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三


  戴银儿望去,桌面上竟摆了小山般的簿子。

  “这是我一早要管事准备的,这里的账簿全都是分门别类记载,有几本账簿,就代表铺里买卖的货品有多少种类。”金秀外简单扼要地解说,然后比了个请的动作。

  瞪着那堆小山,她开始后悔自己干么蹚这淌浑水。事实上,她的数学并不好,小町算只能算是她拿出来唬人的终极武器而已。可是,如果想要查砒石的话,不看也不行。

  抿着嘴,她很认命地坐下,随手拿起一本翻看着,发现账目列得还挺有条有理的,而且细目也注明得很仔细,进出货物,买家卖家,年月份和数量都记得清清楚楚。

  而且光是干粮……天啊,原来有这么多种。

  再抽了右手边的一本,都是她叫不出名字的香料,种类多得她马上阖上,没兴趣了解。

  那么药材呢?

  戴银儿打算省事,直接找药材类的账簿就好。

  金秀外瞧她像在翻弄什么,正要问时,外头有人疾步走来。

  “爷儿。”

  “我不是说了,不准任何人接近这里?”一直有人出出入入的,到底要他怎么说话?

  面对金秀外凶狠的嘴脸,那人一脸诚惶诚恐地垂下脸,递上了一本簿子。“爷儿,我是送账簿来的。”

  “怎么这么晚?我不是说了一早就要?”

  戴银儿竖起耳朵,发现金秀外的脾气不小。

  “因为……城南东家食堂的帐还没收到。”

  “没收到,砸了他的店,还跟他客气什么!”

  翻账簿的手一抖,她不由得抬眼望去。从这角度,她只能看到他的侧脸,而他没有半点笑意的俊脸,显得非常冷厉而无情。

  这人说她表里不一,他还不是一样?不,他比她严重多了,至少她不会心狠手辣地想要砸人家的店。

  “可是……”

  “可是什么?吴账房,咱们可不是开救济院的!跟他们说,我不管他们是要偷还是要抢,反正他要是吐不出货款,就押他女儿到花楼抵账!”

  她瞪大眼,怀疑自己听到什么。

  这人是疯啦?

  不假思索地站起身,戴银儿一把抽过他手中的账簿,问:“对方到底是欠了多少?”

  “银儿,你别管。”金秀外低声道。

  “我别管?”她声音陡地拔高。要不是有外人在场,她保证她手上的簿肯定往他头上招呼过去。“奶奶说了,每一笔帐都要我瞧得仔仔细细,你不跟我说,我自个儿瞧。”

  “十两银子!”他没好气地答复。

  戴银儿眼角抽颤着。王八蛋,才十两银子,他拨给容婧的月银就二十两了!

  人家不过才欠个十两银子,就要押人家的女儿去花楼抵账……她真想扁他!

  怒火中烧,她忍得好难受,好半晌,她才强迫自己温柔地开口,“相公,才十两银子,何必催讨得这么急?更何况人家叫货也不过才十天前的事,让人家缓一缓有什么关系?你就当是做善事,替奶奶积德。”

  话到最后,她越说越喘,因为她一直在压抑怒气。

  “可是……”

  戴银儿突地握住他的手,笑眯的杏眼微露杀气。“相公,好嘛,才十两银子,让人家缓一缓……”王八蛋,她忍得快吐血了,要是再不答应,她真怕自己苦练多年的修为就要败在他手中。

  金秀外有些晕陶陶,摆了摆手,要吴账房先行退下。

  “可是爷儿,楚爷的事……”

  “走开!”金秀外瞪去,恼他不识相,要他滚了还啰唆什么。

  “相公,不要这么凶嘛。”她软声道,握住他的手青筋跳颤。要是她力气够大的话,他的手早就被她折断了!

  凶什么?当老板是很了不起是不是?

  “去去去。”他不耐地挥着手。

  吴账房赶紧退下。

  确定他走得够远,金秀外还想要享受那片刻的温柔时,账簿已经往他的脸上招呼而来。

  “金王八,你很有架子嘛,你搞清楚,你不是白手起家,只是捡现成的而已,你是命好才当老板,犯得着对底下人这么凶吗?”

  账簿掉落在地,露出金秀外呆住的脸,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只能哀怨地咕哝着。“你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要快……”

  刚刚明明还握着他的手,才一转眼,甩开手又丢他账簿……感觉像是春芽遇寒霜,还没开始喜悦就冻到骨子里。

  “我翻脸,是因为你对底下人很不厚道,我看不过去。”戴银儿双手环胸地瞪他。

  金秀外一愣,总算明白她刚刚待他好,纯粹是为了在外人面前给他留面子,而抓着他的手,是因为她很想扁他。

  “他是我一个月一两聘请的账房,我凶他又如何?他不懂看我的脸色,是他愚蠢,怪谁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