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斗气钱嫂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钱可艾装死傻笑的模样,看得韩颐邦很光火,不是不想掐死她的,尤其发现她示好的假笑下,其实隐藏着开溜的意图,他当即先发制人的伸出左手臂,从身后一把勾住她的脖子,困得她动弹不得。

  一股发香扑鼻而来,搔惹着他的呼吸,让他有一瞬间的闪神。

  下一秒,便让聒噪的叫嚷声拉回理智。

  “啊……韩颐邦,快放开我啦,其实粉红色豹纹内裤也不错呀。”

  “你还有脸说?”

  无法挣脱桎梏,钱可艾只好很俗辣的挤出“对不起”三个字,希望某人大人大量,“对不起嘛,我又不是故意把你的内裤洗成粉红豹纹的,大不了你以后穿的时候,我不跟人家讲就是了。”

  一阵乌鸦自头顶飞过,韩颐邦觉得自己的世界在粉碎。

  “钱可艾,我看我最好从现在开始学习发正念,不然,我怕哪天自己真的会控制不住失手掐死你——”

  “加油。”她俗辣的示好。

  还加油咧!他没好气的睨她一眼,丢下这个麻烦精,摇头叹息的回屋去。

  是夜,韩颐邦躺在床上,钱可艾的身影就像是特效不断的纷乱交错的在他脑子里出现,连情绪都高高低低的被她牵着走。

  又是张罗食物,又是勤奋的帮他打扫,甚至还帮他洗衣服……就算是为了感谢他愿意让她暂住在此,似乎也做太多了。

  而最让他想不透的是,他们交情不算好,还常常公然斗嘴挑衅对方,钱可艾明明有那么多朋友,为什么非得来住他这里不可?

  她的动机就像是一则复杂的程式语言,让他无法翻译。

  难道就只是因为天生热心吗?

  她是出了名的爱助人,什么忙都帮,是他眼里的烂好人一个。

  想到自己是她热心施予的对象,是有一份温暖涌上的,可是想到举凡她身旁的朋友都是她热心施予的对象,哪怕是路边的小猫小狗,一股闷闷的感觉取代了那份温暖,有点……不是味。

  他觉得自己好混乱!

  “可恶的钱可艾,带着烂好人的病毒跑来招惹我做什么?”

  害他三更半夜不睡觉,在这里瞎想一堆有的没的,烦死了!

  一整晚,他就这样烦躁的翻来覆去,第二天醒来,整个人有股说不出的疲累,好像刚爬了一座大山似的,浑身上下都不舒坦。

  打起精神下床梳洗,接着,他走到厨房,想给自己泡碗麦片粥当早餐,好补充一点活力。

  “咦,碗呢?昨天晚上不是还用过吗?”

  问了屋里的另一个人,才愕然发现,原来昨天晚上的灾情不仅止于那桶染色的衣服,她还失手砸了两个碗,而当时待洗的碗盘不就只有两只大碗,一个盘子、两双筷子?

  他真是服了钱可艾这个女人了,居然连两只碗都搞不定。

  不,她根本不能称之为女人,只能称之为灾星,她是上天派来毁灭他的!

  该死的是,这个灾难还是移动式的,像是有红外线加热感应锁定功能,一旦被锁定,根本别想脱身。

  可当他看见阳台上着一整排被过度漂白的衣服,一股难以形容的感受,萦绕在他心口久久不散。

  这个女人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做这些事?这么努力是有奖牌可以拿吗?

  他故作强悍,不想被这种事感动到,然后整颗脑袋却又无法不去想她努力的身影——

  “钱可艾,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办?”他好挫败。

  第六章

  因为觉得请假太麻烦,再说,最近忙着开新节目,事情那么多,韩颐邦索性把回诊排在夜间门诊时段。

  钱可艾也来了。

  现在这个女人可是完完全全入侵他的生活,不只霸占他家的客房,还霸占他的爱车,别说是方向盘,他连车钥匙拎起来是什么感觉,也都快忘光了。

  好好好,形势比人强,既然她爱当司机,就给她当,只要她别刮伤他的爱车,但是,方才前往医院的路上,这位钱小姐居然很嚣张的给他在路上飙车!

  “哼,钱可艾,无视公权力,公然的违规驾驶很帅嘛,你以为自己在拍电影啊?”韩颐邦低吼。

  端出招牌的无辜表情应战,“哪有?”

  “还说没有,明明刚刚就超车还飙车。”

  指控的同时,韩颐邦不自觉的捏了一把冷汗。

  想到她总是这般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他表情严肃的瞪着她。

  每年台湾的交通意外还少吗?她就算不顾虑他人也在车上,至少也该为自己做一个安全驾驶。

  “是那位驾驶反应太慢吞吞。马路如虎口,又不是给他逛的地方,他在那边要开不开的,很危险啊,基于安全考量,我当然要闪开他,而最好的方式就是先超车,然后再远远甩掉他。”钱可艾说得振振有词。

  “用时速八十的速度?”明明速限五十,她硬是多超三十。

  “我怎么可能开这么快,你少诬赖我。”矢口否认。

  鼻腔挤出一记冷哼,“诬赖?等到时候收到红单,就知道有没有诬赖你了。放心,不贵,应该会是新台币一千两百块,我会记得跟你要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