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一


  并奇垂着脸,等着他一口饮尽酒,再倒酒。

  反正,把他灌醉就对了。

  “并奇,你瞧不起老子是不是?老子说了那么多,你连屁都不放一个?!”金秀外眼眯得死紧,瞪着只会傻笑的并奇。

  “……爷儿,要是屁的话,我刚刚不小心放了一个……”

  “去死!”金秀外骂了声,抓起桌上的酒壶就朝他丢去。

  然而,身为贴身侍从兼护卫,并奇又不是干假的,他翻了个筋斗,还能把酒壶接的稳稳当当,身手比杂耍的还矫健。

  金秀外见状,丢杯丢盘丢筷子,不管怎么丢,就是被并奇给接得好好的,气得他咬牙切齿兼头晕,只能无力地趴在桌上。

  “并奇,你说……她到底要我怎么做?好像不管我怎么做……都是错……”

  他好郁闷,一想起她那泣而无声的倔强模样,他的心就像是被人拿刀剐着,痛得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不想惹她哭的,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而吵了起来……佃户和三等奴……为什么她偏要在意那些无足轻重的人?

  难道就不能多在乎他一点吗?

  “爷儿,别喝了,咱们回去吧。”并奇瞧他醉言说了几句就没再吭声,推测他应该醉得差不多,准备要将他搀下楼。

  “不回去!”金秀外猛地坐起。“老子今天不醉不归!不,醉了也不归!”

  他还不想去见她那张拒他于千里之外的冷脸。身为天之骄子的他,从小要什么有什么,从来没有人给过他任何排头,姑娘家总是环绕在他身边,莫不使出浑身解数地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谁都看不上眼,唯独看上她,可她却只会骂他、瞧不起他……

  “爷儿……”早知道爷儿会这么鲁,他刚就应趁他趴下时打晕他,直接打包带走。

  垂眼看着已经醉到手脚不听使唤还满桌找酒喝的主子,并奇犹豫着要不要在此刻下手,就在这时,雅间的门被人推开,他防备地望去,瞧见来者,不禁轻扣着主子的肩。

  “你这小子,抓着我的肩做什么?”金秀外狠狠瞪去,瞧见门口出现两个人,一时间像是认不出对方是谁。“谁?老子没要任何人进来,你们进来做什么?”

  “秀外,怎么今儿个没叫姑娘陪着?”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噙笑走来。

  “你谁呀?啐,老子今天不是走错地方,把男娼馆当花楼了吧。”他醉得连眼睛都快张不开。

  “秀外,你是醉了不成,竟对季公子如此无礼。”跟在男人身旁的正是焦一,口气不善地骂着。“季公子是知道你在这里,特地来跟你打声招呼,你竟然如此不知好歹。”

  “焦爷、季公子,真是对不住,我家爷儿今日喝醉了,请两位爷儿别怪罪。”并奇心里暗叹口气,脸上却摆满笑意赔罪。

  金秀外眯起眼。“季公子……谁呀?”他扯着并奇站起身。

  “爷儿,你真是醉晕了,季公子是户部尚书的长子,是上回赏梅宴时,焦爷特地引见过的,你怎么给忘了?”并奇打圆场笑着,看向季富。“季公子,我家主子真的是醉了,还请见谅。”

  “见什么谅?老子又没要他来!”金秀外心情正糟,不管谁在眼前,他都觉得一样碍眼。

  并奇抽动笑眯的眼,开始后悔自己怎么没早一步将他打晕。

  季富脸色铁青地瞪着他,没想到自己特地来打招呼,竟会被如此侮辱。

  “季公子,别理他这种不识好歹的家伙,他八成是被他家婆娘给惹得在外借酒浇愁。”焦一哼笑着,打算先带着季富离开,好生数落金季外的不是。

  “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他往焦一头一抓。

  焦一不耐地用开他。“我说错了吗?不是你家婆娘太能干,显得你太窝囊?我听说,你家铺子的帐不是交给那婆娘掌管吗?还是说,你家那不知羞耻的婆娘到处对人眉开眼笑,一个不小心给你戴了绿帽?”

  金秀外被甩得踉跄退了几步,还是并奇眼捷手快将他扶好才站稳,一听到焦一的哂笑,他气得要冲向前,却被并奇抓得死紧。

  “你胡说什么?”他抬腿要踹,可惜并奇已经量过距离,确定他就算抬腿也踹不到人。

  “不是吗?外头都说你家婆娘见人就笑,到处勾搭男人……就你最荒唐,竟然护着那种女人,选择跟咱们这票人断绝往来,如今她让你难堪,也没人要睬你。”焦一一副看戏的嘴脸。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