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穿越做孕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微愣,但迅速掩饰过去。

  “我天天待在府里,又怎会知道他在外头做些什么?”她轻哼了声,不动声色地看着贴身丫鬟,想从对方的反应确认自己是否扮演得称职。

  “姑爷没定性,有时老夫人要他去收货款,他都能收个十天八天才回来。”清瑶叹了口气,“姑爷根本就是去花天酒地,见一个买一个,否则府里哪来这么多的小妾和通房丫鬟?”

  戴银儿微扬起眉。自己嫁的是个败家子呀,但无所谓,不要败光她的幸福生活就好。

  而眼前最重要的是——

  “小姐,你要去哪?”见她站起身,清瑶不解地问着。

  “我要去参加容婧的赏花宴。”厨房都休息了,不去她那里找吃的,难不成要她乖乖地饿一夜?

  最重要的是,她有必要让那群女人知道,老虎只是不发威而已,别真以为她是病猫!

  “咦?”

  清瑶错愕的表情太显明,教她不禁问:“不行吗?”难不成还有一大堆麻烦的繁文缛节要先处理?

  “不是,是小姐总是很怕容婧夫人的……”

  戴银儿不禁无力地闭了闭眼。

  真是够了!这个戴银儿到底有多懦弱啊?

  金府有三大院落,以方位而论,最北边的是老夫人的善济园,中间的魁星楼是她家相公的主居,而东边有一大片桃林围绕的则是她这个正室独居的桃花源……桃花源这名字取得真是好,偏偏今晚有人逼她这个懒鬼踏出地盘。

  她家相公的小后宫,全都位在西边的无忧阁,格局自然比不上她的桃花源,只有三个小院落,所以有些通房丫鬟得自个儿找靠山,伺候着院落主子。

  一入夜,府里到处悬灯,灿如白昼,可以想见金府的财力有多雄厚。

  如今她纡尊降贵地来到无忧阁,还没踏进,便听到喧闹的丝竹声和笑声,甚至还夹杂着男人的声音,而且越来越接近。

  戴银儿顿住脚步,站在拱门外,思忖着。她那还未碰过面的相公,该不是回来了吧……在这种情况下下马威,恐怕不是很适合。

  毕竟打狗也要看主人的。

  于是,她立刻回头抓着贴身丫鬟躲到拱门旁的花丛。

  “小姐?”

  “嘘!”

  才刚躲好,便瞧见两个男人踏出拱门,后头容婧送着两位,俨然像是金府的少奶奶。

  懒得理她脸上的粉涂得有多厚,戴银儿的视线定在其中一个男人身上。

  对方背对着她,长发束起,戴着小金冠,两旁玉穗垂在耳际,一袭暗紫色锦袍衬出他挺拔高大的身形,腰间的革带勾勒出他壮而不硕的体魄。

  她没听到他的声音,倒是另一个生得浓眉大眼的男人正沉声嘱咐着容婧什么。

  戴银儿不禁微扬起眉。瞧容婧笑得跟花痴没两样,难道那个浓眉大眼、神情极为内敛的男人……是她的相公?可是,那样的男人会见一个爱一个,买一堆小妾回家吗?

  还是说,人不可貌相?

  正忖着,那背对她的男人回过头来。

  瞬间,戴银儿几乎不能呼吸。

  她在二十一世纪时从事百货公关副理,见过的艺人男模多不胜数,她以为自己早就对帅哥免疫。

  但这个男人的五官像西方人一样立体出色,却保有东方男人特有的温柔神态,尤其是那双眼,像星子般深邃,那长睫一搧搧的,像是会勾魂般,让她屏息注视。

  最教她着迷的是,他面无表情时,显得冷沉刚毅,但身旁那浓眉大眼的男人对他说什么时,他微勾唇,竟笑得几分邪气,微挤着眼,又带着几分淘气……

  真是太赏心悦目了,依她的喜好评分的话,他简直高达九十九分。

  之所以扣一分,实在是因为他怎么看,至少要比她小三岁,嫩草一株,不太适合她这二十八岁的灵魂。

  “小姐,你还是不想见姑爷吗?”

  待两个男人走远,清瑶才小声询问。

  戴银儿撇撇嘴。她的良人还真的是其中之一呢,瞧容婧的反应,八成就是那个年纪稍长的男人。

  看起来很沉稳的一个人,怎么会弄出个小后宫?

  真不知道这些富家少爷在想什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