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黄金宅男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自从哥哥跟小潼姊散发出Love Love的氛围后,他们时常出去吃浪漫晚餐,不过都会提前告知,不会让她做了一桌菜却没人吃,今天哥哥他们又去约会了,她想与其买晚餐回去孤孤单单配电视,不如约海棠姊出来。

  “约会吗?”想到可能被人截胡,邢子扬脸色一垮。

  “是跟像姊姊一样的朋友,不是约会。”

  如果是以前的她绝对会大翻白眼,狠狠的反问“关你什么事”,但这个人是她的上司,也是个好人,她并不想撕破脸。

  邢子扬松一口气,正想再接再厉,叶素棋却又补上一句,“邢经理,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谢谢你邀请我跟你去欧洲见世面,可我舍不得去一个见不到他的地方。”

  邢子扬带笑的表情僵了僵,却也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叹道:“你真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呢……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这是个好女孩,可惜了。

  她不畏惧自己的工作可能会因为拒绝他而受影响,也不会因为他是她的身分地位而动摇,要知道他邢子扬不只是万俟科技的人事经理,还是创立这间公司的七位股东之一,身价不凡。

  唉,那个能得到她青睐的家伙有够幸运的!

  “有机会,我还是想请你帮我的忙我是指公事。”

  “那有什么问题呢?”

  又聊了一会儿,两人互道再见,各自转身离去,很和平的解决了这件事情。

  晚上跟林海棠吃晚餐的时候,叶素棋主动提到了这件事。

  “万俟科技人事经理,叫什么来着?邢子扬。喔,他可是含着钴石汤匙出生的富二代,天云集团总裁是他爷爷,他也是邢总裁最宠爱的孙子。而且他虽然看起来轻浮,但他从来没有传过花边新闻,以富家子弟来说非常洁身自爱,还不透过家里的帮忙,自行创立万俟科技,是个不错的对象,拒绝这样的男生满可惜的。”

  听林海棠如此流利的说出邢子扬来历,叶素棋目瞪口呆。“海棠姊,你去调查他身家呀?”

  “你上次告诉我公司里有人追求你,我就去调查了,我当然要知道追我家素素的男人是什么来头,混到什么程度,有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林海棠理所当然地道。

  “那你调查过我哥没有?”叶素棋对邢子扬的来历不感兴趣,反而想到自家老哥,哥哥要追求小潼姊,海棠姊一定也做了调查吧?谁叫小潼姊跟海棠姊的感情就像姊妹一样。

  林海棠优雅地喝了一口浓郁的南瓜浓汤,然后微微笑道:“如果你哥有问题,你以为现在小潼会在哪里呀?”她怎么会可能会放心把好姊妹交给一个不知道根底的人呢?“好了,既然你对邢子扬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们来谈一谈吧——那天之后,成渊还有跟你联络吗?”

  林海棠见叶素棋对条件不错的追求者一点想法都没有,也就清楚了,这孩子的心思,现在是真的放在成渊身上了。

  “他有传Line问候我。”那天在森林度假村发生的事情,回到台北后,她一五一十的跟海棠姊说了,包括她早就喜欢上成渊的事,“成渊每天都会问我OK不OK,需不需要他帮忙。”

  “你不觉得可惜吗?”海棠听见成渊那个呆子居然只传line,简直要笑哭。

  “只是文字,而不是打电话给你、关心你,如果能听见声音、见到人,那就更好了。”

  听见海棠姊用优雅的像在做简报的声音、语调,说着戏弄挖苦的话,叶素棋不禁脸红,她的想法全被海棠姊说中了。

  成渊那个呆子,一点都不懂得打蛇随棍上,压根不是个会趁虚而入的男人,正派到令叶素棋哭笑不得。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不想给我压力,他很温柔。”

  “哇,已经开始帮他说好话了。”海棠啧啧称奇,“我记得你跟他分手,决定要跟尚堤在一起的时候,非常厌恶他的温吞和不善言词,一直在抱怨,好像他没有一项值得你留恋的优点,还说成渊死缠烂打令你厌烦……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呀。”

  “……姊姊,可以忘了我的不懂事吗?”叶素棋脸红,对自己的识人不清感到丢脸,她现在知道了,人真的不能做错事“你喔。”林海棠戳戳叶素棋的头,半是教训、半是鼓励地道:“看看你自己以前做了什么,再想想人家现在怎么对你,你也不要一直摆高姿态,成渊那个人你还不了解吗?他之前被你拒绝,到现在都不觉得你会喜欢他,而且他还是个不懂得暗示的男生,多少游戏里见面或没见过面的女孩黏着他,偏他只喜欢你一个——你若真的喜欢他,想要跟他在一起的话,那你就要主动一点。”

  叶素棋只能乖乖听训,一句话都不敢回,确实是她一次又一次拒绝成渊的告白,现在她喜欢上了,总不能再奢求成渊告白吧?人不能只占好处。

  “我努力。”叶素棋只能这样说了。

  至于要怎么努力、怎么个主动法,她真的为难了。

  吃完饭准备回家时,林海棠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喔对了,跟你说一声,你不用担心尚埕会再找你麻烦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他离开台北了,被爸妈带回老家,好像得罪了什么人、犯了事,他爸妈卖了房子帮他赔一大笔钱,听说人也变得有点神经质。”

  叶素棋惊讶极了,“海棠姊,该不会是我跟你说了尚堤对我做的事情,你就报复回去吧……”

  如果是别人,叶素棋可能会觉得对方的能力有限,但海棠姊却不同,她是外商公司主管,认识的人三教九流都有,她想要做的事情根本就没人能阻止她。

  林海棠微微一笑,“你说什么呢?我妹妹被烂男人欺负了,我当然要做点什么,不然这口气我怎么吞得下去?之前我确实找过尚埋麻烦,但很可惜,这次我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尚埕就出事了。好啦,你快回家吧,我还得回家准备晚上视讯会议的东西。”

  带着微妙的心情,叶素棋搭捷运回家,她一路上脑子不停的转着,想着成渊,还有海棠姊帮她出气一事。

  前一世,她跟尚埕交往期间,不止一次被尚埕家暴,但从来没有一个朋友会帮她出气。

  原来这就是有人当后盾、无条件支持的感觉,她不是一个人,而这种有人愿意为她付出的日子,是她用多少眼泪换来的呢?

  想到这里,叶素棋不禁感叹,幸好,她还有重来的机会。

  友情方面是如此,那么爱情呢?也能重来吗?

  现在想到成渊,她再也骗不了自己,她的胸口会发热,脸会发红,很想见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