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四


  是她错觉吗?为什么眼前的秀外看起来那么令人恐惧,为什么他像是个执行死刑的刽子手,面无表情地端着毒,要逼她除去孩子……虽然她本来就不准备留下孩子,可是、可是……

  “不要!”就在药碗温热地贴上唇时,她抿紧嘴,用力将药碗挥开。

  药碗飞了出去,哐啷一声,碎裂一地。

  戴银儿不断地抹着嘴,就怕半点药汁吞下腹,都有可能危害了肚里的小生命。

  金秀外瞅着她的一举一动,半晌,笑问:“怎么了?这么怕吃药?没关系,大夫仔细,交代岁真拿来三帖药,待会我让并奇再煎一帖过来。”

  她难以置信地瞪着他,感觉他像在逼迫她。她不懂,他不是一向很尊重她,就算是担心她的身体,态度也不该如此强硬,彷佛非要她孩子的命!

  虽说这孩子的存在,对她极为困扰,可他已经共处一段时间,要亲手结束孩子的生命她已经很痛苦,为什么他还要逼她?!

  “你等我一下。”金秀外缓缓起身。

  “我不喝!”她吼道。

  如此不假思索,这一瞬间,她恍然大悟,从一开始,她就无法狠透心,她根本下不了杀手。

  金秀外高大的身形顿了下,缓缓回头。“为什么?不是你身子不舒服,所以才要岁真趁我不在时,去帮你找大夫的?”

  戴银儿心间一抖。他说,趁他不在,这意谓着,他早就心里有数,却故意不说破?

  “你不是不要那个孩子吗?”

  轰的一声,她眼前一片空白。他知道了……卫大夫竟把事都告诉他?

  不,从一开始,他就不信任她,所以——“你设计我?”

  金秀外定定地看着她。“不,我是在给你机会。”

  “你……”她不敢相信,自己竟是小觑了他。

  “如果我不带你去铺子,你没有机会找大夫,也就没有机会决定肚里的孩子留不留。”

  戴银儿浑身颤抖不止,他平板无波的口吻,在她心里炸开阵阵寒栗。

  “你不是不要孩子吗?我成全你。”

  “我……不是……”她的思绪紊乱,她无法冷静,更无法抽丝剥茧,细想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她有身孕的。

  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发现她有身孕,所以要除去她肚里的孩子。

  “你到底想怎样?”他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瞅着她。

  戴银儿无法言语,泪水噙在眸底。

  金秀外抽紧刚毅的下巴。“如果……孩子,你不要,我可以成全你,如果你要走……”

  闻言,她泪水忍不住地滑落。“不,我不走!就是不想走,所以我才会……可是,你先听我说,先听我说。”

  “你还想说什么?”

  她沉痛地闭上眼。“现在我要说的事,也许你觉得光怪陆离,但请你先听我说完。”事已至此,她就把一切都说开,如果还是无法得到他的谅解,那么她就离开这里,想办法独自生活。

  他眸色冷沉地等着。

  “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来自另一个世界,我不是戴银儿,我的名子叫于观贞。”

  金秀外浓眉微扬,没有打断她。

  “我的灵魂附在戴银儿得身上,取代了她,然后我发现,她在出阁之前和青梅竹马的西门恭有染,肚里有了他的孩子,可是你要相信我,我来到这里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孩子却有三个月大,足以证明他并不是出自我的意志而拥有,这是正牌戴银儿留下来的孩子……”

  闻言,他震愕得说不出话。

  “为了不让你发现横生风波,我确实是想要除去这个孩子,因为我爱你,我不希望你误会我,可是……孩子何其无辜,他并没有错……为什么我却非得杀了他?”

  她泪眼质问着,对上金秀外错愕到说不出话的神情,她不禁失笑。

  “你一定觉得荒谬……我也不敢期待你会相信我,可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你无法接受这样的我,那么,我会带着孩子离开……”

  “……和西门恭在一块?”他突问。

  戴银儿闻言,又恼又委屈。“我跟他在一起做什么?我又不喜欢他!喜欢他的是戴银儿,我又不是戴银儿!”她气得起身要离开。

  金秀外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哑声道:“别走……孩子是我的。”

  她顿住,狐疑地看着他。

  “你听我说……”他深吸口气。“打从西门恭来访,你就变得有些古怪,再加上你刻意地避着我,让我以为你和他旧情复燃,打算离开我。”

  “你……”听起来,他早就知道戴银儿和西门恭之间的私情?

  “你的身子比先前圆润不少,而且你又出现害喜的症状,所以……我猜,或许你也想确定,所以我才会给你机会外出,让你可以找大夫。”

  戴银儿瞠目结舌。难怪她找大夫的过程顺遂无比,原来不是受老天眷顾,而是他一手操控……这人远比她想象中还要来得老谋深算,可想想也对,他要与官员周旋,若是没有半点能耐,要如何统管所有产业?

  “子礼……是我安排的,除了确认你是否有身孕外,我还要他探探,能否证实你并非真正的戴银儿。”

  后头这句话教戴银儿颈间寒毛竖起,她怔怔的看着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