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三


  于观贞闻言,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心想自己是该穿件正式一点的衣裳,否则这种不伦不类的穿法,恐怕会吓到他,不过……

  “他很常上花楼?”她忍不住问。

  “交际应酬总是难免,尤其他三年前牵上户部这条线后,和大内的关系就变得密切……也因为这样,才能让原来的府尹卷铺盖走人。”

  “喔……”他的能谋擅权她是见识过的,倒不怕他捅出什么楼子,只是……要用原本的相貌和他见面,她突然觉得紧张,担心他也许接受不了自己。

  毕竟戴银儿那时也不过才十八、九岁,而她现在可是二十八了呀……可恶,既然有时间差,为什么不干脆再晚个几年,至少不会是姊弟恋。

  她真的不希望站在他身边时,有人笑称她是大娘……可恶,她这年纪怎么会被叫大娘?真是瞎眼的小厮!

  就在于观贞抱着不安的心情时,马车已经来到花绛楼前,进厅之后,晁岁真特地商请老鸨差人装扮她。

  在等待的时间里,他派人告知金秀外,即将送上一份大礼,而下人返回告知金秀外的客人已走,人在三楼的雅间等他。

  晁岁真满意地点点头,老鸨便带着于观贞。

  “晁爷。”

  他回过头,深沉的双眸微亮着。她秀美的五官淡施薄粉,显得神采奕奕,尤其是那双眼非常有神而沉稳;而一身湖水绿的对襟袄,非常衬她的肤色,腰间粉带勾勒她不盈一握的纤腰。

  “晁爷,真是忍不住要说,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老鸨勾笑道,将她推到他面前。“虽说年纪是大了点,但总是个美人胚子。”

  于观贞眼角抽搐着。

  二十八而已好不好,不要说得一副她已经四十好几了!

  “倒是。”晁岁真从怀中取出银两打赏,没睬老鸨欢天喜地道谢着,径自转身带着她上楼。

  不一会来到三楼,远远的瞧见并奇守在一扇门外。

  “晁爷,我家主子已经恭候多时。”并奇一瞧见他便笑眯了眼,立刻推开门通报着,“爷儿,晁爷到了。”

  走在后头的于观贞每走一步便觉脚步轻飘飘,她有点近乡情怯,虽然他们明明没有分开很久,但她总觉得他们已经分开好久好久。

  她好想他,真的好想他……

  但随着晁岁真一进门,她突然顿住,所有感动和激动瞬间湮消云散。

  “秀外,你还没让花娘退下?”晁岁真微愕道。

  他明明差人告知他要送上一份大礼,言下之意,就是要他把花娘都遣退的,谁知道……

  “我一个人待在这里多无聊。”金秀外左拥右抱外,后头有个帮他揉肩,前头有一个喂他喝酒,还有一个蹲在软榻边替他按脚,完全是帝王级的享受。

  于观贞额际青筋跳颤着。

  去他的近乡情怯,她紧张得要命,结果这家伙竟在这里当大爷!

  “对了,你说要给我的大礼呢?”金秀外问着,喝了口酒,长指抚过那喂酒的姑娘小嘴,笑得好不快活。

  “她……”晁岁真略略退开一步,露出身后的于观贞。

  她睇着他。他风流倜傥,一如她记忆中的模样,但是他的眉眼添上几分沧桑,尽管笑着,却像是笑意不达眸底,像是活着的,却没有呼吸的。

  “岁真,这是哪来的大娘?”

  于观贞倒抽口气,心疼的感受瞬间消失不见,她眯起美眸瞪着他。不敢相信他那张嘴竟吐出这么伤人的话,让她的拳头好痒呐。

  “秀外,她不是——”

  晁岁真未竟的话被金秀外凉声打断,“管她是不是,反正她这年岁不可能是花娘,把她带下去。”

  轰的一声,于观贞的理智被怒火烧尽,她沉声吼着,“你们几个,全都给我出去!”

  在场所有人全都愣住。

  花娘们面面相觑,而金秀外缓缓抬眼,眸色冷锐,声薄如刃地低斥道:“放肆!”

  于观贞心头一窒,没想到他敛笑后竟如此阴鸷,完全没了当年的雅痞模样,彷佛失去阳光,完全沉入黑暗之中。她心慌,但更多的是心疼,她没想过他们的重逢会如此不按照剧本走,不过既然她回来了,就要让他正视她的存在。

  “我哪里放肆了?这么做刚好而已!”

  “你凭什么?”他眯紧黑眸,微露危险气息。

  “凭我是你的妻子于观贞!”她冷肃的眸一一扫视过黏在他身旁的花娘,硬是逼着一票花娘夺门而出。

  金秀外睇着她许久,似笑非笑地冷哂着。“这三年来,我遇个上百个观贞,一个个都是贪求银两而来。而你这才想分一杯羹,动作未免太慢?”

  他那皮笑肉不笑的自嘲模样,教她气着也心疼着。“就跟你说……”

  “出去!”他蓦地踹开前方的矮几,发出巨响。

  于观贞心头一抖。

  “秀外。”晁岁真试着要当和事佬。

  他垂敛长睫,沉声低咆,“全都给我出去!”

  “秀外,她真的是观贞!”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