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黄金宅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这是她第二次拒绝成渊,但她不会像当初那样说一堆伤人的话,不是因为还想要留着成渊当备胎,而是她不想要践踏一个人的真心,每个人的感情都应该被尊重,没有谁比较高贵。

  “喜欢,不一定要跟你在一起。”在她开口之前,成渊先说话了,“你不需要拒绝我的告白,我们还是好朋友,我只是想要让你明白我的心情。”

  闻言,叶素棋得死命咬住下唇,才能忍住快要流泄出来的哽咽。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好呢?他看似对什么都不在意,却发现了她的为难,不想让她再当坏人,才会抢先说她不需要响应他的告白这样的话来。

  如果当时她多一点耐性,不要那么公主病,只想听好听话,她是不是就会发现成渊的好?

  她轻声说道:“成渊,我不知道我有哪里值得你喜欢。我拒绝你的时候说了很多难听话,还马上投入别人的怀抱,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在说我的坏话,连我自己也不觉得我是个好女孩……”

  “我不在乎。”他打断她,不想听她说那些自怨自艾的话,“我只在乎你是否快乐。”

  你值得更好的女孩——这句话在叶素棋舌尖打转,可她说不出口,总觉得这样的话更伤人,另外……她也不愿意把他推给别的女孩。

  叶素棋为自己自私的想法感到心虚不已。

  沉默又在两人之间流转,成渊面对这样的氛围并不感到紧张,反而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叶素棋听见他的告白不是直接拒绝,而是沉默,这比跟他说他们之间绝对不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当要好的多,以前的叶素棋就是这么决绝的女孩。

  “感情不能勉强,你对我没有恋爱方面的想法,我明白。”成渊打破了沉默,低声说着体贴的话语,“我们是朋友,你有什么困难都能跟我说,能帮的我一定帮,你不需要有什么愧疚。”

  “怎么可能不愧疚?”叶素棋叹了一口气,觉得成渊真是个大笨蛋,“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你……”

  成渊不想让叶素棋有这样的感受,便想着要怎样才能让她不再那么愧疚——“如果真觉得对不起我,那就找上小潼和海棠,请我吃饭吧。”说完他就后悔了,天晓得他这辈子还没有让女孩子请吃饭过。

  这样的要求让叶素棋笑了,成渊真是个正人君子,不会提出让她为难的要求,就只是单纯的让她请顿饭,还不是两人独处,而是拉上小潼姊和海棠姊作陪。

  怎么这么呆呀,这样的男生真的追得到女孩子吗?一点都不会给自己制造机会但也因为这样,反而能显现出他的真心,叶素棋更愧疚了,若照以往的性格,面对这种拒绝也无用的追求者,她一定会离得远远的,但成渊嘛……她舍不得这么做。

  “好,请你吃饭,好朋友。”叶素棋调适好心情,让自己的态度大方一点,但也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得拿捏好之后跟成渊相处的距离,千万不要让成渊有会错意的可能,更不要让外人觉得她在利用成渊的感情,她会好好把握尺度。

  只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公会所有人应该都以为成渊要找她解七夕任务,她该怎么面对其它人好奇的询问呢?

  生气怒骂肯定是不行的,她得冷静成熟的处理这个问题,就像成渊曾经跟她说过的,没有人应该要承担谁的负面情绪。

  深吸口气,叶素棋决定好好面对,也算是给自己的课题!

  ***

  叶素棋本以为七夕任务这件事会引起很大的风波,毕竟成渊可不是没没无闻的玩家,可事实上,并没有被太多人当面询问她跟成渊的关系,因为成渊早就帮她挡下了。

  “我以为成渊是个做事不会思考的人,结果……我真是看错他了啊。”

  夏天一下子就结束了,经过了秋天,如今已是湿冷的冬天。

  放寒假之前,叶素棋抽了个空档,跟温欣潼和林海棠见面,三人一起去吃叶素棋期待已久的麻辣锅。

  红油翻腾,香辣麻烫的红汤中,牛肚、牛筋翻滚着,涮着新鲜的黄牛肉片,配上香辣的麻辣汤汁,三个嗜辣的女人大快朵颐。

  温欣潼吃得涕泪横流也停不了筷子,她舔了舔吃过辣之后更红润的嘴唇,摇头叹道:“这家伙其实很会挖抗给人跳呢!连我都以为他叫素素下跳小房间是要去商量七夕任务,结果他居然说,他只是响应小草那句‘今天去解’,他‘今天’约了人谈事情,是我们误会了他的话,啧,这家伙。”

  “只有笨蛋才会相信成渊那家没城府。”林海棠优雅的举起筷子,夹起切得薄薄的牛肉,在锅里涮了两下,“你没跟他插旗切磋过吗?精密的连续放招、善用地形、对职业性质的了解,哪次跟他PK有讨到便宜?再说了,明明是个阿宅,偏偏对很多大公司的财务状况、未来前景了如指掌,问他什么都能得到解答,这是平常人吗?”

  她优雅的将涮过的肉片吃下,才继续开口,“那么多人眼红他,拿他不工作成天挂在游戏上攻击他,成渊虽然什么都不解释,但我早就在怀疑了,这人一定大有来头。”

  听起来像是很厉害的人,跟她所知道的成渊差满多的……叶素棋默默进攻她最爱的金针菇和饺料,完全不说话。

  因为依照她的经验,这时候说话肯定会有麻烦。

  “对啊,他是做什么的?”温欣潼后知后觉的想起她没有问过这个小伙伴的工作,“他才二十五、六岁吧?有没有当过兵或是念研究所啊?同公会都两年了,他的事我还是不太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上班?

  “只听成渊说过在家写程序,不用上班,可依照现在的景气,在家写程序能有多少收入?接案的工程师多是被压榨罢了。而且我现在才想起来,我们都没有他的联络方式,每次一大群人约出来吃饭聚会,都是在游戏或RC里面,大家讲好了时间地点,成渊才自行赴约的,他连LINE都不给人。”林海棠越想越觉得怪异,不由得皱眉沉吟。

  “素素,你跟成渊那么好,听他说过什么没有?你们之前交往过,应该有他的联络方式吧?”温欣潼转向叶素棋,满心期待着能知道更多有关成渊的秘密。

  叶素棋心虚地说:“我删掉了……”

  她是有成渊的联络方式,但在跟成渊提出分手后,她就亳不留恋地删掉了成渊的电话。

  而拜科技所赐,叶素棋对对记电话非常不擅长,如果跟成渊还有交往下去的话,久而久之也许会记起来,偏偏两人只交往过短短的两周,叶素棋对此根本就不上心。

  越想就越觉得自己以前根本渣女来着!她满心愧疚。

  “难道除了我,没有人有他的联络方式?这么神秘。”叶素棋想起前世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突然消失也没有人联系得到他,“我得跟他要一次电话才行。”如果是她开口,成渊应该不会拒绝吧?

  “真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

  “真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

  林海棠深吸一口气,看着叶素棋长长一叹。

  叶素棋不敢迎上海棠姊的目光,从以前开始,海棠姊就是能洞悉一切的人,她怕流露出什么被海棠姊发现。像前世就是海棠姊发现她偷偷跟尚埕复合,她现在也怕被海棠姊看出自己有事情瞒着她们。

  成渊又对她告白这件事情,她只想自己一个人藏在心底,当成秘密。

  “素素,你今年就毕业了吧?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才大二呢。”温欣潼并没有察觉异状,起了别的话题,想到叶素棋就要毕业,感叹了一下时光飞逝。

  “专题做得如何?你最近很少上线,都说是在忙专题,都。K吧?”她关心地问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