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虽然小町算不是很复杂的数学问题,但也需要一点时间思考的,他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答案,看来小嫩草的朋友也不全都是不学无术的纨裤子弟嘛。

  她那毫不遮掩的敬佩眼神,让金秀外气得快吐血。

  “嫂子夸奖了。”晁岁真微敛眼,像是想到了什么,蓦地起身。“秀外、金奶奶,我先走了。”

  “好好,你要是有空,常到府里走动。”

  “好。”

  傅总管送着晁岁真离席,眼看孙子就要动怒,金老夫人先发了话。“秀外。”

  “……奶奶。”他应着,气势消减大半。

  “明天开始,让银儿掌铺子账目。”

  话一出口,别说金秀外,就连戴银儿都难以置信。

  “奶奶,她怎能到外头抛头露脸,这……”

  “银儿懂算术,能替你管帐,而且,她很有识人之才,待在铺子里,可以帮你打理一些事。”她知道孙媳妇是故意气走秀外的朋友,事实上,她自己也很清楚孙子的那群朋友,除了岁真,一个个都只会风花雪月。

  “可是……”

  “没有可是!”

  §第五章 调教嫩草

  在奶奶回房之后,金秀外立刻拖着戴银儿回桃花源,一进房,桃花眼眯得像把利刃,彷佛要将她给千刀万剐。

  她压根没将这只纸老虎看在眼里,径自弯腰抱起小豹。

  “你说,你到底是跟奶奶说了什么,否则奶奶怎会答应你到铺子管帐?”他怒声质问。

  戴银儿抿了抿唇,像是很认真地思考,却又一边跟小豹玩着。

  “我想应该是奶奶太有智慧了,知道再让你这样胡搞瞎搞下去,金府早晚被败光,所以才要我跟着。”

  初听这个消息,她也不大愿意,因为和她的梦想不符,可转念一想,今儿个在筵席上听了些关于他的是非,也许她应该到金府之外多走动,瞧瞧他到底是如何恶霸,又是如何败金府祖产。

  既然想过完美的贵妇生活,她当然也要付出一些心力,这道理她懂的。

  “你在胡说什么?分明是你有什么企图吧?”

  面对他的怒斥,戴银儿有些不满地眯起眼。“你想说什么?难不成我会霸占你金府的产业吗?”

  她很懒,只想享爱不想开拓,更遑论要她去抢别人的东西。

  “我指的是……”

  “什么?”

  金秀外欲言又止,而后气恼地警告,“我告诉你,少跟岁真眉来眼去,他是我兄弟,你要是敢做出任何对不起我的事……”

  戴银儿这下总算搞清楚他到底是在气什么。“我还以为你是在气我羞辱你的朋友,结果竟是……”这算是吃醋吗?

  她没有办法确定,毕竟他是个大少爷,八成是掌控欲作崇,无关情爱,不过,还是有满足到她小小的虚荣感。

  “这事我还没跟你算!”

  “算什么?感激我吧,像那种朋友少一个就等于添了一个福气。”

  “我感激你个头!那是我的朋友,你凭什么论断?”他气急败坏地跳脚。

  “连小町算都不会的人,代表他对产业没什么接触,也意谓着他贪图玩乐不事生产,像这种酒肉朋友只会带坏你!”

  “那你呢,你是我的妻子,在外是一张脸,面对我时又是另一张脸!巴结着奶奶,仗势欺负我的朋友。”

  “我巴结奶奶?我是尊重老人家,我如果要巴结奶奶,就不会让你那票丫鬟小妾献艺了!”王八蛋,这种话真亏他说得出口。

  “谁知道,说不定你根本是故意要让她们献丑……你是个双面人,心机深沉,天晓得你到底在盘算什么?”金秀外气得口不择言,但在瞧见她冷沉的面容后,开始有些后悔。

  毕竟,她是真的替他的妾和丫鬟着想,否则她不会在别人面前夸奖她们,这一点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就是不能忍受她看轻他的朋友,感觉就像连他也被一并给低了。

  彷佛他根本就比不上岁真。

  好半晌,戴银儿冷冷开口,“金王八,我就是双面人,就是心机深沉,那是我的处世之道,你会不会管太多?”

  “我……”

  “金王八,如果你心思细腻到可以判断出我欺负你的妾,为什么不会回头想想你那群朋友,只会吃喝玩乐半点建树都没有,他们对你一点帮助都没有!”

  王八蛋,他真的把她给惹毛了。

  “你说的是什么话?难道交朋友,非得要有所帮助不可?我没你市侩,我不做此想,你少干涉我。”

  “我一点都不想干涉你,但你至少也该安奶奶的心,奶奶之所以要我去铺子,那是因为她已经受不了她的朋友老是在道你的是非,你知不知道今天还未到时,那些宾客是怎么说你的?你知不知道奶奶有多难过?”戴银儿毫不客气地骂道。

  她希望搬出奶奶还镇压得住他,希望他能够及时回头,至少不要伤了老人家的心。

  “那是别人胡说的。”他撇了撇唇。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