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黄金宅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没关系,我想等渊哥。”含羞草语气讪讪的。

  “什么任务一定要成渊啊?你又还没满级,应该不会遇到很难的任务或副本需要成渊帮你吧。”温欣潼皱眉。成渊是公会中的军师,困难的副本都是找他当团长带团。

  “我、我、我”含羞草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说为什么要找成渊,只是坚持她的问题只有成渊能回答,然后继续她的“渊哥”攻势,搞得温欣潼火气都上来了。

  听见这番对话,邢子扬忍不住笑出来,想着他这哥儿们宅归宅,但女人缘可不差,看看,连高中生都挡不住他的魅力,邢子扬觉得自己不用担心死党的感情生活了,早晚会有春天来临的。

  “今天开会你走太早,我本想找你一起吃个饭,也让你看个人,我觉得那个女孩子不错,虽然还没毕业,但很适当我们公司的公关,我正在培养中——”

  “你又把你想要追求的女孩子放到公司里。”成渊打断邢子扬的话,用着责备的语调道:“假公济私。”

  “这样也被你发现?那个女孩是不错呀,长得漂亮,能力也很好,我观察她很久了,觉得先带到身边是个不错的主意。

  等她工作三年,也差不多可以准备结婚了……”邢子扬打得一手好算盘。

  成渊把视线从手中的数据移开,瞪向邢子扬那张沾沾自喜的脸,说真的,这已经不是邢子扬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这家伙从高中起就老是在说要跟谁谁谁结婚,但到了后来都证明他只是说说,从来没有一个跟他交往的女孩能陪着他一起走到最后。

  “可惜你没机会了。”成渊淡淡的陈述道。

  “就是啊。”邢子扬叹了好大一口气,“都是你这个不出门的宅宅,说什么都不愿意去跟法国人谈技术性的事,偏偏这又是很重要的案子,只好我出马——你明明知道我毕业前决定不再写程序,只想好好做人资!而且这一去起码要一年,一年会发生很多事,说不定我看中的女大生就被人追走了!”

  他这个死党才华洋溢,堪称天才,但很讨厌跟人接触,因此明明身为首席工程师,却总是在家中工作。

  “那就是你们没缘分。”成渊一点也不同情邢子扬,凉凉地道。

  邢子扬被这句话刺伤了,这死党真是在家里工作太久了,久到都没有人情味,当他正想要好好对成渊说明一下朋友之间的义气时,喇叭里传来了另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哇,大家都在呀!”

  那是个悦耳的女声,而且很明显的,那女孩一出声,成渊拿着资料的手就一紧,左手食指和拇指不住的摩擦着,那是他焦虑时会有的举动。

  成渊的反常没有逃过邢子扬的利眼,他顿时眼睛一亮,抓到了!

  “这个才是你要追却没有追到的!”

  邢子扬音调兴奋地提高八度,“嗯,声音听起来很好听,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嗯?奇怪,我怎么觉得这声音在哪听过,好耳熟呀……”

  “只要是女的,你都嘛很耳熟。”成渊狠瞪他一眼,下了逐客令,“滚。”

  “欸!还要我别假公济私,你这不是见色忘友嘛!”邢子扬哇哇乱叫,但还是听话的准备离开成渊的住处,要知道这人平时不开口则已,但他开了口,就最好要听他的,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成渊这么宝贝那个女孩子,他想着成渊这家伙真的跟他不一样,是个长情又专情的男人呢!想到这,邢子扬不禁失笑“对了,老宋说,自从那个女孩子甩了你之后,你的进度就慢了。阿渊,我后天就要出差了,不能再像上次那样陪着你,我说真的,若追不到就放弃,天下何止她一个女人,公司现在是最重要的时候,你应该把重心放在工作上,等你功成名就,要怎样的女孩没有?”说完,也不管成渊的表情有多可怕,邢子扬便飞速离开了。

  邢子扬走了,留下烦躁的成渊,他平复自己的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不想让邢子扬那家伙扰乱他的心情,进而影响到他跟叶素棋交流。

  “素素,你今天比较晚下班喔。”温欣潼原本因为含羞草的做作在计算机前大翻白眼,可一听见叶素棋的声音,马上就把含羞草的事抛到一边。

  “我哥今天来看我,下班后跟他一起吃个饭才回来,你们在聊什么呀?”怎么有点火药味呢?叶素棋在心中默默补上了一句。

  虽然小潼姊的语调跟平时没有两样,但她很了解小潼姊,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惹得她不耐烦,她可是听出了小潼姊语调中隐藏的讥谓。

  “原来是这样呀。”温欣潼点点头,“对了,素素,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整个暑假都没有看到你,找个你有空的时间,我跟海棠去找你,看看你这个光顾念书和打工的认真小孩是不是痩成皮包骨了。

  “哪有那么夸张,我吃很多的,不过我也想你们了,我明天看能不能调班,找个假日跟姊姊们一起吃饭。”叶素棋听见姊姊们要约她见面,也很期待。

  “吃饭,约!”原本沉寂的RC在女孩子们聊起吃饭聚会的话题后,顿时热闹了起来。

  “男生都给我滚!”叶素棋故做凶恶地吼那些吵着要跟的男孩子们,惹得众男哇哇叫,说偏心、歧视,还有人说他可以夹起来等等……

  “你到家了。”成渊状似不经意地开了口。

  “嗯,对啊,我到家了。”叶素棋听见成渊的声音,立刻道谢,“数据我都看了,谢谢你,那些都是很有用的资料,有些职缺我很有兴趣,我的履历会朝那几个重要的点准备。”

  “嗯,有需要帮忙再跟我说。”

  “好。”

  “渊哥,你对素素姊怎么那么好?”

  含羞草声音仍是柔柔的,但谁都听得出来她语气中的酸味,“好到我要吃醋了啦!”

  本来没有什么的对话,但叶素棋想到今天在店里发生的事,成渊以为她被客人骚扰时挺身而出,还有哥哥稍早前说的话,她就很不自在,连打哈哈都不会了,RC瞬间一片安静。

  “渊哥,我等你好久喔!你回来都不说一声,我一直叫你都没有听见吗?”含羞草并没有发现RC异样的安静,径自对成渊说道。

  跟她的兴奋不同,成渊反应冷冷的,“有事?”

  “有哇有哇,七夕任务今天开始了,我想找你一起解。”含羞草完全没有被冻伤,声音透露着撒娇,明显的让在场人想听不清楚都不行,“如果渊哥今天没空,我们可以约个你有空的时间。”根本不给人拒绝的机会。

  “喔——原来如此,难怪一定要等成渊,这的确是我无法帮到忙的任务,唉,小草你早说嘛,害我说了半天,口都渴了。”温欣潼语调意味深长,带着点挖苦,这要跟她相处久的人才能听得明白。

  “我想第一个跟渊哥说嘛。”可惜含羞草不懂温欣潼的言下之意,有点害羞的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