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虽然对他的行径有所不满,但看在他对其他小妾丫鬟雨露均沾的做法,她勉强给他加了分数。

  “爷儿,你要给咱们作主,少夫人邀咱们一道用膳,可谁知道竟无端出了事……大夫说了,要不是少夫人机警,让咱们先喝下大量的水,恐怕爷儿现在已经见不着咱们了。”

  “小芯儿,不哭不哭,你哭得我心都疼了。”

  戴银儿脸上飘下三条线,对于他的用词,心理上不太能接受,但不得不说,他那深情温柔的眸色,实在很有杀伤力。

  妖孽呀……

  用力地抹了抹脸,瞥见男人正瞧着她,那神色是质问而没有半点温柔成分,可见他并不喜欢她,甚至是有点厌恶的……她想,这应该不是刚刚才结下的怨,而是原本的戴银儿就跟他不对盘。

  但胆怯又懦弱的戴银儿也能跟他杠上?她这不喜欢八卦的人,都忍不住想扒粪了。

  “银儿,你处置得不错。”好半晌,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吐出几个字。

  戴银儿撇撇嘴。有必要连夸她都这么勉强吗?干脆闭嘴算了。“我处置得还不够好,因为还没审判凶手。”

  男人浓眉一拧,一直跟在他身边,像牛皮糖的容婧不禁瑟缩着。

  “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容婧是凶手?”男人口气不善地问。

  她瞪着他,真想问候他祖宗十八代。表情口气最好是可以差这么多,好像她曾经干了什么事,让他记恨难忘似的。懒得理他,她调匀了气息,缓声道:“因为容婧近来和我有些嫌隙。”

  “那也是你无故先撤我的宴。”容婧躲在他背后说。

  “好,你这么说就代表你承认和我有嫌隙,你对我心生不满,于是借机报复,甚至还特别把少爷给找回府中,以防万一。”她的怀疑很合理,并不是胡乱诬陷。

  要是一点小奸小恶,她并不会追究,但兹事体大,一旦放纵,天晓得往后还会惹出多大的事端。

  甚至,她怀疑正牌的戴银儿会突然大病而故,八成也是有人下毒。

  “不是,我……”

  “容婧来找我,是因为她饿得受不了,我刚不是说过,你不给她月银和膳食,是想要饿死她不成?”

  “容婧,你自己摸着良心说,我有没有要人送夜宵?”她沉声问。

  她是想罚她,但还没有心狠到一顿饭都不给,所以入夜之后,她都有派人送上一顿夜宵。

  “没有,你根本就没有送来!”容婧吼着,哭得像个泪人儿一样。“你整整饿了我三天……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要你这么罚我?”

  戴银儿审视她的表情并不像说谎,不由得看向幸怜。“我不是交代你去做这件事了吗?”她知道幸怜和容婧颇为交好,认为这差事交给她应该不会有问题。

  幸怜垂下脸,“我……”

  “你没送去?”

  “我想少夫人既然想给容婧一点教训,就不需要太心软……”她嗫嚅道。

  戴银儿闭了闭眼,有股冲动想掐死她。

  这真是不该饶恕的错,忘了容婧平时作威作福惯了,对待丫鬟们也不见得好,如今见容婧落难,自然会生出落井下石的坏念头。

  “你别再装了,根本就是你故意饿我的,何必把错推到幸怜身上。”

  “我……”戴银儿重重叹了口气,再问:“所以,你因为对我不满,进而对我下毒,这就合理了,不是吗?”

  幸怜的事她会另行处置,但是下毒一事,她可不会让容婧脱逃。

  “就跟你说不是我,你别想要栽赃我!”容婧气得跳起来。“我再坏心,也不可能对你下毒,把你毒死了,我又能有什么好处?”

  “金府少夫人的位置正主?”这应该是动机吧?

  毕竟金大少爷对容婧特别宠受,所以如果她想取代她,最快的做法,就是除去她。

  可是,容婧那神情看起来又不像在狡辩……

  “你这是在羞辱我吗?你明知道老夫人要求媳妇必定要出自名门之后,我不过是个出自花楼的清婠,就算爷儿再疼我,我也永远不可能为爷的正妻!”容婧哭得抽抽噎噎。“哪像你,因为是好人家的女儿,就算跟其他男人搅和在一起,也没人能说你如何。”

  她的说词颇有道理,可如果不是容婧,到底还有谁会这么做?戴银儿听到最后,不禁闭上眼,忍住满腹翻腾的火气。

  瞧,她刚刚还有点心软的,结果这女人马上拿她那晚认错人的事来作文章。

  “戴银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说清楚。”男人眯起眼,一脸狠样。

  她不自觉地握紧粉拳,忍住扑上前跟他干架的冲动。

  “那晚灯不够亮,我认错人。”她硬拗着。

  这男人面对容婧就一脸心疼得要命,看向她时就恨得牙痒痒的。她想,原因八成是他被逼着娶她,因为她的存在,所以让他无法跟容婧好好相爱……见鬼!他可是有十一个小妾,八个通房丫鬟的风流少爷耶!问题根本不在她身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