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五


  昨天不过是想亲亲她,她就想绝他子孙,如今特地邀功,绝对能逼出她的真面目,而门外有证人两枚,如此一来,他就能到奶奶面前参她一本!

  戴银儿勾着笑,很大方地倾前,往他颊上一亲。

  那柔嫩的触感,让他感觉像是尝到富阳楼最著名的酸菜,直酸进骨子里,再烫进心坎里,漾开一股酸麻滋味。

  金秀外瞪大眼,再见她笑得妩媚道:“够不够?”

  不够……可惜,他整个人已经化为一摊春水,说不出半句话,只能不住地看着她那一张一阖的唇。

  完了,他中毒了,而且症状不轻。

  金府老夫人的七十大寿即将登场,戴银儿忙着到处问人找戏班的事,一边骂着那株嫩草。

  打从那天之后,那家伙又消失了,好不容易对他印象好一些,结果他回头就来个人间蒸发,把筹备寿辰的重任统统给她。

  还好她找了傅总管和资深的许嬷嬷商量,总算摸清楚老夫人的喜好,也找出往来名册,一一地发出邀帖。

  怕府里厨子应付不来,她还特地出了趟门拜访一些大酒楼借调人手。

  把事情都安排妥当,她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寝房,就见小豹等在门边,伸长脖子等着抱抱,她心花怒放,一把将它抱起,却将清瑶吓得裹足不前。

  “你下去吧。”她笑道。

  反正她也没尊贵到非得有人跟前跟后的伺候着。

  “是。”清瑶赶紧关门走人。

  戴银儿不禁莞尔。明明就是可爱的小家伙,怎么府里的女眷全都像见鬼似地避之唯恐不及。

  将从厨房取来的鸡肉摆在角落的碗里,她便放小豹去用餐。

  接着她取下发钗,檀发如瀑倾落,只是才刚褪下外衫,小豹已经等不及地咬着她的裙摆,她不禁笑眯眼,却见碗里的鸡肉根本动都没动。

  “小秀,怎么了?为什么这几天晚上都没吃东西?”

  小豹只管咬着她的裙摆。

  “不合胃口吗?”她疑惑着。这几天小豹食欲不佳吃得少,所以喂她的肉从牛肉、猪肉换到鸡肉,没想到它还是不捧场,她不由得有点担心,不过看它又活蹦乱跳的,或许是她喂太多了也说不定。“小秀,过来。”

  她喊着,走到床边,小豹已经利落地跃上床,占好位置。

  戴银儿躺下拉妥被子,抚着小豹的头。“小秀,你想,你那没心没肺的爹,明天会不会回府?”

  小豹舒地偎在她怀里,发咕噜噜的声音,算是响应。

  “你也不知道吗?”她不禁失笑。“可不是?你怎么会知道!”

  戴银儿不再想,闭上眼,搂着小豹,疲倦瞬间将她卷入梦乡。

  她睡得很沉,甚至连有人推门而入都没发觉,反倒是小豹已经机警地醒来,朝着门口发出低狺声。

  “你叫什么……我每天晚上都喂你吃牛肉,你敢把我忘了试试看!”金秀外横眉竖目地瞪着小豹。

  他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态,那一夜之后,他变得不太敢正视她,也因此,他把奶奶寿辰的事全都丢给她,然而看她忙得头一沾枕就睡着,他又不禁有些内疚甚至是心疼。

  小豹算是他带回来的,他本来就有责任要照顾它,喂它也算是稍稍替她分担了点事。

  再看向角落的碗,他考虑要不要跟银儿说他已经喂过,但这样不就等于向她承认他躲着她吗?

  像是认出他是谁,小豹又乖乖地趴回女主人的怀里。

  收起脸上的凶狠,金秀外作贼似地蹑手蹑脚走到床边,瞧她脸带疲惫,然而尽管入睡,唇角还是微勾着。

  怔怔地看了好半晌,突见她翻过身,他吓得赶紧躲到旁边的花架后,直到没再听到任何声响,才又探出头。

  确定她依旧熟寐,他不禁叹口气,用力抹了抹脸,自问:“我在干么?我是她相公又不是贼……”

  话是这么说,但这几晚,他夜夜当贼,却什么也没偷着,只是傻傻地看着她的睡脸,像是要确定什么,又像是要否定什么。

  他思绪有些飘忽,但当他瞧见小豹因为她翻身,干脆趴睡到她胸口上,他突然有股冲动想要尝尝豹肉是什么滋味。

  “不要太过分了,小子……下去。”他咬牙低声命令着。

  看他一眼,小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露出它渐长的牙齿。

  “我叫你下去。”他干脆动手把它拎起。

  小豹不悦地发出低狺声,令戴银儿睡不安稳地动了起来,金秀外二话不说地溜出门外。

  “小秀,怎么了?”半梦半醒的她安抚着小豹。

  半晌,小豹乖乖地趴着入睡,夜色继续静默,彷佛谁也未来过。

  直到门外响起压抑的呢喃。“小秀……她怎会替小豹起了这个名字?”

  是因为她视他为畜生,抑或是她挺喜欢他的?

  金秀外患得患失地想着,今晚注定又是个失眠夜了。

  金老夫人的七十大寿,节目从下午开始。过午之后,宾客鱼贯到来,戴银儿到傅总管的介绍下,以金府女主人的姿态笑脸迎人。

  端庄的态度,娴秀的举措,让宾客们赞不绝口。

  当节目一开始,金老夫人和宾客们都惊诧不已。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