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斗气钱嫂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那为什么是你在写大字报?我以为这是张以人该负责的。”

  “以人重感冒发烧,身体虚弱得不得了,我看他状况真的不好,就想说帮他分担一点,大家分工合作,事情很快就可以完成了。”

  这个笨蛋!

  都当制作人了,怎么会连颗烂草莓混水摸鱼的小把戏都看不出来?韩颐邦简直气结。

  “钱可艾,你真是个烂好人,无可救药的烂好人——”

  “别又说我是烂好人,朋友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忙!”她不忘宣扬理念。

  “问题是,有些人根本不值得帮!”韩颐邦走了过来,抓起一旁的家用电话,拨了一组号码后按下扩音。

  电话一接通,喧闹的音乐就像是新年的爆竹,整个爆开来,接着,就听到电话那端的人很努力的在动感不歇的音乐声中扯着嗓门大声问:“喂,哪位?喂喂喂,哪位啊,怎么不说话?”

  钱可艾惊讶不已。是张以人,她认出他的声音了。

  韩颐邦狠狠的挂掉电话,转身给了一抹“你看吧”的眼神。

  她不解,“可是下班前,他明明就……”

  “你以为我每次为什么老盯他大字报的事?心情不好找他麻烦?我韩颐邦有这么吃饱没事干吗?”他暴怒。

  “……”自知理亏,钱可艾没敢吭声。

  “你的热心可不可以省点用。”韩颐邦忍不住说。

  老是这样急着奉献自己,结果呢,她这个制作人在这里苦哈哈的趴在地上写大字报,然后那个小喽啰跑去夜店狂欢,哪个制作人像她当得这么卑微的?

  “知道了啦,以后不会再帮他写大字报了。”

  以为只是这样吗?眼尖的韩颐邦又发现桌子底下藏着一个东西,没好气的问:“这又是什么?”

  “明天要用的道具。”

  “很好,你连道具组的工作都揽回来了。”

  他狠狠翻了一个大白眼,想要杀人,却又不知道该杀谁。杀她?他怀疑自己下得了手,可不杀她,他又得气得半死。

  “你眼睛还真犀利,都藏在桌子底下了还被你看见。”她吐着舌头。

  “钱可艾——”现在是讨论他眼睛犀不犀利的时候吗?要讨论,也是讨论她的脑袋到底有没有在运作!

  “你别抓狂啦,我保证,阿得他绝对没有偷懒,我说要帮他时他死都不让我帮,这还是我强抢的。”

  阿得他没话说,那家伙是真的有在做事,可,她这个制作人可不可以有点制作人的样子,到处去揽工作,她以为自己很行吗?是无敌铁金刚?

  瞄了墙上的时钟一眼,已经十一点多了,等这些东西弄完不搞到凌晨才怪。

  “我看你真不该干制作人,你应该转行搞营建,去跟人家抢工程。”嘲讽的同时,韩颐邦坐了下来,没好气的拿出那包道具半成品,“怎么弄?”

  “你要帮我喔?”

  冷冷扫去一眼,“不然呢?”

  “呵,你也很热心啊!”

  他狠狠的瞪住她,“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

  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忙到三更半夜,明天再给他精神不济开车去上班。

  再说,右手残废的人能写大字报吗?也只能做这个了。

  不过,可别以为他也是个烂好人,他不是钱可艾。

  “把这个贴到字卡上,要浮贴。这样主持人才好撕。”

  “嗯。”

  就这样,深夜十一点多的客厅里,韩颐邦用着不熟练的左手帮忙做道具,钱可艾这个揽工大户则是趴在地板上努力写着大字报。

  那头蓬松长发被她束成马尾,身上的T恤是从外出服退下来成为家居服的,洗得领口都变形了,下身是宽松的高腰运动裤,露出两只白净净的脚丫。

  明明是在熬夜加班,可也不知道在快乐什么,啦啦啦的哼着不知名的歌曲,听得韩颐邦是好气又好笑。

  制作人?分明是两个小杂工。

  一个问题冒了出来。

  “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拿回来的?我怎么没看到?”韩颐邦问。

  他不解,他们今天明明是一起进门的,不可能她拎回么多东西,而他一样都没发现,他又不是瞎子。

  捂着嘴窃笑几声,她难掩得意的说:“趁着你洗澡的时候下楼去拿上来的。”

  哼,聪明,真聪明!他都忘了这家伙古灵精怪,想这些有的没的最厉害。

  “啊,差点忘了!”钱可艾丢下手中的笔,转身在袋了了里翻找,接着拎着一大包的暖暖包。“当当——”还不忘自做音效。

  “干么?”

  “厚,医生的叮咛你忘得很干净嘛,不是要你有空就热敷吗?自己说,你有吗?”这回换她很有气势的睨他了。

  有啊,刚开始确实敷过那么一、二次,不过,实在太麻烦了,每次热敷,得注意混充,还要控制时间,不只热毛巾得换好几次,人也得走来走去的,这阵子一忙,也就忘了。

  “那你买暖暖包干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