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斗气钱嫂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她受伤了,眉角有伤口,手臂也包着纱布,眼睛四周都肿了。

  “医生,她怎么样?伤势要不要紧?”

  “你男朋友?”医生问着钱可艾。

  “嗯。”

  医生掀唇一笑,“放心,没什么大碍,伤口都已经缝合,不过得暂时留在这里观察六个小时,等排除脑震荡的疑惑后,就可以回去休养了。算很幸运,没有伤到眼睛,不过因为受到撞击,待会我会要护士拿冰袋给你替她冰敷,好让她消肿,记得避开缝合的地方。交给你了。”

  等不及医生离开,韩颐邦劈头就说:“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

  “嘘,颐邦,你大声了,冷静点。”钱可艾小声的提醒他。

  对,要冷静、要冷静。深呼吸,直到真正放松……

  他弯着身,凝望着推床上的她,手紧紧的握住她的,“还痛不痛?”

  “一点点……”才怪,其实好痛,刚撞到时,她疼得都快骂脏话了,可她不想他提心。“你别紧张啦,我没事了,真的。”她摸摸他的脸,“你看你,脸色都发青了……”

  “你才知道你把我吓得有多惨!”

  “怕我死翘翘?”

  “闭嘴,不要乱说话!你不会的,也不可以,你明明知道我不能没有你。要是你就这样丢下我,我下半辈子怎么办?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你最好给我记清楚,我不能没有你,知道吗?”他凶狠狠的警告。

  明明像个凶神恶煞说着霸道的话,听起来却是这么想。

  “我也是,不能没有你。”

  韩颐邦低下头,轻轻的吻了她的唇,“乖乖躺着,我去向护士拿冰袋。”

  “嗯。”

  秦泽芬目睹这一幕,心中五味杂陈。

  曾经有段真挚的感情出现在她的世界,她却没有好好把握,如今,这段感情已经不属于她了。

  “秦泽芬啊秦泽芬,你当初怎么会那么笨?”

  那场车祸,让他们的恋情正式公开,也几乎跌破大家眼镜,都好些天了,大家仍不敢置信那两个不对盘的家伙居然看对眼了。

  不过,大家还是给予最热烈的祝福,毕竟邦哥和钱嫂这个结合,实在太妙了!

  这天,又跟女友的助理狭路相逢,韩颐邦想起了一件困惑他多年的事,不向当事人问个清楚,只怕他心里会很不舒服。

  事不宜迟,他上前挡在她面前。

  “邦哥?”章晓莉不解的看着他。

  “晓莉,有件事我想问你。”

  “什么事?”

  钱嫂出车祸,邦哥第一时间赶到,当大家浩浩荡荡的抵达医院,她看见邦哥正在帮钱嫂冰敷,那温柔的模样,总算稍稍扭正了邦哥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是以,她决定暂时取消对他的白眼惩罚,也愿意给他问问题。

  “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

  “没、没有啊。”

  “要不然你之前为什么每看到我一次,就瞪我一眼?”

  “那是、那是……”章晓莉左右张望一下,见四下无人,便豁出去的说:“那是因为你很可恶,居然把钱嫂骂哭了,我想挺钱嫂。”

  “我骂哭她?”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不记得了?韩颐邦绞尽脑汁的想。

  “对,你骂哭她了,我亲眼看到她眼眶红红的,在擦眼泪。”章晓莉指控。

  “什么时候?在哪里?”他拧眉问。

  “‘综艺八开打’刚开播,你们好像为了收视率的事在休息室起了争执,刚好周哥要找钱嫂,我去喊她,就看见钱嫂在哭。”

  韩颐邦努力的回想。

  是,上班前,他们确实为了收视率的事吵嘴了,可在休息室,他们明明吻得激情而欢愉,小艾怎么会哭?

  “所以你就为了这件事,每看我一次就一眼?”

  “当然,钱嫂人那么好,邦哥怎么可以欺负她呢?你很坏,但我不怕你的恶势力,我要挺我家老大。”章晓莉非常认真的申明立场。

  这个紧张大师还真是死忠啊。韩颐邦莞尔想。问题是,他根本没骂人!真的是冤枉啊,大人。

  “晓莉,你好像误会什么了,事实上,那天我不是被骂哭的,只是……太感动了。”意外听到两人对话的钱可艾,忍不住跳出来澄清。

  “太好了,当事人出来证明我的清白了。”

  “感动?”章晓莉一脸莫名,“为什么要感动?”被骂还要感动喔?

  “因为有人跟我说,在他心里,我是最棒的呀!”

  章晓莉看看上司,又看看韩颐邦。不会是邦哥说的吧?天啊,怎么可能,这两个人的对话怎么可能出现这种甜蜜指数破表的字眼?

  “他没有骂我,真的。”钱可艾再三保证。

  “所以,可以申请撤销白眼处罚了吗?”韩颐邦跟着调侃。

  所以……是她弄错了?哎哟,好糗喔,亏她还以为自己很正义,结果……章晓莉面上一窘,咚咚咚的跑掉了。

  “啊啊啊,晓莉,你还没说要不要撤销我的白眼惩处。”韩颐邦叫唤。

  “别闹她了啦,她已经觉得自己很糗了。”

  “差点被你害惨了,幸好你自己跳出来澄清,不然哪天我走在路上被盖布袋都找不到仇人。”

  “哈哈哈,就说你人缘太差。”她吐槽他。

  “对,我人缘差,这位好人缘的钱可艾小姐,刚刚你的房东太太打电话给你,说下个月房租要涨两千块,啧啧啧,我看你人缘也不怎么样嘛。”

  “啥,涨两千?”钱可艾的表情像是被捅了一刀。

  “反正你都那么久没回去住了,我看你还是包袱款款,直接搬到我那里住吧,我不收房租,只收夜渡资。”他暧昧的眨眨眼。

  “韩颐邦,你这个大色狼?”

  “啊,是我在陪睡。”

  “闭嘴。”

  “钱可艾,你是不打算对我负责吗?”

  “闭嘴啦。”

  “要是弄出人命了怎么办?”

  “韩颐邦,我叫你闭嘴——”

  一个转身,他捧住她的脸,直接狠狠的吻上她。

  学着点,这,才是让他闭嘴的唯一方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