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斗气钱嫂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谁?”他不假思索的脱口问。

  钱可艾古怪的瞟了他一眼,“心悦和小曼,你应该不认识吧?”

  她有好多不同团体的朋友,大家偶尔交流,或多或少会知道对方,不过,韩颐邦这只孤鹰才不跟他们来那套。

  名字听起来是女孩子,他松了口气。

  可下一秒,他又在心里咒骂自己,就算是男人又怎样,钱可艾又不是他的谁?

  完了完了,他再不扯开距离,会死翘翘的。

  “韩颐邦,你还好吧?”

  “没事。”

  “那我出去了。”

  “嗯。”钱可艾走后,他狠狠捶了自己的脑袋好几下,这才意兴澜珊的下床梳洗。

  来到餐桌,抓起桌上的烧饼夹蛋,大口的吃着。

  虽然冷了,烧饼夹蛋的滋味还是好香……

  目光冷不防瞥到钱可艾留给他的便利贴,才稍稍兴奋了下。可看清内容后只觉啼笑皆非——

  烧饼夹蛋二十五元,豆浆十五元,一共四十元。

  “钱可艾,你还真是钱可爱!”起身走向玄关那个平常用来旋转钥匙、铜板的陶盘上,拿了四十块钱回来,压在便条纸上。

  等吃过早餐,他便进了暗房。让他付出惨痛代价的笔架山之旅,照片还没洗出来,不如就趁领到弄一弄,整理整理吧!

  蓦然想起一件事——

  刚刚都忘了问她什么时候回来了……

  该死,他怎么好像已经开始想她了!

  韩颐邦,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不要再鬼迷心窍了。

  他在心里对自己狂吼。

  第七章

  “钱嫂,上礼拜‘料理大车拼’的那个中法混血厨师好帅哦,给我他的电话,拜托。”向来对帅哥毫无招架之力的张心悦,单刀直入的想运用特权。

  “不行,人家有未婚妻了。”断然拒绝。

  “啊……为什么?老天爷对我太不公平了,每次我喜欢的人不是Gay,就是身边有人。”她挺胸顿足。

  “习惯就好。”钱可艾噙着浅笑拍拍好友的肩膀聊表安慰。

  “怎么可能习惯?我从高中毕业那天起,就不停的幻想着当新娘,结果,当初说死不结婚的现在却要结婚了——”目光化作利刃,躲向赶百年婚潮的林立曼。

  “我又中枪啦?我都已经保持安静了。”待嫁新娘很无辜。

  “小曼,婚礼准备得怎么样?”钱可艾问。

  “累死我了……早知道比上班还累,我就不结了。”

  杏眼圆瞪,“林立曼,你太机车了,在我这个结婚遥遥无期的可怜人面前,居然说筹备婚礼很累,还矫情的说不结了,实在太过分!”张心悦抗议。

  “瞧你气的,我还不是孤家寡人一个。”钱可艾揶揄道。

  “孤家寡人?不知道谁跑去住在韩颐邦家哦?”

  发薪日打电话给可艾,本想买点东西去她家大吃大喝的,谁知,这家伙借住到韩颐邦家,所以说,真正孤家寡人的是她张心悦。

  “你住在韩颐邦家?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都不知道。”林立曼瞪大眼睛。

  “因为韩颐邦上山拍照时受了伤,成了半残人士,刚好他们两个又要合作新节目,然后钱嫂住的地方房东想要重新粉刷,所以她就去韩颐邦家借住。”张心悦把好友对她说过的话复述一遍。

  钱可艾没多想,大口大口的吃着自己最爱、最消暑的小玉西瓜,由张同学代为发言。

  忽地,脑中闪过一件事,等她想要阻止对方说时,已经来不及了。

  果不其然,一道狐疑的目光朝她扫了过来。

  “钱可艾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年年初,你房东才刚刚整理过房子,墙壁粉刷那段期间,你可是住在我家。”林立曼好心的提醒。

  糗,穿帮了!

  钱可艾嘴角抽搐,心虚的不敢多看对方一眼。

  一旁张心悦惊觉上当——

  “厚,好你个钱可艾,居然唬我!”不满的斜睨她,“我就觉得奇怪,家里墙壁粉刷,你就算不方便住在小曼这里,也可以住我家啊,干么跑去住韩颐邦家?是嫌平常上班斗嘴斗得不过瘾吗?连下班也要当连体婴。”

  “好,就算是为了筹备的新节目,理由一样很薄弱,因为照你这逻辑,每个工作上有合作关系的人岂不都要住在一起了?”

  “所以真正的原因是,韩颐邦受伤,你是特地去归队了的。”林立曼明快的点出事实。

  “我——”触及两人质疑的眼光,她只好改口,“对、对啦。可是,这也没什么,朋友有难本来就要互相帮忙。”

  “是没什么,但是你动机不纯。”林立曼一针见血的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