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八


  “我会想办法。”

  “你想的是什么办法?不就是欺负别人帮你调货?”

  “我……这算什么欺负?每个人都是这么做的。”金秀外有一肚子闷气。带她来,是想让她看看他的威风,可知道她非但不捧场,居然还骂他。

  “每个人是指谁?”她问。

  她要确定是不是民风正是如此,就好比,她充分感觉到这年代的男女不平等。

  “焦一简二陈三楚四许——”

  “够了。”她冷声打断他。

  既然是和那群公子哥同等做法,那就代表这不过是某些拥有权势的人的做法罢了。

  而他,虽然染上一些恶习,但本质是好的,至少从他对待他奶奶、她上面,她感觉他是有救的。

  金秀外翻了翻白眼,还没开口,便又听她说:“反正,我们现在先拜托他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拜托?他瞪大眼。他是地主耶,居然必须向他的佃户拜托?

  戴银儿不睬他,径自朝荣华非常诚恳地请求,“拜托你帮帮这个忙,不管用任何方法,务必帮我们调到货。”

  金秀外难以置信地想要拉她,而荣华更是错愕不已,直到金秀外拉着她时,他才赶紧回神。

  “你不要拉我,你不拜托,我拜托。”戴银儿微恼地吼着。

  “你拜托跟我拜托有什么两样?你代表的就是我!”要他怎么忍受她竟对一个佃户低声下气?

  “喂,你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总有办法!”

  戴银儿瞪着他,他也毫不退让地擒捉着她,两人目光对峙,直到荣华低声打断他们——

  “金爷……这样吧,如果你可以给我多一点时间,也许我可以想办法到平源县和广临县调一些锦和米。”

  金秀外闻言,看着戴银儿,双手一摆,那神情倨傲得像是在告诉她——瞧,就说一定有办法的!

  戴银儿狠瞪他一眼,转向荣华时,万分感激道:“真是太谢谢你了!”

  “不不不,少夫人太客气了。”荣华有点受宠若惊,脸上噙着温暖笑意。

  他所接触过的大户人家不少,但从没有一个会对他这种身分低微的人如此谦逊有礼。

  “谢谢你。”戴银儿朝他弯腰致敬。

  金秀外看她竟对佃户把姿态摆得这么低,不能理解,而且觉得非常荒唐。但换个角度想,她今天这么做,不也是为了他?他不禁微勾笑意,忖着,她心里还是在意他的。

  等到两人坐上马车时,金秀外还是维持着控制不了的笑意。

  戴银儿见状,横他一眼。

  “好了,我先送你回府。”他道。

  “你还要去哪?”

  “我要去隔壁的瑞林镇巡视矿场。”

  “我也去。”

  金秀外微扬眉。“这么舍不得离开我?”就说这天底下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无视他,饶是她也要拜倒在他脚边。

  “你脑袋坏啦?”她哼了声,很想将他唇角的笑意撕烂。“跟你去,只是想看看你这个人是怎么办事的。”

  光是一个佃户,他都可以无理取闹到这种地步,要说他对矿工能好到哪里去,她才不信。

  她不是鸡婆也不是爱管他,而是照他这种做法,早晚败光金家产业,毁了她的贵妇日子,她不盯着怎么行?

  “让你瞧瞧,大爷我和其他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大不相同。”

  又要她开眼界?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千万不要,光是这一场,已经让她气到快吐血。放眼现代企业的第二代,也没人像他这么机车又没人性,自己捅的楼子,竟是要别人去承担。如果在对他有好感前看见他这一面,她肯定将他唾弃至死。

  前往邻镇的路上,金秀外打开了话匣子,对她讲解了关于矿场的基本概念。

  “矿场是官民合作,再征税缴交大内,至于纯度最好的金银玉,也都必须缴交大内。”

  戴银儿原本听得昏昏欲睡,但他兴致好到滔滔不绝,她只好勉强打起精神,听到最后,倒也产生几分兴味,而且听出端倪。

  “可是给奶奶的玉如意看起来就已是相当的漂亮。”要是他说的是真的,那么那玉如意不就是次级品?

  可那玉如意是她所见过的,雕工精美不说,光是那质地和色泽,已算是上上之品。不是她自夸,她在百货公司当公关副理,接触的品牌众多,当然也培养了一定程度的鉴赏能力。

  “当然,那玉如意是净度最佳的。”

  “那不是……”

  “所以必须玩点手法,别让上头的人发现就好。”他眨眨眼。

  戴银儿无力地垂下眼。人呐……真的只要长得好看一点,就连随便眨眨眼都能放电。

  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原则被破坏,否则要是依她的个性,深知他这种压榨他人的可恶行径之后,她通常会将他的评分直接扣到负,可面对他时,那分数总是加加减减,好像自己私心地在为他说情似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