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一


  她用力地闭了闭眼,真的很想用力踩他一脚。

  可最终她也只能开口道谢,把书和茶收下。

  “西门兄待银儿真是好。”金秀外笑道。

  “当然,银儿是我……最疼爱的妹妹。”他唇角的笑意带着苦涩。

  “放心吧,你最疼爱的妹妹,现在是我最疼爱的妻子,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她的。”说着,金秀外轻搂着她的肩。

  戴银儿本想要顺势偎进他怀里,然而西门恭那双眼睛好痴、笑意好涩,教她怎么也硬不下心肠。

  轻轻地推开金秀外,她没好气道:“你这样搂着我,我要怎么吃饭?”

  “我喂你。”他夹了口菜到她唇边。

  她张嘴也不是,不张也不是,不懂自己怎会变得如此优柔寡断。这事明明就很好处理的,可她的心里像是还住着另一抹魂魄似的,在意着西门恭的反应。

  “放着吧。”她端起碗,让他把菜夹入她碗里。

  金秀外倒也不以为意,从善如流地为她布菜,一抬眼便见西门恭大口饮着酒。

  “西门兄,我才跟你说,这酒后劲很强,你这么喝,很快就会醉的。”

  “今天能看到银儿有这么好的归属,我很替她开心。”西门恭说得心不由衷。那牵强的笑容看在戴银儿的眼里,心莫名地疼着,她暗叫不妙,怀疑这身体的原主人还惦记着那份情,如此一来,岂不是印证了她的猜测是对的?

  糟,要真是这种状况,就复杂难办了。

  就像是身体与灵魂是分离的,各自眷恋着两个人。

  “西门兄,我记得我和银儿成亲那一天,你敬酒时也是这么说的,还不小心把酒洒了银儿一身。”说着,问向戴银儿。“你还记不记得?”

  鬼才记得!她拉回心神。“我忘了……”她可以敷衍虚应,可是面对金秀外时,她真的不愿意撒谎。

  那时候她还没来到这个世界,哪会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什么插曲?

  她现在心乱如麻,彷佛被这具身体给牵引着,教她难受极了。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忘了就算了,那晚我也被那票朋友给灌得极醉……”像是想到什么,他立即转移话题。“说到这事,焦一似乎不打算再和我合作,往后要运送南方的货,就不能再经由焦家的漕运。”

  “他这么记恨?”

  “可不是?也算是让我认清他的为人,但不走漕运也无所谓,我可以托给玉家的马队运送。”

  “喔,这样就好。”她随口应着,食不知味,边偷觑着西门恭落寞的神情。

  唉,怎么会这样?

  好不容易和金秀外渐入佳境,怎么突然冒出一个会教她心神不宁的表哥来?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要有自己的马队,如此一来,就不用受他人牵制。”他边吃边说,彷佛已有一副美好远景等待他实现。

  “对了,你今天怎会这么早回来?”戴银儿彻底漠视西门恭,不想再把心神搁在他身上,于是便问起这事。毕竟,她原以为他明天才会回来的。

  “喔,这事……”金秀外嘿嘿笑了两声,像是卖着关子,却突然凑近她,在她耳边低喃着,“待会回房后,我再告诉你,顺便跟你领赏。”

  戴银儿微扬眉,想起自己和他的协议,脸不禁微红,下意识地又偷觑西门恭一眼,却见他晃了两下,竟趴倒在桌上。

  听到砰的一声,金秀外也跟着望去,笑道:“唉,真是糟蹋了我的蜜酿。”

  “爷儿,西门少爷像是醉了,这下可如何是好?”傅总管轻推了西门恭两下,却见他半点反应都没有。

  “叫并奇背他去魁星楼的厢房。”说着,他又贴近戴银儿。“吃快点,我等着领赏。”

  她睇着西门恭,一边听着他暧昧的邀约,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个劈腿的人。

  她不想在意西门恭,但却不由自主,尤其瞧他借酒浇愁,像喉头梗了硬块,闷得难受。

  沐浴过后,金秀外便直接来到她的寝房。

  门开,就见小豹已经霸住床,他不禁肩头一垮。

  “你那是什么表情?”戴银儿放下一头长发,早已脱下袄子,只着中衣,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说,到底发生什么天大的事,让你一整晚笑得阖不拢嘴。”

  金秀外闻言,随即又挂上招牌笑容,走到她身旁时,瞧见他送的金步摇已被她收入木盒中。

  “我开心,是因为你总算戴上我送的金步摇。”

  “就这么简单?”她娇睨着他。

  “当然还因为……瑞林镇的银矿,挖出最上等的铑银。”他牵着她坐上床,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铑银?”

  “对,它和一般的银不大相同,色泽带着天然的黑亮,放眼都阗王朝,铑银少得可怜,可我的银矿竟然挖出铑银,你说,我怎能不开心?”

  “喔……就这样?”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