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斗气钱嫂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对,就去这家‘好好吃’小馆,看看他卖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好好吃。”

  交换了一记眼神,达成了协议,因为不远,遂而并肩走了过去。

  这是家干净简单的小店,不过,看了看菜单似乎选择有限,吃面对右手受伤的韩颐邦来说很不方便,可偏偏饭类却只有一种选择。

  “除了卤肉饭,剩下的都是面类,要不要换一家?”钱可艾问。

  “不用,这阵子都吃饭,每次录影不是排骨便当,就是鸡腿便当,有点腻,想换换口味。”

  “那好吧。”

  他看了看墙上的菜单,“我吃米苔目,汤的。”

  “老板,两碗米苔目,汤的,一份干馄饨。”

  “好,马上来,小菜旁边架子上,想吃什么自己拿,也可以到前面点。”老板朗声说道。

  钱可艾起身端来几样小菜,又点几样黑白切,一送来,摆得满满一桌。

  她拿起筷子安静而专注的对着碗里的来苔目交叉比划着,如此反复了好几回。

  一旁,韩颐邦原本用左手拿筷子,后来还是换为右手,虽然一样都是别扭而不顺手的,但至少右手感觉比较习惯。

  可忙和老半天,一条米苔目都没吃到,他突然觉得,刚刚不该选米苔目的,胖墩墩的面条,滑溜得很,原本就不好夹,更何况是手受伤的时候,就在他懊恼万分时,钱可艾把她面前那碗送了过来。

  他满脸不解的看着她。

  “我用筷子把米苔目切短了,你可以直接用汤题舀着吃,有面又有汤,滋味肯定不错。”她扬着笑说。

  然后直接拿走他手中的筷子,塞回一支汤匙在他左手掌心里,再将他原本的那碗米苔目端回自己面前。

  韩颐邦望着眼前的她,不由得陷入怔忡。

  原来,她早就注意到他吃面食的不方便,还不忘细心的帮忙他想好法子,也难怪她刚刚进来看了菜单后,会问要不要换家店。

  原来她都注意到了……

  这妮子平常豪爽过人,看起来粗枝大叶的,可没想到她比谁都细心,打从受伤以来,她是他所遇到的人唯一理解他不方便的。

  暖意涌了上来,将他整个人紧紧包围着,胸腔像是被填进什么,鼓涨得厉害。

  心微微悸动……

  其实,他怀疑过,她该不是为了照顾他,才说什么房东要整修房子,好顺理成章的来住他家。

  不然,以她的交游广阔,哪会没得住?

  可为什么?毕竟他从来没给过她好脸色,总是跟她针锋相对——

  她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她对每个人都这样好吗?

  这想法让他感到不舒服,酸酸的,像是嫉妒的味道,强烈得令他整个口腔快要被腐蚀,人开始觉得烦燥。

  钱可艾刚喝了一口汤,旋即瞪大水润的眼睛,惊呼不已的催促,“快,你快尝尝看,这汤头很不赖啊,确实是好好吃!”

  他轻轻勾动嘴角,左手舀了一勺汤伴着切短的米苔目,送进嘴里。

  “好吃吧?”黑眸晶璨的冲着他问。

  “好吃。”他故作冷淡的回应。

  明明是吃着咸食,可落入胃袋之后,却因为某人而泛着一股微甜,但又因为那莫名的嫉妒而发酸,五味杂陈的滋味,只怕他一辈子都很难忘怀。

  又舀了一勺正想送进嘴里,上头被摆了一块猪皮,他无声抬眸瞅了始作俑者一眼。

  “补充胶原蛋白。”

  “我不需要。”开口拒绝。当他是那些爱漂亮的小女生吗?

  钱可艾仰起下巴无声施压,韩牙颐邦仍是乖乖张口吃了进去。

  “猪皮是不是很Q弹?”她得意的问。

  “嗯。”不错,沾酱和姜丝让味道变得丰富而爽口。

  “哈哈哈,那是当然,我可是‘料理大车拼’的制作人,我说好吃的东西,是不可能难吃的。”臭屁的呢!

  挑眉,他忍不住调侃,“但是你煮的东西很恐怖,根本不能吃!”现在回想起来,他还心有余悸。

  “我是君子,君子远疱厨。”大言不惭。

  “我看你是厚颜无耻。”反唇相稽。

  “又人身攻击。”嘟嘴抗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