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三


  “谁?”是哪个混蛋竟然落井下石?

  “是谁,我不能说,但我听说,那人告发金爷私自拿了玉矿里的上等羊脂玉,这事肯定这两天就会传到户部尚书耳里,这事可比伤了尚书的公子还要严重,依我所见,夫人不如先想办法拦下此事,否则……”

  戴银儿闻言,脸色刷白。

  金老夫人寿宴当晚,焦一也在场,他肯定知道这件事……她怀疑这消息分明就是他故意说出去,要置金秀外于死地!

  “师爷,还请想法子让府尹大人缓个几天,民妇感激不尽。”戴银儿恼着,却仍忍着气,把锦囊递出去。

  师爷见状,不由得眉开眼笑,“三天,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否则大人要往上呈报,我也拦不住。”

  “多谢师爷。”

  走出府尹大门,瞧她愁眉不展,并奇立刻上前询问。

  “少夫人,这下子该怎么办才好?”听闻情况,他浓眉拧起。“尚书大人要是真的上呈奏折,这罪……轻则没收矿场外加一笔罚金,重则……”

  “重则如何?”她提心吊胆地问着。

  “抄家。”

  戴银儿用力地闭上眼。完了,和她猜想的一样……怎么办?这事可以说都是她惹出来的,如果是在现代,她还比较知道要怎么处理,问题是眼前……

  她强迫自己冷静,毕竟乱了方寸更无法解决事情。

  好一会,她抬眼问:“并奇,那座玉矿在哪?”

  “铜锣县。”

  “咱们先走一铜锣县。”

  她很清楚,就算她现在赶去聚禄城求见户部尚书也没有用,对方肯定还在气头上,改往铜锣县,看有没有其他机会。

  “嗄?”

  “少爷可以拿到上等玉石,那就代表他和看管玉的官员极有交情,不管对方收贿与否,只要他出事,对方也别想全身而退,我咬紧这点,非逼对方帮忙不可!”

  并奇闻言,差点就拍手叫好,突然明白为什么爷儿会突然转性,喜欢上少夫人了。

  “还有,咱们起程之前,先走一趟铺子。”戴银儿疲惫道。

  近日也不知道怎地,她倦得难受,浑身都不对劲,但是眼前有场硬仗要打,想休息,也得先熬过这一关。

  戴银儿到了铺子,询问一些消息之后,立刻要人备妥尚未有人下订的珍奇古玩和香料,再派人买了几匹布,送到府尹大人家中,指定要送府尹夫人,而后带着一箱黄金,立刻起程前往铜锣县。

  她软姿态地央求看守玉矿的官员,视对方态度,时而威逼,时而利诱,总算是请动几个人,赶在三天内回到崆峒城,马不停蹄地赶往府尹。

  戴银儿撒起黄金不手软,外加几个矿官陪着说项,还有几把眼泪,终于让府尹大人答应不将金秀外用上等玉石的事往上呈报,甚至答应让金秀外先行回府,不过户部大人一旦追究下来,他还是得回到牢里。

  在官爷的带领下,戴银儿走入牢里,空气中充斥着难闻的腐味和臭味,她皱起了眉,感觉阵阵的恶心,但她用力咽下,来到关着金秀外的牢房前,见官爷打开牢房。

  “金爷,你可以出来了。”

  没有听到半点声响,戴银儿着急地朝门口探去,就见一身狼狈的金秀外正使力地爬坐起来。

  没料到她竟出现在这里,他怔得说不出话。

  戴银儿睇着他,心里有些发酸。这个自恋的男人一向很在意自己的穿著打扮,但此刻的他,束起的发丝乱了,就连衣衫都发皱,青髭爬满下巴,总是意气风发的眼睛泛着可怕血丝,教她不禁热泪盈眶。

  说好不在意他,可是心不由己啊。

  “银儿。”金秀外赶忙站起,走出牢房外。“你……”

  她的气色好差,挽起的髻都乱了,不过才几天,他竟觉得她有些憔悴,泪水掉得教他心乱如麻。

  他想抱着她,可又怕她甩开自己。

  “先离开这里再说。”她主动牵着他的手。

  “我……”

  戴银儿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就走,坐上马车回到府里,让傅总管准备了炉火让他跨过,回他的魁星楼,吃着她要人准备的猪脚面线。

  金秀外吃得狼吞虎咽,像是饿了许久。

  “他们没让你吃东西吗?”她不禁问。

  “牢房里的东西能吃吗?”他呿了声。

  “能吃就吃点,连在牢里都还要耍少爷脾气吗?”戴银儿气着,眼眶泛红。

  她真的怀疑这个身体的主人是个爱哭鬼,害得她也跟着爱哭。

  “银儿,你别哭,我……我不想见你掉泪。”金秀外放下筷子,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紧张的看着她。

  “我没哭,只是眼睛很涩。”她瞋他一眼,催促着他赶紧用膳。“快点吃,吃一吃再洗澡,洗去一身的霉运。”

  “嗯。”他继续吃着猪脚面线,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又问:“你是怎么让府尹大人同意让我回府的?”

  他被关在牢里时,他曾问过狱卒,知晓是有人向府尹密报他挪用了上等玉石一事,所以他才不得释放,心想这下子大势已去,满心担忧着家人会受他连累,根本吃不下饭。

  “爷儿,这全都亏少夫人这两三天奔波,跑了趟铜锣县,请来刘副官等人。”守在桌边的傅总管激动地抹着泪。“要不是少夫人的话,爷儿挪用上等玉石的事,恐怕已经传到户部尚书耳里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