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黄金宅男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哪里哪里,好说好说。”

  跟邢子扬斗完嘴,叶素棋假装拿了数据离开办公室,回到座位时,自然没有那些八卦和刺探的目光了。

  坐回位子上,想着成渊幼稚的行为举止,她只觉得好笑,外人看来那么高冷的人,面对她的时候却总是那么笨拙,那么的不成渊。

  “噗——”掩住嘴唇,她不让自己的笑意泄露,脸上却是隐藏不住的幸福表情。

  是的,她很幸福,有一份好工作,和一段稳定的感情,而且她的男人很珍惜她,她们今天晚上还约好要一起跨年。

  许是太幸福了,老天爷看不过去,在快下班时,叶素棋接到一通紧急电话,那一瞬间,她脸上的幸福、快乐,和想象中那些美丽的未来全部消失,只剩下一片空白。

  叶素棋苍白着脸来到医院,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她只听见急诊室里有许多声音,伤员的哀号声、医疗人员忙碌抢救的呼喊。

  “今天永棋修车时出了意外,永棋的脸……我们马上叫救护车送他去医院急救,你快去。”这是哥哥公司打来时跟她说的话。

  怎么会这样呢?

  这辈子哥哥待在她身边,他们没有渐行渐远,哥哥还有一份稳定的爱情,也听了小潼姊的劝不再夜骑了,一切都已经跟前世不同,她以为这样哥哥就不会再发生毁容的意外。

  但它还是发生了!

  “我是叶永棋的妹妹,他在哪里……”叶素棋询问柜台的医护人员,然后,她被带到诊间,看到一张被数名创伤科医生和护理师包围的病床。

  叶永棋满脸的血,脸上有数道伤口,汩汩不断的血还在从他歪塌的鼻子流出,这一幕让叶素棋瞬间哭出来。

  “哥哥……”

  叶永棋痛得几乎失去意识,可一听见妹妹的哭声,他睁开眼睛,无力的笑说:“别哭,我不痛。我没事。”

  才怪,明明就有事!哥哥怕痛又爱美,现在心情应该很糟,可看到她,他第一时间想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要她不要哭“你放心,我不会有事,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别哭,帮我签手术同意书,然后在外头等我……至于小潼,不要告诉她。”

  叶素棋哭着签下手术同意书后,一个人茫然的坐在手术室外头,期间不管谁打电话来,她都说“我在医院,哥哥也在这里”。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哥哥是那么心高气傲的人,现在毁了容,他会不会有不好的念头?跟小潼姊还能继续吗?小潼姊会不会因此嫌弃哥哥?

  就在叶素棋哭得不能自已时,红着眼眶的温欣潼出现在急诊室,“永棋怎么样了?”她本来是想要打电话问叶素棋今天跨年有什么计划,想不到却听见噩耗。

  “哥哥伤得很重,他的脸流了好多血,鼻子……可能留不住。”叶素棋哽咽地说,“小潼姊,哥哥不要你知道,他不希望你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那个白痴当然会这么说!”温欣潼气得大骂,一屁股坐在叶素棋身旁,“我就坐在这里,他休想因为这种烂理由叫我走,不就是没有鼻子嘛,一个大男人那么爱漂亮做什么?”

  听见小潼姊不离不弃的话语,叶素棋哭得更难过了。

  如果可以,她希望有奇迹,拜托,让她哥哥平安过渡过这难关吧……

  “素素、素素。”

  叶素棋正祈祷时,她听见了那个令她安心的声音,她眨了眨红肿的眼睛,看清了跪在她面前那张焦急的脸。

  是成渊。

  “怎么了?我来了,别哭,告诉我,现在情况怎么样?”成渊去接叶素棋下班,她却没有出现,他马上打电话,知道叶永棋出了事情,也立刻赶来,见她哭得这么伤心,成渊不舍极了,想要抹掉她的眼泪,把她搂在怀里安慰。

  看见成渊,叶素棋紧握着成渊的手,哭哭啼啼地说:“医、医生说,若没有办法救回来,鼻子要切除,之后再找整型外科医生做一个假鼻子,可是哥哥怎么能忍受自己残破的五官?更别说还有可能感染……”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现在就让整型外科医生会诊?”成渊觉得不合理。

  “因为哥哥不能等,偏偏值班的整型外科医生正在手术中……”

  “一间大医院只有一位整型外科医生执班?不可能。”成渊空出一只手掏手机,按下了快速键。

  电话响一声就被接起来,电话那头是个懒洋洋的声音,“我一定是看错了,八百年不见的弟弟居然主动找我……”

  “你在哪?”

  “当然在医院啊,我刚刚开完一台九小时的刀,累死了,正要眯一下,怎么,你想我了,要请我吃饭?”

  成渊抬头看了看自己所在的手术室编号,然后对电话那头的人命令道:“二楼,四号手术室,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说完就挂上电话。

  根本不到一分钟,就见一个穿着蓝色手术服,披着白袍,脸上有着未刮胡碴的男人气冲冲的走来,“你这是跟哥哥说话的态度吗?你是太久没被我扁了——吓成况本来是要找老弟算账,{梦远书城}结果一来就看见他那个性格冷淡,只对计算机程序有兴趣的弟弟,搂着一个眼睛哭得红通通的小美女,一脸紧张的样子,当下火气全都消散了。

  “这是你女朋友?你好你好,我是成况,是阿渊的哥哥,你跟着叫我哥哥就好……”成况想跟那女孩握手,但是成渊阻止了他。

  “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成渊看见自家老哥就头痛。

  “我哪有胡闹?”成况不满地瞪他一眼。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位护理人员,“谁是叶永棋的家属“我是。”叶素棋马上站起来,紧张地走过去,至于成渊和他哥哥,她现在没有心情去关心。

  护理师是来传达主刀医生的讯息,他们表示叶永棋伤得太重,有感染可能,现在必须削除他的鼻子,要得到家属的同意。

  叶素棋听见这消息,几乎就要昏厥过去。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他那么爱美,怎么能忍受自己失去鼻子……”想到前世哥哥绝望的样子,他打碎了家中所有的镜子,从此不再欢笑,叶素棋就觉得心好痛。

  “这就是你叫我来的原因?”成况指了指手术室,再看看自家老弟,然后咧开嘴笑道:“你要怎么报答我?”

  成渊挑眉,二话不说拿起手机就要拨号。

  “你干么?”成况狐疑的问。

  “你不做这手术,我找乐耀,他一定很乐意帮我这个忙。”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