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〇


  走进主厅里,才刚坐下,便有人端来茶水。

  她颔首勾笑,啜着茶,一边思忖要怎么找大夫。

  这事说来容易,但对她而言,根本就是一大挑战。

  毕竟她河东狮的名声经由焦一那些人的渲染,让她在崆峒城也算是名人一枚,要是随便上医馆,被人撞见,这消息说不定很快就传见他耳里。

  偏偏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好的状况,身边又没有足以信任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她该怎么做才好?

  一抬头,便见金秀外领着晁岁真而来,她赶忙站起身,走到外头。

  “银儿,府尹那儿,我得先过去一趟,适巧岁真过来,你帮我招呼他。”金秀外一脸抱歉。

  “晁爷。”打过招呼后,她心里突生一计,抿笑道:“好了,你赶紧去吧。”

  看来老天对她还不算太差,终究给了她绝佳的机会。

  “好。”宠溺地轻拍她的手,金秀外便先行离开。

  “晁爷,请坐。”

  晁岁真微颔首,挑了个离她最远的位子坐下。

  戴银儿打量着他。瞧,这主厅,三面门是全开的,外头还有人在走动,但他还是做出避嫌的动作。虽然她对他的认识并不多,但是他的眼神和举措,在在就像个君子,那么他所交往的人,应该也都是慎选过的吧。

  待下人送上茶水退下之后,她试探性地开口,“晁爷。”

  他看向她。“嫂子,有事?”

  “是这样的……”戴银儿迂回地问:“不知道晁爷认不认识什么大夫?”

  晁岁真微扬起眉,问:“嫂子身子有恙?”

  “一点小毛病,你可别跟秀外说,我怕他担心。”

  他沉吟了下。“我是认识一个医术颇佳的大夫,虽然年纪算轻,但是鲜少有他医治不了的病症,不过他的名号在崆峒城并不响亮,因为他几乎都在外头行医。”

  戴银儿喜出望外。“那么,他人可有在崆峒城?”

  真是天要助她,竟连如此特别的大夫都让她给遇上。如此一来,就算他待会出入这里,能认出他的人不多,再加上晁岁真的口风满紧的,这消息八成是传不到秀外的耳里。

  “他几乎都待在聚禄城和碎阳城,不过巧的是,他近来刚回崆峒城,就住在隔壁街上,请他过来,花不了一刻钟的时间。”

  这消息几乎让戴银儿开心得飞上天。“那么,不知道能不能麻烦晁爷替我走这一趟?”

  “这有什么问题?我去去就来。”

  “多谢晁爷。”

  如晁岁真所说,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就带来一个人。

  那人长发束起,身穿锦袍,五官极为秀美,竟有种雌雄莫辨的美……重点是,他看起来实在不像个大夫啊。

  “子礼,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金少夫人。”晁岁真简短介绍。“嫂子,这位是卫子礼。”

  “少夫人。”他笑眯眼,让那张五官精美的脸更讨喜。

  “卫大夫。”她点点头,感觉这个人反倒像是从哪找来的纨绔子弟,实在年轻得有点不象话。

  “少夫人别瞧我模样年轻,我行医已十几年了。”卫子礼压根不在意她打量的目光。

  没办法,只能怪他长得太好看。

  “不不,你别误会,我是觉得你长得……”戴银儿猛踩煞车,因为就怕自己言行失当,又让丈夫不开心,或者是让晁岁真误以为她在勾引人,那她又要背上一条罪名。于是,她赶紧转移话题,“那么,要在哪里看诊?”

  如果可以,她是希望在房内,而且别让晁岁真在场。可是,她又怕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惹闲话。

  真是的,不是她要龟毛,这个年代真的很麻烦。

  “这个嘛……”

  “对了,嫂子,玉家马队就要出发了,我去帮秀外做最后的清点。”晁岁真突然插来一句,“要是出错的话,可就不好了。”

  “真是让晁爷费心了。”戴银儿说着,不禁想,老天帮她帮到这个地步,要是它可以成全她肚里没有孩子,不知道该有多好?

  “那么——”卫子礼笑问着她。

  “我要伸左手还是右手?”

  “都可。”

  他走到她身旁,瞧她最后伸出右手,便伸出两指,往她脉门一按。

  戴银儿瞧着,怀疑这两指按着是能够按出什么名堂来时,便听他道出,“少夫人……中过毒呢。”

  她眼皮一颤,抬眼瞅着他。

  中毒?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