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二


  戴银儿回头望去,还未看见人,便听到傅总管的声音。

  “天都快要黑了,少夫人不在院落里,那八成就是到这儿瞧她的小豹吧。”

  他像是在对谁说话。

  戴银儿赶紧抹去脸上横陈的泪水,不断地吐纳,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没异样。

  一会,有脚步声靠近,她听到傅总管说:“瞧,果真是在这里……少夫人,晁爷来了,说是有东西交给你。”

  心头一震,她清楚晁岁真带了什么给她,泪水几乎又要夺眶而出。

  她交代了卫大夫,把药交给晁岁真便可,还要他别将这事告诉任何人……所以晁岁真带来的,是堕胎药,然而他却毫不知情自己成了帮凶。

  “晁爷。”她回头,垂着脸。

  晁岁真走向她,尽管天色已暗,尽管她垂着脸,但他仍眼尖地瞧见她沾在长睫上的泪水。

  “嫂子,这是子礼托我交给你的,他说你心火过盛,只要早晚服一帖,不消三日,状况定会改善。”他淡声道。

  “嗯,真是麻烦你了。”她微微勾笑,却没伸出手。

  晁岁真见状,将药帖递近她。

  戴银儿看着那药帖,像是看见什么毒蛇猛兽,她伸不出手,她恐惧害怕,她自责内疚,最终她只能回过身,哑声道:“我手里抱着小秀,你帮我搁在那里吧。”她随手一指。

  “嗯。”晁岁真将药帖搁在栅栏上,再看向她颤抖的背气,不由得说:“这里风大,嫂子回房吧,免得染上风寒。”

  “嗯,我知道。”

  “那么,我先告辞了。”

  “劳烦晁爷走这一趟。”她略微侧身答谢。

  晁岁真看她一眼,便快步离去。

  半晌,戴银儿回头,看着栅栏上的药包。

  心好痛,她快要被浓重的罪恶感给淹没。

  掩嘴泣不成声,她几乎崩溃……

  金秀外在外奔波了一天,眼看已快是掌灯时分,他才回到金府。

  然而,才刚踏进府内,他便让人给拦住。

  “容婧?”他微眯眼瞅着挡在小径上的她。

  他已经一段时日未正眼看过容婧,如今再见她,总觉得她不如记忆中的明艳动人。

  如她相比,银儿缺少她与生俱来的狐媚,可他就是喜欢银儿那恬淡又强势的性子。感觉就像是心里搁了人之后,再见其他女子,再美、再艳,对他而言,都只是庸脂俗粉。

  “爷儿,我有话跟你说。”她怯生生道。

  “下次吧。”他淡声回应,从她身旁走过。

  不是他刻意无情,而是他确实有要事在身。

  “爷儿,我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容婧赶紧拽住他。

  他回头,她那楚楚可怜的脸庞,再无法在他心底激出任何感觉。“你到底想说什么?”

  “爷儿……”从未面对他如此冷酷一面,她不禁悲从中来。

  “别浪费我的时间,我急着去见银儿。”

  容婧闻言,红唇一扁,泪水盈眶。“爷儿以为少夫人有什么好?她只是个工于心计的女人,她根本不爱爷儿,她不过是嫌贫爱富罢了!”

  金秀外眯起黑眸。“容婧,如果她工于心计,你早就离开金府了。”

  “这就是她可怕的地方,她真的不是爷儿所见的柔弱女子,她甚至还和她的表哥——”

  “住口!”他不耐打断她,敛笑的俊颜森冷慑人。“容婧,别再让我听到你造谣生事,否则……后果自理!”

  话落,头也不回地走。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并奇忍不住说:“爷儿,婧姑娘哭得很伤心呢。”

  如今容婧那票人在府里身分尴尬,说是一般丫鬟,但谁敢使唤她们。

  “惹毛我,我让她连泪都掉不出来。”他语气冷戾地表示。

  并奇立刻乖乖闭上嘴,就怕惹毛主子,一个不小心,他就会消失不见。

  金秀外步伐又快又急,才转过拱门,便见晁岁真迎面走来。

  “秀外。”

  “如何?”

  “她现在人在兽圈那里。”

  “……她拿药了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