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五


  那表情揪疼她的心,她屏住呼吸,不让自己的心为他的出现而有丝毫动摇。

  “我想到你的院落找你,可是傅总管说不妥……所以我便在这里闲逛,适巧遇见你。”西门恭说着,伸手想要轻触她。

  戴银儿不着痕迹地向旁退开一步,勾笑道:“是啊,平常我总是待在自己的院落,今儿个到这,是把相公送给我的豹子放到兽圈里。”

  “你不是看了我夹在书中的字条而来的?”他讶问。

  她比他还震愕。

  夹在书中的字条?原来他给她书,是把讯息藏在书中?

  “银儿……你变了。”

  那嗓音藏着浓浓的痛和难舍的痴。

  “人总是会变的。”她没看向他。

  “所以……那晚,你才会失约?”

  戴银儿微皱着眉,不解他说的到底是哪一晚,只能含糊应道:“是啊,事已至此,表哥应该也明白了。”

  既然四下无人,那就让她把话给说清楚。

  虽然这么做对他是残忍了点,但总好过他执迷不悔地等着早已不存在的人。

  “你真的背叛了我?”他激动地抓着她的手。

  戴银儿想挣扎,却发现他的力气大得吓人。“表哥,放开我……”

  “我们是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你总说……非我不嫁,可是……”

  “可我终究是嫁人了,不是吗?”她看向四周,暗恼清瑶的自作主张,害她陷入如此窘境。

  原以为他看起来斯文儒雅,应该不至于做出什么逾矩的动作,但他要是这样揪着她不放,被人撞见,她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那是因为我无能,姨丈才会决定把你许给金爷,可是……”他抓着她的双手抚向他的胸口。“你知道,我是心如刀割……我是如此爱你,却又必须眼睁睁地看着你上花轿。”

  戴银儿怔住,这才知道,原来当中还有这一段。他和正牌的戴银儿根本是被棒打鸳鸯。

  难怪这具身体对他有那么深的依恋,戴银儿离世前想必很不甘吧。

  可,她又能怎么办?

  她并不是正牌的戴银儿,就算她知道了他们之间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无奈,她又能如何?

  正忖着,却发现他越靠越近。

  “放开我……”她死命挣扎,但是力气悬殊,让她心生恐惧。

  双手抓着,一旦有缝隙,她就可以将他给甩开,但如此一来,就怕她的身分会穿帮……毕竟,正牌的戴银儿,绝对不可能懂得任何的防身术。

  “你也承诺我,就算出嫁了,可你的心是不会交出去的。”他不断地接近,像是要吻上她的唇。“你是爱我的……”

  “我已经不爱你了!”她别开眼怒吼,“表哥,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可是要喊人了!”

  他竟想吻她……难道在正牌戴银儿出嫁之前,他们之间早已发生逾矩的行为?!

  西门恭怔愣地看着她,像是不敢相信她竟会吐出如此残忍而无情的话语。

  “银儿,如果你不爱我,为何出阁的前一晚,你会和我……”

  西门恭眸底沉痛不灭的爱恋,教戴银儿的心间一抖。

  不会吧……出阁前一晚他们在一块?

  孤男寡女,又是两情相悦,共处一室……要是没发生关系,谁信?

  震愕之余,她又立刻联想到,戴银儿出嫁,要是她并非处子,秀外必定会发现才是。

  但,秀外说过,他根本就不喜欢原本的戴银儿,说不定他根本就没碰过她。

  否则,他岂能容忍戴银儿还安稳地待在金府?

  推论着,一阵恶寒从脚底板生起,冷得她浑身打颤。

  要是秀外根本没碰过戴银儿,那她现在更不敢让他碰,就怕这一碰,她便要背上莫须有罪名,到时候她要怎么跟他解释?

  这种事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的,他不会听的,哪怕她说破嘴也没用!

  “银儿,你的心里不可能没有我,就算那晚你没赴约,但我还在等你,你……愿不愿意跟我一道走?”他说着,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香气,戴银儿胸口一窒,一股呕吐感无预警地从胃部涌到喉口,她不禁干呕了声。

  “银儿,你身子不适?”西门恭赶紧松开她,深情又担忧的眸端详着她,发现她的脸色苍白如纸,半点血色都没有。

  她挥着手,要他退后一些。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