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黄金宅男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见她不断挣扎哭泣,他当下几乎要失去理智,想杀了尚埕,可他压下了这股冲动,他认为,让一个人痛苦的方式不是让他死,而是让他活着却比死还要痛苦。

  他不会让尚埕好过,现在放了他只是暂时的,之后他会让那家伙得到应有的报应——但那是之后的事,现在的重点是叶素棋。

  她刚经历了不好的事,成渊不敢太靠近她,想安慰,却又因为不善言词而说不出什么好听话,好半晌才僵硬的说:“没事了,没有人能伤害你,这件事情不会有人知道,你不要怕。”我会保护你,这五个字他咽进了嘴里。

  他不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合不合宜,其实他不只是想说那句话,看她哭得那么难过,那么脆弱,全身都在发抖,他很想要抱抱她,那不停滴落的眼泪就像落在成渊心口的岩浆,烫得他心疼,情不自禁伸手想要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却又硬生生的在碰到她脸之前收回。

  不能否认,尚埕有句话说得很对,他们没有交往,他就连拥她入怀的资格都没有。

  “没事了,相信我,真的没事了。”

  最后,他只轻声说道。

  叶素棋抬头望着成渊,他的表情是温柔的,他没有怪她不求救,没有看轻她,反而温柔又笨拙的安慰……他没有怪她。

  理解到这一点,她扑进成渊怀里,双手用力环抱住他,把脸埋在他胸膛,放声哭泣,“成渊,我好怕……我好怕……我以为我完蛋了,以为不会有人来救我……还好你来了……还好有你……”

  靠着这个温暖的胸膛,叶素棋才真正有得救的感觉,但下一秒她就发现被她抱住的成渊身形一僵。

  叶素棋心一沉,以为他排斥她的主动,但马上就感觉到一双温热的大掌覆在她的头顶,低声安慰着,“我在,别怕,我都在。”

  听见这话,叶素棋哭得更惨烈,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她是真的真的喜欢上这个对其他人冰冷,但在她面前总是温柔笨拙的男人,想要在他充满安全感的怀抱里待上一辈子。

  叶素棋收紧双臂,任性又贪婪地汲取成渊的气息。

  ***

  十一月最后一个周四,感恩节过后,气温便开始下降,很快的在十二月中旬迎来了第一波峰面。

  一瞬间,气温从宜人的二十二度降到了十五度,人们纷纷换上冬装,好抵御这一波冷气团。

  入夜之后气温又降了两度,让加班到七点才踏出公司的叶素棋瑟缩了下,拉紧了自己身上的夹克,才继续往前走,准备搭车回家。

  “素棋,等一等!”

  听见同事喊住她,她停下脚步回头,“什么事?”

  “你忘了吗?邢经理还在等你回电呢,你帮他做的人事资料汇整,他说有问题要问你。”

  “哎呀,我都忙忘了,这就回电给他。”叶素棋跟项目小组讨论到刚才,她用脑过度,完全忘了要回电给人事经理的事情。

  她进了万俟后,稍微打听过人事经理邢子扬的事情,知道他去欧洲拓展业务,这才明白为什么之后他不再来餐厅,原来是出国去了。

  说来也巧,她进公司三个月不曾迟到早退,偏偏就在她请假去玩的那个周末,邢子扬回来了,听说他会短暂待在台北总公司两个月,年前会再飞回法国,继续未尽的专案。

  而等她回来后,邢子扬就时常请她帮忙,虽然企划部和人事部没有业务上的往来,可邢子扬是高层干部,向企划部借个人来为自己做点事情很正常也很合理。

  叶素棋回到公司,人还没踏进办公室,就看见还未下班的邢子扬站在企划部门口,笑看着她。

  “嘿,小妞,大忙人喔,忙到忘了回我电话就要下班,幸好你回来了,否则我真要去调你的人事资料,杀到你家找你了。来,给我解释一下这部分的表格你这么做的理由吧。”

  叶素棋看了一下邢子扬递来的纸张,那是她更动过的表格填写项目,她拿过纸张,用浅显易懂的方式说明。

  邢子扬听得频频点头,“这确实是个好方法,一目了然,我也懒得看那些无聊的自传。素素,你真是太聪明了,帮了我大忙,处理事情这么详细,真想把你带到法国当我的私人秘书。”他口吻轻松,但言词中流露出来的讯息半是追求半是试探。

  “秘书室比我优秀的前辈多的是,我只是有点小聪明。”叶素棋笑着否认了,也婉拒了邢子扬的邀请。

  叶素棋不是笨蛋,这个男人对她有好感,在追求她,她自然感觉得到,风趣、会哄人、会赞美女性,长相又漂亮干净的邢子扬,也的确是她会喜欢的类型,但那是以前,在她还没有体会到成渊的体贴温柔的时候。

  那一天,她主动抱了成渊,成渊很绅士,没有趁机吃她豆腐,当然也没有回抱她,只慷慨的提供胸膛任她哭泣宣泄,事后更为她保守秘密。至今,哥哥和小潼姊仍不知道在那三天两夜的度假中,她差一点就被尾随而来的尚埕侵犯。

  说到哥哥和小潼姊,在她和成渊有心替他们制造独处机会的情况下,两人越聊越投机,在旅彳了结束之如,哥哥拿到了小潼姊的联络方式,经过一个月的死缠烂打,他们终于正式交往。

  哥哥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下了班回家用过晚餐,便躲回房间,时常能看到他跟小潼姊热线,虽然没有一同打电动,但两人假日时会相约出游,培养感情。

  叶素棋看见哥哥脸上挂着前世不曾见过的傻笑,她想老天让她重活一次,就是希望她看见哥哥幸福的模样吧?

  “让你在业务范围外帮我工作,也没加你薪水,真是不好意思。这样吧,我请你吃晚餐,今天有空吗?”邢子扬是个圆滑的人,自然听得出叶素棋语调中的排拒,但他不死心。

  上回误以为叶素棋有男友,原本都要放弃了,但他无意间听见女同事的闲聊,发现她并没有男朋友,立刻重燃希望,他这次是前所有未有的认真,想好好跟叶素棋交往。

  叶素棋望着仍笑脸迎人,没有熄灭追求之意的邢子扬,有些哭笑不得。

  邢子扬是个喜欢逗女孩子的男人,常常不正经,同期有不少女同事被他逗得脸红心跳,但最近邢子扬收敛了,不再胡乱逗女孩,态度也变得认真起来,尤其是面对她的时候。

  连向来爱跟邢子扬斗嘴的前辈Lisa都看出邢子扬的认真,前天才严肃的跟她说邢子扬不正经的时候虽然讨厌,但其实他是个很不错的对象,对她又很真心,希望她能考虑一下。

  “我今天有约。”这是真的,她跟海棠姊约好了吃饭。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