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〇


  好冷!她冷得直打哆嗦,好几次张着口,却连话都说不出口,只能用微弱的气音一再询问:“孩子……孩子……”

  金秀外盈在眸底的豆大泪水缓缓滑落。

  她没听到他的回答,甚至她听不到任何声音,整个人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寒冷笼罩,感觉热能从体内一点一滴地流逝,冷不防的,一滴滚烫的热液滴落在她脸上,让她意识到一件事——

  “秀外……”

  “我在这里。”

  “我没事……”

  “嗯,你会没事的。”他的颊贴着她的,染上她的血和泪。

  “秀外,对不起……我保不住孩子,我没有保住他……”泪水从她肿胀的眼缓缓滚落。

  “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

  “对不起……”她喃着,彷佛用尽最后气力,身体开始瘫软,从他身上滑落。

  “观贞……子礼,快,救她,我求你救救她……”

  卫子礼沉默不语。

  “观贞,别走……”

  她无法动弹,感觉他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她想要张开眼,然而冰冷与黑暗包围了她……

  “别走……”他紧紧地抱着她,染着她的血,眼前闪过的是她泼辣的低骂,是她不居功的婉约,是她恼怒的要求公平正义……可是这个世界对她公平吗?“你要我待人良善,可是他们待你却比一个三等奴还不如……”

  他碎声喃着,豆大泪水滑落。

  “是我的错吗?我苛待下人,你承了我的罪吗?如果我善待每个人,你是不是会回到我身边……你答应我的……如果我把你要求的事都做足,你可不可以回到我身边……别走……”

  金秀外喃着,吻着她的发、她的眼……看着她肿胀如果核的血眸,他蓦地咆哮出声,将她放下,转身要走。

  “你要去哪?”见他神色不对,卫子礼立刻挡在他面前。

  “我要杀了他们!”他冷眸染血,看起来疯狂又危险。

  “岁真!”怕自己一个人阻止不了他,卫子礼赶忙喊着外头的晁岁真。

  “我要他们血债血还,一个都别想跑!”去他的良善……他再良善,老天还是狠心夺走了她!

  他们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他的妻儿,一尸两命,他要他们加倍奉还!

  “秀外。”晁岁真冲进房内劝着他。“你冷静一点!”

  “放开我!我不会放过他们,绝不!”他声嘶力竭的喊着,眼睛滴落血泪,道尽他的不甘和愤恨。

  “观贞!”

  充斥在她耳边的是他夹带浓浓哭音的怒吼,带着明显的不甘心。

  她感觉身体好轻,彷佛在海浪中摇摆,不断地被推送,还听得到他的哭喊,那一声声喊得她心好痛,教她忍不住想要张开眼,再看他一眼,所以她用尽气力张开眼——

  “观贞,你醒了!”

  眼前是一张非常帅气而熟悉的脸孔,她不禁哑声喊道:“哥?”

  “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你等一下,爸妈去买晚餐,我马上叫他们过来。”于立颉喜出望外地往外跑去。

  于观贞看着现代化的单人病房,她不能理解自己怎会回到现代。

  她如果在这里,那个戴银儿呢?孩子呢?秀外呢?

  想起他的哭喊声,想起失去孩子,悲伤在胸臆中不断地漫开,直到淹过她的呼吸,让她喘不过气。

  “啊……”绷到极致,她像个初生的婴孩,放声大哭着。

  “观贞,不怕不怕,妈妈在这里,不哭……”跑进病房内,于妈妈不舍地将女儿抱进怀里。

  “妈……”她用尽力气地哭泣。

  她太自以为是了,以为自己强势得保护得了任何人,岂料她是半点本事也没有……孩子是她害死的,死在她的自以为是下!

  “这孩子从来不哭的,怎么会哭成这样?”于爸爸担忧道。

  “爸,一定是因为隔壁引爆瓦斯时,那瞬间的冲击力造成了她的恐惧。”

  “唉,怎么会这样?”

  于观贞没有辩驳,因为这是她有记忆以来,头一次哭得不能自己,毕竟她失去太多,多得教她如此伤心愤怒。

  可是,她知道,再多的泪水也无法洗刷她失去的悲伤。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