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四


  “不要再跟我提到观贞!三年……我已经等她三年!”三年,他还要等几个三年,她才会回到他身边?

  还是直到他闭上双眼,失去气息之后,都不可能再见她一面?!

  瞅着他近乎癫狂的侧脸,于观贞热气盈眶,她缓步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哑声开口,“秀外……真的是我,我回来了……”她微颤地捧着他的脸,让他直视她诚挚的眼睛。

  她以为,只要她报上名号,两人就可以欢喜相认……她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之于她而言,不过是一、两天的光景,但是他已经等了她三年,贴出悬赏告示找她,然后一次次的希望落空,最终变得无法相信人。

  那双桃眼依旧漂亮,却不见当年的意气风发,一片的晦黯无光,彷佛沉入海底,把心也给埋葬。

  两人对视半晌,他才勾唇笑得邪谑。“观贞?”

  她正要应答,他就又低低笑着,冷讽道:“上百个观贞,就你的年纪最大,如果你想要假扮观贞,也该想办法先把自己装扮年轻一点,而不是像个大娘。”

  啪的一声,理智线断裂,于观贞揪起他的衣领,一脸凶狠道:“金王八,你真的很想死是不是?”她难过得要死,不知道要怎么让他相信她,他却开口闭口都是大娘,简直是气死她了!

  金秀外怔住,眼睛圆瞠着。

  “谁是大娘,再说一次!”

  那熟悉的口吻、那凶狠的嘴脸……金秀外的内心不断地跳颤着,深深地看着她的五官,最终忍不住伸手轻触她的脸,力道如此的轻,彷佛她是一碰即碎的陶瓷娃娃。

  “我有说你可以摸我的脸吗?”她低骂,“是要我把你摔出去?还是要小秀再咬你的手?”

  无预警的,他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紧密得不留缝隙,像是要将她嵌入自己的生命里般。

  那强而有力又温暖的拥抱,令她眼眶发烫,却仍是嘴上不饶人地骂,“人家回来了,结果你竟然是这种态度……什么大娘呀,你眼睛坏了是不是?”

  “观贞……我的观贞真的回来了……”他低哑的嗓音噙着浓浓的鼻音。

  是她,他知道是她!

  这天底下,不可能出现第二个像她一样的女人,可以比他傲慢、比他强势,却也比他爱她还要多……

  “还说什么想我、找我……一个人就要了五个花娘伺候,你有那么欲求不满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重逢,竟没有激情的拥抱和热情的吻,倒是已经先吞下一肚子的怨气。

  “不是,我好想你……”他紧搂着她,声音瘖痖。“这三年来,我不断地找寻你,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回来,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你,我只能一直等,可是我怕自己再也等不到你回来,也怕你找不到我,我心里没个底,我好慌,我必须做些事情转移注意力……”

  于观贞睇着他,知道他没有欺骗她,也可以理解他找花娘陪伴,不过是想要填补内心的空虚,但是——

  “我先跟你说好,我可不是戴银儿,在你面前的我,是真正的我,你真的要我吗?”她轻捧着他的脸,要他看清楚。

  “要……我要的是你,就算是容颜不同,可……是一样的你。”他要那个敢言能干又不居功的妻子。“你是独一无二的,也唯有你才拥有这样的性子,让我无法不爱。”

  她闻言动容,但不忘再确认一遍,“你刚刚还说我是大娘喔,你真的要确定,若是嫌我年纪大,趁早说,否则货物既出,概不退换。”

  “刚刚是我眼花了。”金秀外很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大智慧,随时改口供都不成问题。

  于观贞不禁笑出声,伸手怀抱着他的腰。“秀外,我回来了。”她笑着,嘴却是一扁,泪水跟着滑落。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他深吸口气,眨着眸底的泪。

  门外——

  “并奇,你会不会贴得太近了点?”

  他瞠目结舌地看着晁岁真。“晁爷,难不成她真是……”

  “是。”他肯定道。

  “她看起来好像比爷儿还……”话未完,门板突然打开,并奇不慌不忙地改口道:“还要小上许多岁。”

  于观贞眉角抽动着。“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并奇!”自以为聪明的小笨蛋。

  金秀外放声笑着,感动地拍了拍晁岁真的肩。“岁真,真的太谢谢你了,可是你怎么会遇到观贞?”

  晁岁真将经过简单说过一遍,他听完,不满地瞪着于观贞。

  “你为什么老是找他?你为什么一回来就先碰到他?”

  “你说的那是什么浑话!我是去找你耶,可是你人在这里花天酒地,玩得可开心的。”她没好气地说。

  “你没先通知我,不然我就去接你了。”

  “金王八,我要怎么通知你?”瞧他笑得阖不拢嘴,她也跟着笑,半点火气都没有。

  两人抬杠笑骂,一路下楼去,留下并奇和晁岁真。

  “真的是少夫人耶。”

  “可不是。”

  金秀外和于观贞急着回金府,久别之后,他们想要待在熟悉的地方,感受重逢的真实感。

  但当马车停在金府大门时,似有人正在和看门小厮争吵。

  并奇停妥马车,立刻前去调停。

  于观贞掀开车帘望去,天色太暗,加上距离太远,她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直到金秀外拉着她下马车,她定睛一瞧,才认出那人竟是——

  “那不是焦爷吗?”

  金秀外拉着她走进府里,压沉声调回答,“是。”

  “他怎会变得这么狼狈?”她完全没有夸大,焦一浑身脏污,长发披散打结,狼狈得几乎让人以为是打哪来的乞丐。

  “凡是对不起你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他沉声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