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二


  戴银儿忍不住抽动眼皮。“你可以去问容婧。”她偷觑了眼。那伤不过就是一丁点破皮,亏他好意思拿出来说嘴。

  “我为什么要问她?”

  “她是你最疼爱的小妾,你不问她问谁?”说到“疼爱”两个字时,她不自觉地咬牙。

  一整晚,被这个人的身影给骚扰得不成眠,而且还会不由自主想象着他和容婧快乐滚床的画面……火,就这么迸出来了。

  “她才不是我最疼爱的小妾。”

  “喔,那是幸怜、春枝、蜜儿、小泉——”

  “我现在想疼的是你!”他没好气地打断她。

  戴银儿一愣,但没有喜悦,反倒是不屑地抿了抿唇。“怎么,吃不到的总是最想要的?”下流!

  “说那什么话?相公疼自己的妻子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你把我晾在府里两个多月,叫疼啊?”她哂着。

  “那是因为现在的你跟以前的你不一样嘛。”

  “是啊,你不是嫌我老是不给你好脸色看,既然如此,你何必纡尊降贵地看我的脸色?”

  “可有脸色看,总比怕我好。”

  戴银儿忍不住扬起眉,怀疑这家伙根本就是有被虐的体质。

  “至少,那是真的你。”

  这突来的回马枪,一路杀进戴银儿没防备的心里,教她一颤。

  “我——”

  “爷儿,到了!”

  马车停止,传来并奇的唤声,金秀外有股冲动想要把他丢到后山去喂狼。

  谁要他打断他的话?知不知道要重新凝聚勇气,得花他多少时间?!

  §第六章 原来他真的很恶霸

  金府的南北货商铺,位在崆峒城最热闹的肥水十字街上。

  街上商铺林立,一致性的黑瓦白墙,三楼建筑,是此处的特点。

  而金府的南北货商铺是由三间店铺所打通,为十字街上占地最大的店铺,铺里人潮来来去去,只因要什么在这里都找得到,哪怕是大睦国的龙涎香、春纳国的迷罗香料这类的稀有珍品。

  当金秀外带着戴银儿踏进铺里,掌柜立刻迎向前来,一些买货下订的人更是不住地朝两人打量。

  她并非养在深闺的千金,而是在社会上打滚过几年,见过许多大场面的人,面对众人的注视,她不畏不惧,甚至一一迎向对方,且勾笑示意。

  然而回报给她的笑,总觉得像是加了料,很不对劲。

  那些人的笑,有的有点猥琐,有的则是不以为然……这是这里的客套笑容吗?太让人不舒服了。

  “你在做什么?”金秀外不快地低斥。

  戴银儿一头雾水地看着他,还来不及问,他便已拉着她往里走。

  她这才知道原来店铺后还有一大片林园,以及一栋栋的建筑,看起来和般住所不同。

  “你对岁真如此就算了,竟对其他男人也一样,你……你到底是么搞的?”来到被林园包围的主屋,他低声训着。

  戴银儿觉得被骂得很冤,因为她根本搞不懂自己到底做错什么。

  “你是在气我吗?宁可对每个人笑,却连一抹笑都吝于给我,你这是怎么着,故意报复我的?”

  “什么报复……不过是笑容,有这么严重吗?”那是基本的国际礼仪耶。

  还报复咧,天底下有这么愚蠢的报复吗?更何况,她何时与他有仇,怎么她压根不知道?

  “对着丈夫以外的男人笑,就叫做淫荡,等于当着我的面勾搭其他男人,你是要把我的脸丢到地上踩是不是?”金秀外脸色铁青,像是恨不得掐死她,顺便埋在后院算了。

  戴银儿呆住,没想到一抹微笑竟被扣了这么大的罪名。这到底是他对所有物的占有欲,还是真有这种道理?

  不过仔细想想,那些男人回报给她的笑容当真有些古怪。

  “我……”

  “闭嘴。”眼角余光瞥见长廊尽头的房间走出一人,金秀外立刻低声喝止。

  瞧见有人走来,不想再被误解,戴银儿垂下了眼。

  “爷儿,账簿已经备妥。”

  “下去吧。”他摆了摆手。

  “是。”

  戴银儿从头到尾低着头,结果金秀外也没替她介绍,那人无视她的存在,径自离开。

  她心里气闷着,但还是跟着他的脚步,进了一间屋子。

  两侧立着几乎高个屋梁的书架,没有太多奢华的摆设,就简单几张桌子,角落里再搁上一张竹榻。

  “过去那边吧。”金秀外指着最里头的一张桌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