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一


  “少夫人还能活着,要不是鸿福齐天,就是极受老天眷顾了。”

  戴银儿几乎是屏息地看着他。她突然想到自己并不是这身体的真正主人,而这个大夫要是医术过人,是否会看出什么……她一心想要确定自己是否有身孕,却没去想,当大夫替她把脉时,可能会发现更多秘密。

  那么……她艰涩地咽了咽口水。“大夫,我的身子可有任何异状?”

  “异状?嗯……”卫子礼垂着长睫,状似沉思,可唇角偏偏噙着玩味的笑,吓得她快要说不出话。“这天底下无奇不有,要说异状嘛,应该就是……少夫人,你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轰的一声,戴银儿呆住。

  她的眼前一片黑,心紧紧地缩痛着,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的肚子里拥有了孩子……有个生命在她的身体里形成,而且日渐茁壮。

  早就猜想到结束,一旦成真时,还是对她造成冲击。

  因为,她必须做出抉择。

  “三个多月?”她颤声问。

  “是,目前胎儿状况还不错,没什么大碍,倒是你有点心火,不过别担心,抓两帖药,消除心火,少胡思乱想,就没什么大碍。”

  戴银儿垂下眼,压根没听他在说了什么,她满脑子想着,三个多月……正牌戴银儿嫁进金府,也不过是三个多月……

  时间上完全吻合,那就代表着她肚里的孩子,是西门恭的……那么,毫无疑问的,她能做的,只有那件事。

  “卫大夫,我要——”

  §第十三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过了晌午之后,金秀外回到铺子,瞧戴银儿气色极差,原本是要找大夫诊治,但在她强力的拒绝之下,他只好让并奇先送她回去休息。

  回到桃花源,她整个人始终恍恍惚惚,躺不住,也坐不住,索性便往外走,来到兽圈。

  “小秀!”

  兽圈太大,有灌木和假山阻隔了她的视线,她看不见小秀在哪,只能站在栅栏外不断地呼唤。

  她需要一个伴陪陪她,因为她刚刚做了一个非常残忍的决定。

  尽管药因为秀外回来而未交到她的手中,但她知道,为了未来,那药她是非吞下不可。

  可是,她好犹豫、好挣扎。

  这孩子没有错呀……为什么她却得这么狠心地了断孩子的性命?

  “吼……”

  听到一道低狺声,她抬眼望去,瞧见小秀已经奔到栅栏边,朝她伸长了前脚,她想也没想就将它抱出栅栏外。

  小秀一见到她,便开始撒娇,在她怀里磨蹭着。

  戴银儿被它给蹭得勾笑,然而同时,泪水却冷不防地滑落。

  “小秀,我好可恶……”她蹲在栅栏边哭得泣不成声。

  她知道所有事情的原由——戴银儿和西门恭本是两小无猜,可却因为门第之见被拆散,嫁给了素不相识的金秀外,胆怯懦弱的她最终还被人下了毒……

  偏偏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她无法向人解释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死后莫名地附在戴银儿身上……这事,就连她自己都觉得玄奇,又有谁能相信她?

  一旦说破,她等同背负红杏出墙的罪,在这个严苛的时代里,这孩子说不定也活不了,就连西门恭也会被波及,而秀外,又要他情何以堪?

  今天外出,她看得出来秀外的用心,为了讨好她,更为了让伙计们尊重她,他必定使用了什么法子,但他不邀赏,只求她开心。

  他正在改变,要是现在有什么意外,是不是又会将他打回原状?

  可是,为了保护眼前的幸福,她势必得牺牲肚子里的孩子。

  三个月大的胎儿,已经拥有心跳了,是条生命,她如何能够剥夺他活下去的权利……为什么要逼得她这么做?

  孩子何其无辜,她凭什么杀了他?

  问题是,孩子一旦生下,她又该如何交代?

  小豹不懂她的伤悲,不断地舔去她的泪。

  “小秀,我到底该怎么办?”紧抱着小秀,她颤抖不已。

  她不想这么做,如果还有第二条路,她绝不会么做,可是……她无路可走,她真的没有办法……

  她不断地哭,却消弥不了内心的罪恶感,她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却又不想自私地牺牲别人,所以她只能不断地跟肚子里的生命道歉,同时和自己的良知拉锯着。

  不知过了多久,怀里的小秀动了动双耳,发出警告的狺叫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