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一


  她赶紧站起,这才惊觉自己的脚有点发软,不禁发恼地瞪着开始跟小豹谈条件的男人。

  “嘴松开,否则从明天开始,你就没有牛肉可以吃。”他耍狠威胁着,还不断地抚着小豹的头。“相反的,你要是现在乖乖松开嘴,从明天开始你就有吃不完的牛肉喔,外加最鲜嫩的鸡腿。”

  在听完这段对话后,戴银儿恼怒的火焰瞬间熄灭。

  这家伙真的是活宝欸,竟对小秀威逼利诱……他该不会真以为小豹听得懂人话吧。

  傻子!她啐了声,抱起小秀。

  小秀立即乖乖地松嘴,舒服地偎进她怀里。

  “回去。”戴银儿铁了心,走进门内,打算关门。

  “我的手受伤了。”金秀外动作飞快地把手伸进即将掩上的门缝间。

  “回去叫容婧帮你舔一舔就好了。”她皮笑肉不笑地要把门关上,却见他还是不打算把手缩回,于是她又把小秀放到地上。

  金秀外见状,二话不说地把手给缩回去,门板毫不犹豫地关上。

  他瞪着门板好半晌,恼声道:“好,我就找容婧帮我舔一舔!”

  话落,人真的走了。

  走得还真干脆。

  撇撇唇,她抱起小秀回床边,盖妥被子之后,闭上双眼,明明累得要死,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感觉他好像就在身边,甚至还碰触着她,教她浑身发热……

  小秀不满地狺叫了声。

  “小秀,对不起。”她颓丧地倒回床上,抱着小秀,却难以平抚内心的慌乱。

  那家伙的影响力远超乎她的想象,就算他人不在身旁,但他的气息和温热彷佛还在她的身侧骚扰着她,让她一夜难眠。

  翌日一早,根本还没睡饱,戴银儿又被清瑶给挖醒。

  她很想发火,但一想起金老夫人提及要她去铺子。

  到了铺子之后,也许她能够查到砒石的买卖……

  因此,就算没睡饱,她还是乖乖地爬起床,让清瑶替她梳妆打扮,待用过早膳,便跟着金秀外搭马车外出。

  这并不是她头一次出门,但外头的热闹街景,总让她觉得头有点痛。

  问题是,不看着外头,对着那个嫩草家伙,会让她的头更痛。

  “身体不舒服?”金秀外很自然地抚上她的额。

  戴银儿怔了下,略别开脸。“没事,只是没睡饱。”她不习惯有人这么亲昵碰触自己,尤其对像是他,她就更加不自在。

  “应该让清瑶跟着的。”

  “不用,我没那么娇贵。”她又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千金,有时身边多个人,反而不自在。

  况且,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在查砒石买卖数量,免得衍生不必要的麻烦。

  她垂着眼想着,但对面的视线炽热得教她很难假装没看到。

  “干么这样看着我?”她没好气地抬眼。

  啧!真不是她要说,这株嫩草表情一认真起来,那张脸真是帅到掉渣,尤其是那双眼,像会勾魂似的,可以想见再过几年,那双眼会凝聚多可怕的杀伤力。

  金秀外瞅着她好半晌,才低声道:“如果是以前,我根本不敢想象你会跟我同车外出。”昨晚,他睡得很不好,因为一闭上眼,眼前出现的便是她每个神态。

  虽说她婉约雅静的神态极具风韵,但她撒泼时的悍劲更吸引他的目光。而不管是哪一个风貌,都让他无法把她和以前的戴银儿连在一块。

  戴银儿眉动也没动地说:“人总是会变。”

  根据清瑶的说法,金秀外根本就把她晾在府里,成亲后不曾踏进过桃花源,所以她不相信他有多了解戴银儿。

  “你以前很怕我的。”

  “你不知道怕到极限会变得很无敌吗?”她可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在怕的。

  金秀外闭了闭眼,知道嘴上讲不赢她,只好转了话题。

  “但……不管怎样,昨晚奶奶的寿辰真是多谢你了。”他看着窗外道。

  她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我不是为你做的,你不用谢我。”瞧瞧,那是跟人道谢的态度吗?

  “你这女人,我都低声下气的跟你道谢了,你还想怎样?”他啐了声。

  他听傅总管提过,她为了请卓三娘到府里表演,每天都出门,而且还请傅总管找来特别的玉石,送给卓三娘的娘,因而打动了卓三娘派子弟兵入宫表演,自个儿则是亲临金府。

  她心思极为细腻,知道如何拿捏分寸,更令他欣赏的是,她不居功。

  “我跟你说不用。”她不接受。

  “你为什么就不给我一点好脸色?”

  “我为什么要?”

  “你瞧,我的手还伤着,你都没问我疼不疼。”他伸出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