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五


  “你以为我能很快就把这堆东西给看完吗?”她指着地上的小山和桌上的小山。

  “我去去就来。”他将账簿搬到桌上,立即朝外走去。

  “嗯。”她轻声应的,坐在桌后,俏颜才慢半拍地红了起来,企图把脸藏在账簿里。

  她掩饰得很好吧,那笨蛋应该不会看穿才对。

  虽然她刚刚一直表现得满不在乎,可天晓得她紧张得心慌意乱,只能说两人之间的差距,只在于社会历练,她比较懂得怎么掩饰表情,不形于色。

  可是,表情骗得了人,心却是诚实的。

  这个欠教训的嫩草少爷,如果真是个混蛋就好了,偏偏他的坏不是真正的坏,让她想找个理由讨厌他,都满难的。用力地叹了口气,正要坐直身,却不慎扫落桌面的账簿,她赶忙弯腰拾起,一看,正是米粮的账簿。

  她翻看着,翻到最后一页,却见上头记载着,支出和锦米三百石到楚家酿酒厂,帐款尚收,这也没什么大不了,教她多看两眼,其实是因为她有印象前面有注明上缴三百石锦和米给大内,问题是就账簿所记录的,今年买入的锦和米,也不过三百石而已。

  已经没有锦和米,可大内要的锦和米,是四月要的……而这三百石的锦和米是昨天支出的,他的朋友里有个叫楚四的……戴银儿沉吟着,决定确定一下这件事。

  离开账房,不过才走了一小段路,便听到有阵阵低语。

  她朝声源望去,瞧见有人蹲在仓库前闲聊着,几句话语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真不知道老板在想什么,居然让娘们走进账房里。”

  “依我看,根本是在找咱们的麻烦。”

  “可不是吗?肯定是老板想出来整咱们的法子,否则放眼崆峒城,有哪个商家会让娘们进账房的?”

  “管他的,我就不信那娘们看得出什么名堂!”

  戴银儿越听,越惊诧。

  虽然上次为了金老夫人的寿宴重金请出富阳楼大厨时,她就感觉到这个时代男尊女卑的状况。

  但今天感触更深,竟连一般的伙计都能这般瞧不起她,如果她顶的不是金少夫人的头衔,那岂不是被打压在地了?

  忖着,她放轻脚步绕道,没想到迎面,就瞧见金秀外和两三个友人在凉亭里喝茶闲聊。

  不过,声响似乎有些大,不像闲聊,像是争吵。

  她不由得放轻脚步,突然觉得今天像是在作贼,走到哪都必须放轻脚步,免得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秀外,这太不像你了,竟然把你家那婆娘带出来抛头露面,我记得你说过你很讨厌你妻子的,怎么现在转性了?”

  “人总是会变的。”金秀外笑眯眼。“以往讨厌的,现在偏就是顺眼了。”

  “就算是这样,女人摆在家里就好。”

  “我有什么办法?我奶奶发话要她管帐。”把奶奶搬出来,比较不灭自己的威风,可事实上,他是喜欢她伴在身旁的,不过另一方面又不喜欢别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

  “那也不成,摆在家里,天晓得改天又得罪了谁。”其中一人往他肩头一搁。“我听焦一说了,你家那婆娘很呛辣,而你就在场却压根没制止,让焦爷他们丢尽颜面,焦一放话说从此不和你往来了。”

  “不往来就不往来!谁希罕。”金秀外啐了声。“他算哪根葱,敢得罪我娘子就是得罪我,搞清楚!”

  几个朋友听了,莫不震诧地看着他,就连戴银儿也受宠若惊得很。

  没想到这株嫩草,真愿意采信她的说法……既然这样,他昨天是在凶什么?

  “秀外,这样不好吧,咱们做生意是要结缘不是要结怨,何必为了一个女人得罪拜把兄弟?”有人劝着。

  “我已经决定了,谁来说都一样。”金秀外态度很强硬地说。

  原本想当和事佬的几个友人顿觉他有些对上道,颇有微词时,一道娇软的嗓音响起。

  “相公。”

  金秀外心头颤了下,庆幸自己是坐着的,否则真会被这嗓音给催软了腿。

  一回头,就见戴银儿袅袅婷婷走来,体态婀娜多姿,笑容可掬。

  他的友人莫不看直了眼,并不是她特别的娇艳,而是那温柔婉约的模样正是每个男人梦想中的解语花。

  “你过来做什么?”他恼道。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她藏起来。

  “相公,账簿有点问题我看不懂。”她装淘气地微吐着舌。

  金秀外心旌动摇了下,暗骂了声妖精之后,赶紧用自己的身形将她挡住,半点俏模样都不与人分享。

  “真是的,亏奶奶还夸你聪明,这也看不懂?”啐了声,确定她不会在人前发飙,不免耍点小威风,但一见到她纤指点在送到楚家酒厂的三百石锦和米时,他先是一愣,再见她笑眯眼,没来由地从脚底板冷到脑门。

  “相公?”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