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五


  一场纷争到此平和落幕,虽然欠下不少人情债,但却可以保住金府,一切都是值得的。

  两天后回到崆峒城,先是摆宴感谢晁岁真,却有朋友得知他化险为夷,赶来祝贺,他仅是笑笑,不再如很常那般热络。

  因为他已经从傅总管那儿得知,当他落难时,那些平常称兄道弟的朋友一个个袖手旁观甚至是出口讥讽,这回的事让他痛定思痛,决定改变自己的行事作风。

  “所以,我不是跟你说了,你那些朋友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沐浴完毕的戴银儿拭着长发。

  “娘子说的是。”金秀外走到她身后,接过布巾擦拭着她的长发。

  “好了,你回去吧。”好半晌,头发已擦得半干,她开始下逐客令,弯腰抱着小豹要上床。

  金秀外不满地抿起嘴。“我今天要在这里睡。”

  戴银儿回头证他。“你那嘴脸就好像皇帝很骄傲地告诉某个妃子,老子今天要宠幸你是看得起你……看起来很讨厌。”

  “我……跟我在聚禄城的客栈投宿时,你也是和我同房睡的。”他很思念抱着她入睡的幸福感。

  “那是因为晁爷也同行。”总不能让他的朋友知道她不想跟他同床吧。

  “可回程时,他先走一步,咱们那晚还是睡同床。”

  “那是因为客栈没有空房。”

  “我不管。”

  “谁理你。”戴银儿哼了声,径自抱着小豹床。“小秀要睡床上,没有空位给你,麻烦你回房睡。”

  “不管,小秀能睡,小秀的爹当然也要跟小秀的娘一道睡。”

  不管三七二十一,他硬是挤上床。

  床上瞬间拥挤起来,让小秀不满地嘶叫了声。

  “你叫什么叫?要是叫两声就可以霸住床,我可以叫比你还多声。”骗人不会叫喔?要不要而已。

  戴银儿抿唇,凌厉地瞪着他。“你躲在我房外偷听我跟小秀说话?”她的眸色是凶悍的,但表情却极为羞恼,双颊浮现可疑的红晕。

  “我哪有?我一直都是光明正大地站在外头听。”他笑得很无懒,长臂横过她不盈一握的腰肢。

  初听她说什么小秀的爹时,他还以为她是暗骂他畜生,后来才慢慢察觉她的语气很轻柔,不像是在骂他,反而是一种昵称。

  “你!”她羞恼地瞪着他,转过身不想理他。

  “银儿,别不理我,你知道我最怕你不理我。”他顺势贴着她。

  戴银儿难以习惯他竟贴得如此近。想移动嘛……小秀在前,大秀在后……她变成三明治夹馅了。

  “听你说的,好像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会听似的。”她哼了声,认命地被他搂进怀里。其实她是不讨厌的,可也在于不讨厌,麻烦才大。

  “是这样没错,以后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他允诺道。

  “那如果我要你对矿区的三等奴好一点呢?”她打蛇随棍上。

  “这……”他不禁叹气。

  “难道你就不能把他们当成你府里的丫鬟小妾去疼?”

  金秀外脸上飘下数条黑线。“为什么我要把那些三等奴当成丫鬟小妾一样的疼?”他怎么疼得下去?

  可不可以别这么为难他?

  “至少,让他们吃好一点、穿暖一点,如此一来,他们体力较好后,有力气工作,就不会让那些官员给鞭打。”

  他这下总算明白她所谓的疼是什么意思。“我会照办。”只要不是要他把三等奴请到床上疼,其他小事,他都能妥协。

  戴银儿蓦地回头。“真的?”

  金秀外瞅着她发亮的眼,还有唇角微掀的笑意,不禁哑声道:“我总觉得你不像我初识的你。”

  “……人总是会变的。”

  “可不是?如果是以前的你,我根本不想亲近,但如果是现在的你……”他勾笑说:“我可以允许你喜欢我。”

  戴银儿突然觉得拳头很痒。

  听听,这是什么口气什么态度?

  允许?

  我呸!

  是可以再狂妄一点,看她不把他踢下床才怪。

  “因为我很爱你。”

  正要踹下去的瞬间,她猛地急踩煞车。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