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七


  戴银儿瞅着他,不禁想,这大少爷是上哪学这把妹的招数?

  爽朗笑容配上贴心举止,哪个女孩拒绝得了?她身子往前倾了些,张口含住汤匙,喝下那口不知什么滋味的羹。

  “好喝吧。”他笑眯眼。

  看着他半晌,没来由的,她小脸发着烫。

  “欸,这羹太烫了吗?不然你的脸怎么红了?”他问着,伸手轻触她粉颊。

  “对,太烫了,你没吹凉。”她赶忙别开脸,用手当扇子搧风。

  可恶,她怎么会因为他的笑就脸红?她今年都二十八了,早已看过大风大浪,结果竟要栽在他这株嫩草手中?

  “好好好,这次我吹凉一点。”

  她托着腮,就见他很认真地舀羹轻吹,那表情,教她不禁笑柔了水眸,暗骂他笨蛋。

  但,笨蛋有什么不好?她可以慢慢调教。

  马车出了崆峒城,一路往南而去,到处是绿林成荫,转进山路之后,像是进入绿色隧道,戴银儿舒服地眯起眼,吸取芬多精。

  绕在山道上,从高点眺望,可见远处一片绿油油。

  等攀过山,到了雨嵘镇时,满地泥泞,马车行来缓慢不少,而她仔细望去,到处都是绿油油的稻田,不禁扬起眉。

  现在时序快进入四月,算了算,差不多是插秧的时候。

  在这种状态下,他所谓的调货,到底是从哪调来?

  还是说,有秋天时收藏的锦和米?

  马车停在一栋田庄前,门房一瞧见马车上的徽章立刻奔进去通报,没一会,立刻有人迎向前来。

  “金爷。”

  “荣华,我废话不多说,三天内调三百石的锦和米给我。”金秀外沉声道。

  男人神情错愕地看着他好半晌。“三百石锦和米?”

  “对,三天内。”

  他不禁笑了,然后又攒起眉,好半晌才迟疑地问:“金爷这话是说真的吗?”

  “废话,不然你以为我是专程来找你聊天的?”

  坐在马车内的戴银儿微眯起眼,觉得自己的手又在痒了。

  真是不听话的孩子,讨打。

  “可是金爷,锦和米是非常稀少的米种,北方有栽种的城镇并不多,光是去年咱们镇上秋收的锦和米也才八百石,三百石已经线给金府,剩下的五百石也分批卖出,目前仓库剩下的不到一百石……金爷是要我去哪调足三百石?”荣华一脸为难。

  “我管你的。”金秀外啐道:“去年我要你帮我调两百石的针米,你还不是一样帮我调到了?”

  “可是金爷,针米是一年两收,你去年七月跟我要货,期限是八月,刚好是二收的时候,自然可以帮你调到货,可是锦和米是一年一收,而且都是秋收,现在农户才刚插秧,要我在三天内调到三百石,那是不可能的。”

  “我管你可不可能,反正我现在就赶着要那批货,你要是办不到的话,我……啊!”后脑勺被人偷袭,金秀外恼火地转头,惊见是戴银儿,一时间震愕得说不出话。

  她竟在外人面前,毫不客气地打他……他还要不要做人啊?

  “给我道歉!”

  金秀外瞪着,怀疑自己听错。

  “道歉!”

  “道什么歉啊?”他一把火也烧上来。在外人面前不给他面子就算了,居然还要他道歉!

  “你根本在强人所难,你知道吗?”戴银儿顾不了场合,只想狠狠骂他一顿。“我原本以为这米是随时都能调到的,所以你才会把要给大内的货先转给楚家,结果咧?你做事不考虑后果,现在却跑来恐吓农家,你真的很可恶!”

  说什么要让她开眼界……有有有,他可以狂妄无耻到这种地步,也算是让她开足眼界!

  “戴银儿,你给我注意一点,别仗着我疼你就没大没小!你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他低咆着。

  “好啊,你跟我说,到底是什么状况。”她双手环胸,等着。

  “他是我的佃户。”他气冲冲地指着荣华。

  “然后呢?”

  “还然后?他是我的佃户,每年固定缴米给我,我现在跟他要米有什么不对?况且,我是跟他买,又不是跟他抢!”

  戴银儿闭了闭眼,发现自己跟这个古人有非常大的代沟。好一会,她用力地深呼吸,很怕自己体内的暴力因子暴动起来。

  “金秀外,给我听着,就算他是你的佃户,你也不能强人所难,既然是要跟人家买米,口气就要好一点,姿态要软一点。”天啊,为什么她还要教他这么基本的待人处世之道?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怒瞪着眼,像是要喷火似的。

  “因为你现在急需那批米,要是没有那批米,你就死定了!”

  “所以他非调给我不可啊!”

  “你还敢讲?谁要你硬是转给楚家?还有,你老实跟我说,你昨天迟归,是不是因为派人把米送到楚家?”

  金秀外为之语塞,好半晌才坦白道:“楚四家酿酒所需的锦和米,因为前几天的大雨浸湿了,所以楚四才紧急跟我调那批米……你总不能要我见朋友有难却不理吧。”

  “所以你宁可害死自己。”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