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二


  疑惑地伸展四肢,于观贞站起身后,看向四周,绕到前头,才发现这原来是一家花楼……她攒起眉,不能理解到底是谁把她们赶出金府。想知道答案的话,上金府一趟是最快的,更何况,她还有更重要的目的。

  走到大街上,她按着有记忆的路走,压根不管自己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有多少人对她指指点点,她只知道自己回来了,要赶紧找到那个男人,绝不让他再用那么哀伤的声嗓呼喊着她。

  走着走着,看了看天色,感觉天快黑了,气温整个骤降,她不由得摩挲起自己的双臂。

  怪了,四、五月天,有这么冷吗?

  疑惑间,她找到了熟悉的路,一路半跑半走的,等她回到金府时,天色早已全黑。

  看着那熟悉的朱门,她忽然五味杂陈。

  上次走出这道门时,她是被强行拖走的,那伤痛还在她心里,但她冷静地想了想,现在的她是以于观贞的身分出现,而不是戴银儿,不会再被误解了,况且这回是那孩子特地带她回来的。

  于是,她伸手敲,不一会,有人开门,但她并不认识对方,只能礼貌性地问:“请问你家少爷在吗?”

  “你是谁?”小厮口气不善地问。

  “呃,能否请你通报,告诉你家少爷,就说,观贞回来了。”她告诉过他真名,后来他也都是唤她观贞的,这么说,他应该会知道是她。

  却见那小厮掏耳,摆了摆手赶人。“去去去,想不到现在还有人用这名字想要混进府来。”

  “嗄?”她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大娘,你快走吧。”

  于观贞原想开口,但一听到“大娘”两个字,不禁倒抽口气,正想和他理论的当下,有辆马车逼近,停在门口,走下的人竟是晁岁真。

  小厮见状,赶紧将她推开,迎上前去。“晁爷。”

  “你家少爷呢?”他淡声问着。

  “这时分恐怕还在花绛楼里,要不要小的派人去告知爷儿一声?”

  “不用了,我去一趟便成。”

  小厮一脸抱歉地再三哈腰,再抬眼打算赶走那大娘时,早不见对方踪影。

  而当晁岁真回到马车上时,才发现竟多了一个姑娘。

  “晁爷,带我去见秀外。”她轻声道。

  晁岁真沉着脸看她。“姑娘,你和秀外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妻子,我是回来找他的。”

  “他只迎娶过一次妻,而他的妻子已在三年前去世,姑娘……请下马车。”

  “三年?”她呆住。

  这时间差会不会太大了?

  “姑娘,请下马车。”

  抬眼,对上晁岁真不友善的脸,她开口道:“不知你近来可好?”

  晁岁真浓眉微攒,还未开口,便又听她说:“那时候,你回答我,近来忙碌了些。”他不禁怔住。

  既然当初秀外试探她,晁岁真和卫子礼都是知情的,那么,要证明她的身分最好的方式,就是说出只有他们才知道的事。于观贞忖度。

  “你……”

  “我是于观贞,是金秀外的妻子,我回来了。”

  马车缓缓朝花绛楼而去,一路上,她听到的是这三年来,金秀外的变化。

  三年前,在妻子死去之后,他几乎是靠着仇恨才能活下来。

  当初羞辱她的人,在他的报复之下,几乎都没有好下场,就连府尹大人亦是。

  而他最无法原谅的,就是金老夫人。

  “不过,我先前遇幸怜和容婧,她们好像在一家花楼里。”撇开金老夫人不谈,她想知道的是其他细节。

  “这事我倒不是很清楚。”晁岁真坐在对面,始终垂眼,没多看她一眼。

  “那为什么看门的小厮说,有人想要用观贞的名字混进府里。”这个问题一出口,又让她想起那家伙竟然叫她大娘……真是去他的,谁是大娘啊?!

  她芳龄二十八,正是炙手可热的轻熟女,敢叫大娘……看她这个当家主母怎么修理他。

  “这事……”晁岁真说着,唇角浮现玩味的笑意。“在你……在戴银儿去世之后,秀外像疯了一样,贴出告示,大意是如果有人遇到叫做观贞的姑娘,务必带往金府,后来从四面八方来了数不清的观贞,当时我不解,问过才知道观贞是你的原名。他认为,你既然可以移魂附在戴银儿身上,或许也可能附在其他人身上,又怕你不知道路,所以希望有人帮你回家。”

  于观贞听完,眼眶发热着。

  那男人是真的很爱她,也不枉她特地再走这一遭。

  “你不在之后,秀外变得很极端,一方面造桥铺路,善待下人和奴隶,可是另一方面又针对伤害过你的人进行报复。”

  没有说什么,于观贞只是淡垂着长睫。

  她可以想象他的心情,因为换作是她,也许会和他做出相同的事情。

  “倒是你想见他的话,还是先打扮打扮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