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九


  戴银儿微松口气,庆幸至少金老夫人在他心中还是有分量的,不过——

  “但我亲耳听到焦一简二陈三楚四会说些不切实际的计划,那种蠢事要是真的进行的话,简直就是把金子丢进大海里!”

  像那种只会画大饼的人,早晚有天拉着他败光家产。

  “你又懂了?”他没好气地吼着。

  “不懂的只有你!”她突然笑眯眼,凉声道:“也对,你连小町算都不懂,又怎能算到那儿去?”

  “谁跟你说我不会?”

  要不是他修养太好,真想掐死她。

  “可就我所见,只有晁岁真写出答案。”

  “难不成你以此为标准,写得出答案就是上进的人,写不出答案的全都猪狗不如?”他眯起眼怒问。

  其实,他最气的是,她看岁真时那般敬佩的眼神,可看着他时却总是不耐又带着讪笑,要他怎么服气?

  明明他才是她的相公!

  “如果这么想你会开心的话,那就由着你吧。”戴银儿懒得跟他啰嗦,也觉得继续说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于是摆了摆手下逐客令。“我累了,你出去。”

  在她眼里,他就是个被宠坏的大少爷,有着先入为主的莫名固执,既然如此,多说无益。

  “我话还没说完。”

  “你少烦我,我是真的累了,我想睡了,你出去。”她面色一沉,显示耐性告罄。

  她现在已经累得连饭都不想吃,要是连睡都不让她如愿,别怪她翻脸。

  “你是我的妻子,我当然有权利在这里陪你睡。“说着,金秀外开始动手要脱锦袍。

  戴银儿见状,放下小豹:“小秀,上。”

  小豹立刻向前,用力地咬住他的裤管,拚命地甩着。

  “喂,你这畜生,我每晚都喂你吃上等牛肉,你居然这么对我!”他气得哇哇大叫,还不断狼狈地往后退。

  她闻言一怔。“原来你……”

  “你这小王八蛋,竟敢咬我!”金秀外很没形象地哀嚎了一声,被一路给逼到门外去,眼见小豹俨然成了看门狗,完全不让他越门一步。“有没有搞错,你是我带回家的!”

  小豹咧嘴怒咆着,显露它已具杀伤力的牙。

  “银儿,叫它走开。”他吼着。

  “不要。”

  “我还有话没说完。”

  “你到底有完没完?废话很多耶。”

  “我问你,你为什么叫它小秀?”

  她愣了下,噘嘴说:“你管我为什么叫它小秀。”

  “秀是我的名字。”

  “你搞错了吧,你叫金王八。”她哼笑道。

  “你该不会真打算让我当王八吧!”

  戴银儿顿了下,忍不住问:“金王八,我很认真地问你一句话,你给我老实回答。”

  “我不是金王八。”他痛恨“王八”两个字!

  “我问你,搞了老半天,你该不会在吃醋吧?”虽然感觉上好像是因为她羞辱他的朋友,让他理论了半天,可话锋一转,总是转到这上头,让她忍不住怀疑,他根本只是在不满她和晁岁真说话罢了。

  金秀外闻言,俊容浮现一曾可疑的红,但他却是嘴硬地回道:“你胡说什么?谁吃醋?哈,就凭你?你长得没容婧娇媚,没有幸怜俏丽,更没有春枝美艳,也没有……”

  “小秀,上。”戴银儿扬声命令。

  小豹立刻趴下,屁股翘高,像是随时准备扑杀猎物。

  “等一下,我还有最后一句话。”

  “有屁快放啦!”

  这人真的好烦欸。

  “一加二加三加四加五加六加七再加八迭九!”

  戴银儿怔了下,问:“八迭九是指八个九吗?”

  “废话,这样加起来不等于一百吗?我也会呀,又不是只有岁真会!”

  瞅着金秀外再认真不过的神情,铁银儿的心莫名微颤着。

  完了,她的警报系统已经发布正式警告,危机出现,她必须用尽全力抵御。

  他是个被宠坏的大少爷,口气很霸道,态度很嚣张,可他并不是草包,也不像外头传得那么不受教,他只是交到坏朋友而已,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好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