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七


  §第十四章 游街

  这个时代原就讲究姑娘家的贞节,尤其是大户人家要求得更高,这一点,戴银儿是见识过,金老夫人是多瞧不起出身花楼的容婧,而金秀外更曾因为她待晁岁真态度好,怒骂她不守礼教。

  如今,三更半夜一个男人出现在她房里,道尽暧昧话语……她会有什么下场?

  她已经不敢想象,但不管如何,就算金老夫人不原谅她,至少会看在她末出世的曾孙子分上,暂时放过她吧。

  “奶奶,请你听说说,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请你看在我肚里孩子的分上,听我解释。”被迫跪在主屋大厅里的戴银儿泪如雨下。

  同样被押跪在地上的西门恭,朝她探出手,却被她瑟缩地避开。

  金老夫人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冷冷地开口,“那孩子是谁的?”

  戴银儿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当然是秀外的!”

  “你要怎么证明?”

  “我……”这时代没有DNA比对,要怎么证明?

  “你无法证明,对不对?”

  金老夫人嫌恶的眼神和冷诮的声嗓,让她惊觉金老夫人根本认定她红杏出墙,怀了别人的种,而不是真的要她证明什么。“不!这孩子是秀外的,我怀胎三个多月代表孩子是刚进门时怀的,秀外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就算秀外能够证明孩子是他的,但你半夜三更让一个男人进你的房间……”金老夫人看着外头的天色半晌,突道:“来人,将两人押到官府,由府尹大人公审游街,从此不准她踏进金府一步!”

  戴银儿怔住。

  “老夫人,这……还是等少爷回来再商议此事吧。”傅总管忍不住开口劝说。“小的已经派人去通知少爷了。”

  “既是如此,更没道理再等!”金老夫人瞧也不瞧她一眼,怒声道:“还不快将这贱人和姘头带到官府!”

  戴银儿闻言,心寒到极点。

  金老夫人竟用如此伤人的字眼侮骂她……“奶奶,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我爱的只有秀外……”

  “给我住口!”

  “奶奶,我和表哥不过是手足之情,我……”腹部突然传来尖锐的椎楚,痛得她再说下去。

  “还不将她押下!”金老夫人不耐地摆了摆手。

  金老夫人一声令下,傅总管就算有心要护,也是力有未逮,只能硬着头皮要家丁上前押人。

  “老夫人,这其实不关我家小姐的事,要恭少爷自个儿闯进小姐的寝房。”清瑶突然扑倒在金老夫人的脚边。

  戴银儿被家丁架起,下腹一阵扯动,痛得她冷汗直冒,但却在瞧见清瑶的矫揉造作时,忍不住掀唇冷笑。

  原来,她要的结果,是将她这个正主子赶走,如今假意为她说话,日后秀外必定感念她,而将她留下……年纪轻轻,心机却如此深沉,竟连她也栽在她手里。

  她不该心软的,她不该将她还有容婧留在金府里!

  金老夫人将她一脚踹开。“放肆!”

  “老夫人,不管怎么样,您也要看在小姐肚里孩子的分上,那确实是姑爷的骨肉,而且小姐身子骨弱,要是游街的话,我家小姐身子会撑不住的……”清瑶声泪俱下地求情着。

  戴银儿没有吭声,乏力地闭上眼,不看清瑶的虚伪作戏,只等待金老夫人的最终决定。

  “当她不守妇道和男人私会,她就已不再是我金家的人,而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也不会是我金家的血脉!”金老夫人的沉默不过是剎那,初衷依旧不变。

  话音一落,家丁拖起戴银儿。

  她没有挣扎,因为她知道就算她哭她喊,也不能让金老夫人心软。

  “银儿,对不起,都怪我太冲动,我……”西门恭懊恼不已。

  被拖往官府的路上,戴银儿无心理睬街上行人的指指点点,更不想听西门恭如何解释。

  事已至此,他再道歉都于事无补,而她,只盼丈夫早一点归来。

  如果她能在受审时拖点时间,应该可以等到他归来吧。

  进入官府之后,西门恭被扣押在大牢里,她则由官差接手,将她戴上枷锁和脚镣。

  “这该怎么说呢……金少夫人?”有人在她背后叹口气,她回过头,瞧见是府尹师爷。“该说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吗?”

  说着,他在她面前摊开一张纸,题着“休书”两个字。

  “休书……”她颤着声,紧盯着纸上内容,发现竟是由府尹大人所写的休书。“凭什么连审都未审,就安了我罪名?!况且府尹大人又不是我相公,他凭什么写休书?”

  师爷微诧地笑着。“原来你不知道,只要有人举发女子犯了七出,就能直接由府尹大人撰写休书?”

  “什么?”

  “按王朝律例,女子犯七出,无须审,而将你送到官府,只是要这张公审休书罢了,然后带你游街,再将你送回娘家。”

  戴银儿如遭雷击。不敢相信这个世界对待女子竟如此不公不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