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斗气钱嫂 > 上一页    下一页


  至于钱嫂这种耸到爆的称呼,他是不屑喊之。

  会突然这样喊她,肯定有玄机。

  “什么事?”

  韩颐邦将她更往里拉了几步,低头凑在她耳边压低嗓音说:“‘假日疯神榜’这个节目要停了。”

  说话的当下,热气吹拂在钱可艾的耳上,像情人间的絮语暧昧得让她有些闪神,不过,很快的,她便恢复如常,冷静问:“是真的?”

  “真的。”一副童叟无欺的慎重口吻。

  睨向他,“所以呢?”

  “所以,只要你把林于函的通告让给我,这一次周六黄金时段,我自动退出不跟你抢。”

  钱可艾的眼睛缓缓瞪大,瞠至极限。

  说不心动是骗人的,她老早就想挑战周六综艺节目的超级战场了!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韩颐邦这个小气鬼为了抢林于函的通告,居然连周六晚间八点的超级时段都愿意让给她。

  事情有没有这么好呀!

  “确实很吸引人。”

  “不是很吸引人,是非常吸引人,你想想,只要打赢这个时段的收视大战,日后你钱可艾绝对可以在电视圈叱咤风云,你想横着走,没人敢叫你直着走,我就是个例子。”他怂恿着。

  切,这个韩颐邦当她是螃蟹不成,还横着走咧。

  “你真的愿意帮我敲小天王的通告,还愿意把时段让给我?”钱可艾难掩期待的问。

  “当然,我韩颐邦说到做到。”他只差没跪下来对天发誓了。“如何?”

  俏皮的眯起一只眼,“小邦邦,你很急哎?”

  废话,后天“假日疯神榜”就要录影了,早一天敲定林于函的节目,他也好着手其他细节安排。

  抹唇浅笑,韩颐邦故作从容的回答:“我急也没有用,决定权在你。”

  吸烟室里,钱可艾踅来又踅去,慎重得像在思考关于地球磁场未来的存亡,直到吊足了韩颐邦的胃口,她才转身面对他说:“我决定了。”

  “是什么?”一抹激动闪过眸底。

  钱可艾冲着他,仰起自己的小脸,接着挤出欠揍的笑容,“我不要。林于函的通告,我、死、都、不、让。”

  错愕,“为什么?”

  “因为我高兴。”

  她继续气死人不偿命的刺激某人,“其实我这个人啊,心愿很小的,抢不到黄金时段没关系,请不到小天王来节目做菜也没关系,我只要想到大名鼎鼎的韩颐邦请不到的特别来宾,居然被我请到了,就忍不住佩服自己,我想,未来我就算不能横着走,也能很有风了。”

  话落,没多看那张扭曲的俊脸一眼,她雀跃的走人,留下一脸铁青的韩颐邦兀自气得快吐血。

  周五晚上七点,新店山区的私人别墅里,一场热闹而盛大的婚礼派对正如火如荼的举行。

  吊挂在客厅上方的那盏华丽的水晶灯,将整个空间映照得明亮而绚丽,宛若白宫。

  身为新郎裴允厚的至交好友,韩颐邦特地排开工作与应酬,拨空出席喜宴。

  他并未携伴参加,而是独自赴宴。

  也许对很多来说,一个人出席喜宴是悲情的,尤其看着新人俪影双双甜蜜恩爱,无疑更显自己孤身的寂寞。

  但韩颐邦并不这么认为,一个人就一个人,单身无罪,毕竟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一个能跟他匹配的聪明女人,难度太高,他早做好准备。

  再说,这些年身边的好友们陆陆续续找到自己的人生伴侣,携手步入婚姻,他单刀赴会的婚礼,还少吗?

  婚礼派对采取自助式,韩颐邦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避开那些频频对他送来的秋波,拎着一杯香槟独自走到厅外的长廊,静静欣赏眼前的夜景,将厅里的嘻笑热闹远远的甩在脑后。

  他知道,在那些女人的眼中,他是迷人可口的,只可惜她们一点也勾不起他的食欲。

  “阿邦。”

  转过身去,就看见好友裴允厚,他忍不住调侃,“你这个新郎官不是应该留在厅客任由大家摆布,提供欢乐吗?怎么现在就溜出来了?”

  他不敢恭维的摇摇头,“这都要怪你们这些搞节目的人,老是在节目上教大家整人。”

  韩颐邦笑笑不回应,算是默认了。

  整人节目向来有一定的收视率,因为大家都喜欢看到别人被恶整后的窘样,完全应验了人性本恶这句话。

  “阿邦,说真的,我们这一群死党,现在就只剩下你还孤家寡人了,什么时候追追进度?”

  斜睨着好友,“裴允厚,连你这资历未满一年的已婚人士也想来对我逼婚?”

  “我哪敢,只是有个不错的女人,想介绍给你认识。”直接说明来意。

  韩颐邦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