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斗气钱嫂 > 上一页    下一页


  裴允厚见他没有反对,劈哩啪啦地就开始介绍起了女主角。

  “对方是我老婆的大学学姐,姓钱,跟你一样都是从事节目制作。放心,我看过照片,是漂亮的。重点是,这位钱小姐做人非常NICE,不只工作能力好,还很会照顾人,心肠更是好得没话说,我老婆非常崇拜她这位学姐,老早就想要把她介绍给你了。”

  姓钱,也是从事节目制作……

  这两个线索让韩颐邦脑海中本能跳出一个人,一个和他超级不对盘的人--

  钱可艾。

  不,千万别是她!否则他宁可去死。

  “我看择期不如撞日,一会大家见个面、交换联络方式,不要觉得有压力,就当作是交交朋友,拓展人脉。”

  韩颐邦还来不及说什么,裴允厚的手机响了。

  “是我老婆。”他走到一边接起电话,“喂,老婆,我跟阿邦在这外面靠近花园这边的长廊……你学姐到了?好,我们在这里等你们。”挂了电话,“我老婆带着钱小姐过来了,放心,我不会害你的,对方真的是不个不错的女孩子,保证是贤良淑德、温柔婉约。”

  他才不管对方是不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他现在只祈祷待会来的人,千万不要是钱可艾!

  脚步声由远而近,韩颐邦循声别过头。

  穿着礼服的新娘挽着一个女人,两人亲昵地说笑而来,尽管外头的灯光不甚明亮,远远的,他还是清楚的看见了那头宛若海草般的蓬松长发,心里忍不住发出一记想死的哀嚎。

  “咦,韩颐邦,你怎么在这里?”钱可艾诧异的望着他。

  相较于她的惊诧,韩颐邦显得镇定许多,轻轻挑眉,“我身旁这位是新郎,你身旁那位是新娘,你说,我来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参加婚礼啊,笨蛋!这世界的聪明女人怎么会这么缺货?难怪他会单身了。

  “学姐,你跟韩先生认识?”

  “阿邦,你认识钱小姐?”

  认识,当然认识,化成灰都认得出来。两人目光交缠,无声的迸射出锐气。

  “我们是同事。”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韩颐邦没好气的瞅了好友一眼。

  贤良淑德?

  温柔婉约?

  裴允厚这家伙是白痴还是智障,居然会用这么荒谬的字眼来形容钱可艾,简直笑掉人家大牙。

  新郎还不住的朝他比赞,看得他直想拿刀剁掉那根碍眼的大拇指。

  “呵呵,怎么会这么巧!看来,你们是真的有缘。”温柔可人的新娘一脸笑眯眯的说。

  “对呀,真的很有缘。既然是同事,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你们自己多聊聊。阿邦,加油喔!”对他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后,裴允厚挽着娇妻,非常识相的退场。

  气氛有一瞬间的尴尬。

  “呃,这该不是传说中的相亲吧?”钱可艾自我解嘲的说。

  要命的是,男主角怎么会是韩颐邦?

  如果相亲也是有“扣答”的,她岂不白白浪费一次机会了,真扼腕。

  “你说呢?”

  “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宛玉拉我来这里的用意,我也不知道你会在这里。”

  她以为只是来跟新郎官打声招呼,哪里晓得韩颐邦居然是新郎的朋友,真是冤家路窄。

  不都说物以类聚吗?宛玉的老公明明就是个正直体贴的好男人,怎么会跟韩颐邦这种眼睛长在头顶上,傲慢又难搞的人当朋友?

  看来,凡事总有例外。

  不过,韩颐邦这家伙穿起西装、打起领带还真是人模人样,丰采几乎要盖过新郎了。

  钱可艾趁着他不注意偷偷瞄了一眼,并在心里做出结论。

  然而就在这同时,韩颐邦也瞟了她一眼。

  她依然是一头宛若海草般的蓬松长发,一件色彩鲜艳的卡通T恤,一条刷得发白、万年不坏的牛仔裤,一只斜背的LESPORTSACE花色尼龙包。

  令人欣慰的是,至少她今天还记得在荒谬的卡通T恤外罩上一件休闲款的白色西装外套,借以遮掩她的幼稚,并且换掉脚下不正式的运动鞋。

  可惜,就整体而言,仍旧是糟透了!

  “你的衣橱里不会无聊到只有T恤跟牛仔裤一种组合搭配吧?”他冷嘲。

  “衣橱又不是儿童乐园,是要多姿多彩。”韩颐邦这只公孔雀的衣橱应该快吐了吧?她想。

  “你难道没有一点身为女人的自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