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〇


  “我是你相公,你应该用比看着岁真还要敬佩的眼神看着我。”

  那近乎小朋友般的执拗,让她有点想笑,可他那话意摆明了他是在意她的,否则他何必管她用什么眼神看着晁岁真?

  “银儿!”

  她瞧他想进门,却被小秀吓到退后一步,不禁好笑地走近他,一把将小秀抱进怀里。

  “很厉害。”她道。

  虽然有点幼稚,但也不是不能调教嘛。

  “真的?”他怀疑她在敷衍。

  “比晁爷还厉害。”晁岁真的算法如她一样都只用了加减,可他用了乘法。她在游戏一开始只说加减,那是因为她不确定他们懂不懂乘法,而他,是懂的,表示他是有心致力于经营上。

  他是不是恶霸,她不知道,但除了自我感觉良好,外加一点霸道和狂妄之外,她还没找到其他缺点。

  “真的?”说着,他忍不住笑了,像个孩子般。

  戴银儿胸口发烫着,暗叫不妙。

  完蛋了,她怎么可以对这个古人心动?

  虽然他的长相是她的菜,个性其实也没那么糟糕,甚至让她觉得满可爱的,可他是个弟弟,不在她狩猎范围……不过,弟弟也会长大呀。

  忍不住倾身向前,她亲了亲他的颊。

  没料到这突来的福利,金秀外瞪大了眼,接着在她退开之际,握住她的手,哑声喃着,“我……要在这里过夜。”

  “不行。”

  “我是你的——”

  “如果你可以把铺子打理得更好,下次的福利就是……”她以指轻触他的唇,那瞬间像是触了电,吓得她赶紧缩回手。

  而他,已经顺势吻上她。

  她错愕,他的舌趁机撬开她的唇瓣,堂而皇之地挑吮勾诱着她。

  唇舌纠缠,吻得又重又浓,教她几乎快喘不过气,她甚至感觉到他的手已经抚上她的腰,那强而有力的手带着挑诱往上,像电流般窜入她的心里,敲响脑中的警钟。

  想也没想地,她双手抵在他胸口将他推开,但这一回,他却像是早有防备,双臂紧紧地将她搂进怀里。他身形高大,充满力量,她觉得自己像是快要被吞噬,被他那双极具侵略性的眼给定住魂魄,无法动弹,颤栗不已。

  糟,她太小觑他了……

  正忖着,脚下传来兽狺声,封住她的唇瞬间松开,她立刻一把架住他的肩头,赏他一记侧身摔。

  没料到这一招的金秀外,狼狈地被摔在地,还未回防,一双绣花鞋已经踩上他的胸口。

  视线往上,瞥见美目潋滟正喷着火的戴银儿。

  “金王八,你真的想死是不是?!给你几分颜色,你倒是给我开起染坊了?”她咬着牙骂道。

  她喘口气,开始贪婪地呼吸空气,但却只尝到他的气息,唇腔每个角落甚至还烙着他的痕迹。

  “我是你的相公,为什么不能要你?”他说得理直气状,原本醇厚的嗓音透着些许沙哑。

  啧,看走眼了!戴银儿恶狠狠地眯起眼。

  长得这么妖孽,在男女情感上,他倒是挺剽悍的,差点就将她拆吃入腹!他的吻技了得,吻得她晕头转向,还很下流地上下其手……根本就是个阅人无数的千人斩!

  最该死的是,她发现自己竟在意起这株嫩草有过几个女人!

  “去找你的小妾、你的通房丫鬟,不要招惹我!”

  “你可以亲我,为什么我不能亲你?”

  “你管我,我开心行不行?”她不习惯别人没有经过允许碰触她,尤其是这么亲密的接触。

  “我是你相公,当然能管你!”

  “谁理你呀!”她身在古代,可她的内心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况且她跟他并没有很熟。

  “那我也不管你,只要我开心就好。”金秀外拉着她的脚,在她失去平衡时,一把将人接入怀里,但还没吻住她时,他的嘴已经被两只手给发狠往两侧拉,痛得他龇牙咧嘴。“你……”

  “金王八,真的想死也不要招惹我。”

  听听这张嘴到底吐出什么话,看她不撕烂它!

  金秀外吃痛着,想反击,但话到嘴边,看着她那泼辣的狠劲,他竟傻了眼。

  更糟的是,他那卜通卜通的症状还越来越严重,让他好想把她拥入怀,问题是她的眼神好凶……不过又凶得好带劲,从没有一个女人,敢用这种目光瞪他……他想得到她,非要不可。

  望进那双彷佛燃着火焰的魅眸,戴银儿突然有些心慌,她努力想要别开眼,却发觉他的眼睛彷佛带有魔力,正一点一滴地侵蚀自己的意志,她像是误闯蛛网的小虫,越是挣扎,却只是被束缚得更紧。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逼得越来越近,蓦地——

  “啊!”金秀外叫了声。

  戴银儿眼角余光瞄见一直被晾在一旁的小秀,竟往他的手上一咬。

  “你真的咬我?!”他吼着,想甩又怕伤到它。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