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


  门外突然响起一道关切的声音,“爷儿,你没事吧!”是他的随侍并奇。

  “没事,不管你听到什么声响都不准进来!”他用力吼着,牵动了背部,痛得他龇牙咧嘴。

  他很想要潇洒地站起身,可他的背真的好痛,教他只能撑着椅子站起,不忘再拨了拨发,耸了耸肩。

  “谁要你不听话,不能怪我耍狠!”杀气腾腾的话,感觉上是对着空气说。

  戴银儿愣了下,之后意会他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说给随侍听的,她忍俊不禁地笑出声。

  天啊,好宝呀他……

  “笑,对,你应该要笑,我愿意宠幸你,你本来就该笑!”这声音听起来有点弱,可他真的尽力了。

  瞧她笑得毫不含蓄,露出一口编贝,看起来不近人情的杏眼荡漾春风,教他的心没来由地颤了下,不禁怀疑刚刚一摔,恐怕不只是背,就连胸口都摔出毛病。

  抚着胸口,金秀外大步走向已经笑到趴到床上的她,咬着牙低声道:“你笑够了没?”商量一下,给点面子行不行?

  “哈哈哈……”看他耍狠的表情,戴银儿简直是像被点中了笑穴,完全停不下来。

  这好像是她重生之后,头一次笑得如此开怀吧,真要感谢他如此地娱乐她。

  “你!”他探出手,瞧她立刻坐直身,那眉眼无声地警告他,敢再碰她,她会毫不客气地把他丢出去。

  他很气馁地放下手。

  “你那什么眼神,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他这相公会不会太窝囊了点,竟然被妻子给恐吓了。

  “你刚刚想对我强来,彷佛我不从,你就算打我也要得逞。”她据实道。

  她曾交过几个男朋友,但最终总是因为个性不合而分手,在那当下,EQ比较差的男人,就会想要动手动脚,然后被她“以暴制暴”,而刚刚金秀外确实露出相似的眼神,她防备是应该的。

  “我怎么可能打女人?”他不禁发噱。

  “是吗?”她很怀疑。

  “姑娘家都是宝,是拿来疼,不是拿来打的。”他没好气道。

  他从小就是在女人堆里被宠爱长大的,府里的丫鬟一个个都当他是宝,所以他也很自然地疼爱每个丫鬟。

  戴银儿颇意外他的回答,总觉得对他的印象分数,在加加减减之后,好像从负分一口气冲到及格边缘。

  “所以,你就买了一大票姑娘家回家疼惜?”她皮笑肉不笑地问。

  金秀外摇着头,一脸苦恼道:“那是没办法的事,她们要跟着我,我总不能伤姑娘家的心。”

  戴银儿再次失控地大笑。

  俊男演谐星,效果真是十足……天啊,他简真是个活宝,超级自恋的雅痞!

  竟然可以自我感觉良好到这种地步,她可以想见他是怎么被宠大的,不过本性似乎还不差,稍稍调教的话……

  思及此,她啐了声。她才没兴趣调教他,她只想过幸福的贵妇日子。

  “你到底在笑什么?”金秀外动怒了。

  这女人,他好不容易对她稍稍改观,她马上就点火惹他。

  “我不应该笑吗?”那张耍狠的俊脸逼近,戴银儿压根没看在眼里,认定他不过是只纸老虎。

  金秀外逮到机会,将她往床上一压。

  戴银儿敛笑瞪他。

  她不喜欢有人未经允许靠近她,尤其是用他的重量压着她……然而他敛笑冷沉的眼,眨也不眨地瞅着她,教她的心没来由地颤了下。

  该死,这家伙的脸是她的菜,就算是嫩草……

  NO NO NO!于观贞你清醒点,这株嫩草不纯洁,非常不纯洁,滥情的程度都可以被写成一篇篇的种马文。

  没错,她才不想跟那票女人争宠,他要是以为将她压上床就可以迷倒她的话,他就大错特错!

  “走开。”她冷声道。

  她想如法炮制将他甩出去,但他这次有所防备,用强劲的力道压制着她。

  “我要你搞清楚,我才是你的相公,下次再见到岁真,离远一点。”

  打从她嫁进门,就没给过他好脸色,一见他便躲,所以他后来根本就不愿意踏进桃花源,也不想承认原来不是每个女人都会拜倒在他的脚边,但却从容婧口中得知,她竟主动跟岁真攀谈,这口气他实在很难吞下去。

  戴银儿皱起眉,好半晌才搞清楚他说的“岁真”是指“晁爷”。她撇了撇嘴,“容婧的事,我还没跟你算,你倒是跟我算起莫名其妙的帐了?”

  凶手是谁都还没确定,他倒是一点都不在意,搞不清楚孰轻孰重吗?只知道把人带回家,也不好好管理,要是闹出人命……

  啐,说不定早已闹过,不过是她刚好接收了这个身体,才没人发现。

  “你戴家没教你,要是和相公以外的男人独处,那可是罪该万死?”

  “有没有这么严重?”她讪笑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