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斗气钱嫂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见她把他最欣赏的漂亮小嘴嘟起,韩颐邦有被电到的感觉,心虚的回避着她的眼神,他故作傲慢的说:“这叫陈述事实。”

  “韩颐邦,你这么爱斗嘴,要是没有我,你可怎么办喔!”

  “钱可艾,你这么爱抬杠,要是没有我,你的人生会变黑白的。”

  忽地,两人相视而笑。

  是啊,如果没有彼此,上哪里找这样的斗嘴好对手?人生一定很乏味。

  他们一边抬杠,一边吃着食物。

  卤蛋、豆干、茄子、海带几乎是韩颐邦每舀一勺来苔目汤,钱可艾就帮他摆一块小菜,不管他说什么拒绝,下一次她还是这么做。

  看着她笑眯眯的脸,他心里充斥着无声的呐喊。

  钱可艾,你这个烂好人,不要老是这么热心的对人好,这样会让人很错乱你知不知道?

  她又让他开始觉得混乱,而且情况有加剧的趋势……

  回程的路上,他眼角余光不住的偷觑着驾驶座的人,尽管努力漠视着左胸口的澎湃悸动,可还是无法制止那种几乎要全面沦陷的感觉。

  环在腰际的手臂一收紧,还隔着些许距离的软馥身躯,就这样往后踉跄的跌入强悍的胸膛,被圈抱得动弹不得。

  幽兰的发香霎时扑鼻……

  他陶醉的将脸埋进身前的纤瘦颈窝,调皮的啃咬着细嫩的肌肤。

  “韩颐邦……”抗议。

  “嗯?”

  “会痒啦。”羞涩的闪躲着。

  他闷笑着不理会她的抗议,反而变本加厉的吻着、吮着、咬着。

  “你好香,好香,好香……”

  说话的同时,左手从T恤下摆滑了进去,不安份的在娇躯上游走,摸了摸她的肚脐眼腰线,爬呀爬的,爬上她的胸线下缘。

  他感觉到她抽了气,整个人突如其来的一阵紧绷,却没制止他的放肆,那他也不客气了,钻进包裹着饱满的贴身衣物,掌心完全贴附在那柔软的小丘上,揉着、握着、捏着、挑逗着……

  她开始不住的娇喘,虚弱的闷声轻吟,那动情的模样令他兴奋不已,急切的挨近她,任薄唇放肆的亲吻着她雪白而敏感的肌肤,吮出一朵又一朵情欲的花朵……

  不知道是想要更多,还是想要全部,清甜的娇嗓充满了女人的娇媚,在痛苦与快乐间徘徊之际,无助的唤着他的名。

  “韩颐邦、韩颐邦、韩颐邦……”

  他喜欢她喊他的名字,喜欢听她在这种时候意乱情迷的喊他,呵,钱可艾这个可爱的女人……

  叩叩叩——

  “韩颐邦!”

  叩叩叩——

  “韩颐邦!”

  叩叩叩——

  “韩颐邦,你是睡死掉了吗?”

  一句杀风景的话,让他猛地睁开眼睛,旖旎幻境骤然消失,下一秒,他整个人从湛蓝色的大床上坐起。

  梦?惊愕的他伸手抹了抹脸,然而下一秒忆起梦里的一切,他懊恼不已的撑住自己的额头。

  天啊!他居然梦见钱可艾,而且,还在梦里对人家……

  虽说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问题是,他又没当兵,只是……很久没有女朋友而已,竟然就作那种梦。

  都是钱可艾啦!好端端的害他混乱成这样,就连作梦都开始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

  叩叩叩——

  “韩颐邦,我数到三,你再不应声,我就进去了!”她焦急的叫着。

  是钱可艾在喊他。

  韩颐邦先是恍然大悟,继而哑然失笑。

  他疯了他,居然把钱可艾中气十足的叫喊,梦成缠绵的娇喊,看来这回他病得不轻呐。

  就在他自我解嘲的当下,蓦然,房门推开,钱可艾紧张兮兮的冲了进来。

  “你进我房间做什么?”他一脸骇然,像是做了坏事被逮到,而且他刚醒来,还作了那种梦,生理现象还没平复啊!

  韩颐邦紧抓着被子,借以掩饰自己奋起的某个部分。

  “醒了干么不应我一声?”她皱眉瞅着他。害她还以为他发生什么事了,提心吊胆呢!

  “什么事?”他强作镇定的问。

  “你一直没起床。”韩颐邦的生理时钟超准的,哪怕是假日也不过就是往后拨了些许时间,这样大睡还真是没有过,吓死她了啦。

  “拜托,今天是周末,不能睡晚一点吗?”他没好气道。

  “可是现在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啥……”他居然睡这么晚。

  她吁了口气,“没事就好,早餐我放在桌上了,我要出门喽,掰掰。”

  “你要去哪里?”浑然不觉自己口吻很霸道。

  “找朋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