到你,就算散尽家产,我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他喃着,像是无限欷吁,眸色哀戚得刺痛她。

  “那么,我现在只好问小秀,你这三年来是不是真有这么想我。”她打趣道,眼角余光瞥见有抹身影从远处缓慢逼近,她不禁张口喊着,“小秀!”

  那身影顿了下,好一会像是认出她,立即迅捷如电般地奔来,三两下跃到她面前,前脚搭在栅栏上,吓得她惊呼出声。

  “哇……小秀?”瞪着眼前差不多有两公尺长度的花豹,她没有勇气伸出手抱它,因为它实在太巨大也太具威胁性了。

  “小秀,你也认得出她,对不对?”金秀外伸手轻拍着它的头。

  它发出低沉的狺吼,漂亮的眸子直睇着于观贞。

  “小秀……”忍不住地,她轻抚着它的颊,小秀立刻迫不及待想要再靠近她一点。她不禁伸出双手,捧着它的脸,不断地喊着,“小秀,我回来了。”

  小秀激动地舔着她,喉头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于观贞开心得快掉泪,却突然瞧见小秀的前脚铐着铁镣,后头还拖着长长的铁链,遂问着,“秀外,为什么给小秀戴上铁镣?”

  他还未回答,后头便有人喊着——

  “爷儿。”

  那嗓音柔媚似水,教她一愣。

  “清瑶,你过来。”金秀外勾笑喊着。

  于观贞闻言,回头望去,瞧见清瑶手持灯笼,身后跟着几个丫鬟。她的容貌比她记忆中还要成熟,态度益发稳重,身上穿戴的也不再是简朴衣裳,而是精美的绣袄,就连头上都戴着金钗。

  她不能理解,为什么清瑶给她的感觉,俨然像是这金府的当家主母一般。

  “爷儿,这位是……”清瑶走近,笑盈盈地问。

  “她……就是我要找的人。”金秀外开心地搂过于观贞。“也就是你曾经的主子……于观贞。”

  清瑶神色不地打量她。“爷儿,这些年,难道你还被骗得不够吗?”

  “不,她不一样,你瞧,小秀也认得出她是谁。”

  于观贞回头轻抚着小秀,小秀则满足地以脸磨蹭着她,这一幕让清瑶蓦地瞪大眼,脚步踉跄地往后退。

  “清瑶,好久不见,我回来了。”她不动声色的笑着。

  这三年来到底发生什么事,竟让秀外将这个女人给收在府里?!不过没关系,她回来了,她要替她的孩子讨公道!

  “你你你……”清瑶吓得魂不附体,只能畏缩地说:“爷儿,我身体不适,先下去了。”

  “清瑶?”金秀外不解地看着她疾步离去的身影,耸了耸肩道:“也许是太突然了,她有点吓到,毕竟这种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

  “她当然会吓一跳。”于观贞哼了声,忽然一把揪起他的衣襟,阴恻恻地问:“我问你,你是不是把她收为你的妾了?”

  “我?怎么可能?当初是因为听傅总管说,她在奶奶面前保你,结果却被奶奶给踹伤,加上可怜她没有去处,我才将她继续留在府里。”

  “可我瞧她怎么像是个当家主母?”她凶狠地眯起眼。

  金秀外撇了撇唇,“因为我让她管理府中丫鬟。”

  “奶奶怎么可能答应?”

  “奶奶当然不会答应,但我硬是要如此,她又能奈我何?谁要她当初那般对待你?直到现在,我都没眼看她一眼。”

  于观贞听完,不禁捧额低叹。

  了不起……清瑶真是厉害,已经把他的反应算计好,难怪当初她敢走这一步险棋,硬是将她逼出府。

  “秀外,你怪错人了。”她叹道。

  “嗄?”

  “真正的祸首是……清瑶。”

  回到久违的桃花源,桃花依旧笑春风,却人事已非。

  不过,寝房里的摆设未动,她的衣裳都在,就连他送的金步摇,也依旧搁在梳妆台上的木盒。

  理该是缠绵如火的夜晚,但两人合枕于床上,谈的却是关于三年前事情的始末。

  于观贞将一切道出,甚至怀疑当初害死戴银儿的,其实就是清瑶。

  “当初是她带着西门恭闯入我的寝房……我不知道她到底对西门恭说了什么,但是西门恭是个没有恶心的君子,肯定是被她给煽动的。”想当初,她说尽多少狠话,然而西门恭却总是抹着笑,从未恶言相向。

  得知自己枉信小人,金秀外愤恨不已。“我竟还以为她是一心护主,把她留下,由着她将无忧阁那些小妾丫鬟赶出府,只因她说,当晚是容婧去把奶奶找来,才害你百口莫辩,甚至我还答应她将小秀戴上铁镣,以防小秀跑出兽圈……”

  于观贞恍然大悟。原来这些事全都是清瑶惹出来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