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斗气钱嫂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欧卖尬,钱嫂和邦哥,不会吧……”

  受到强烈震惊的紧张大师,两只眼睛瞠至极限,久久无法恢复。

  一个人吃饭的时候,看看电视、想想工作、翻翻手边的书籍……分心的事情太多,常常是吃到饭菜都凉了还在吃。

  就是因为没有“认真”吃饭,三不五时胃就来闹场脾气,抗议抗议。

  不过,打从钱可艾不请自来,他倒是吃得很认真——因为要全力迎战她在餐桌上的言语刺激。

  认真说来,他们应该是这世界上最爱抬杠的两个人,一碰头就是唇枪舌剑,哪怕面前摆着食物,还是要边吃边战,一来一往互不相让,而食物就在这样被杂杂往来频繁的针锋相对里,通通被吃进肚子里了。

  闹肚子疼?

  说也奇怪,居然没有,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快,好像是把所有不爽的、不满的,全都狠狠的放到嘴里咬碎了,一口咽下肚去,从骨子里乃至于细胞都获得压力释放,而耗费的时间还比平常用餐时间缩短许多。

  正因为如此,以致饭后的现在,他能够在书房里消耗一下累积的书目。

  要他去招呼钱可艾?

  拜托,依那家伙当在自己家的自在模样,他不认为需要知会她什么,再说,手脚负伤的他也对她的存在根本就束手无策,跑又跑不动,抓又抓不到,他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做自己想做的事,也随便她做要做的事,只要不骚扰妨碍到他就好。

  韩颐邦一边戴着耳机聆听他最爱的HeavyMetal,一边阅读手里的马丁·贝克侦探小说,音乐热血沸腾,剧情引人入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的保温杯没水了,一滴也没有。

  若不是口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只怕在他终结手上这本《阳台上的男人》前,他都不会再碰身旁的拐杖一下。

  “算了,喝水去。”摘下耳机,抓来拐杖,他起身离开座位。

  还没受伤前,不觉得喝水有什么难,直到行动必须依赖拐杖,才明白能够行动自如的感觉有多好。尤其在经过一整天,腑下被拐杖撑得发痛时,感受特别强烈。

  说来,也算是人的一种劣根性!韩颐邦自我解嘲的摇摇头。

  打开书房的门,钱可艾的声音马上响起。

  “小心,地板有点湿。”

  循声扫去视线,那女人跪在地板上,手中拿着抹布,显然是在擦地板,而且已经接近尾声。

  韩颐邦傻眼。晚餐后的时间是有这么无聊吗?她居然动手帮他擦起地板来了!

  这真是他如料所未及的事。

  “我在擦地板。”她卖力的擦着。

  是,他看见了。是,一整个想不透。

  当抹净最后一块木板,她兴奋得仿佛成功挑战了百岳,大声宣布,“好了,大功告成!”她伸直了腰,动动手臂,接着一鼓作气的起身。

  对钱可艾来说,今天晚上肯定是个充实的晚上,不但洗了餐具——虽然不小心倒太多清洁剂,以致手滑打破了两个盛面的大碗,幸好用来装小菜的大盘子和两双筷子都安好,也算大功告成。

  她还整理了厨余、打包了垃圾,连同打破的碎瓷片一起拿到地下室的垃圾集中处,就连屋里的地板,她也一并擦了。

  不是她臭屁,擦地板可是她最得心应手的一件家事,不仅从小有练过,每一块地板都光可监人。

  错愕得不知道该回应什么,韩颐邦索性收回目光,开始朝饮水机摆放的位置移动。

  “等一下——”钱可艾放下抹布跑了过来,从书房里拉出他的专属座椅。“我想到一个好点子。你撑了一整天的拐杖,肯定很不舒服吧?刚好你这张椅子是滚轮的,你可以坐着用左脚帮助移动,让手臂暂时休息。”她兴奋的建议。

  韩颐邦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一股被理解的窝心涌了上来。

  原本以为这家伙是非我族类,可听到她刚刚说的那些话,不是不感动的,他甚至觉得这女人是自己人来着的。

  但很快的,他就想起她无礼入侵他家,霸占爱车驾驶权的可恶行径。

  “快坐看看啊!”

  “不用。”他冷淡拒绝。

  “啊,客气什么,这是你家,就算你要满屋子转着椅子玩,也没人管你。”钱可艾以为他不好意思,遂而说道。

  “小姐,原来你还知道这是我家啊?”没好气的堵她一句,再说,谁会坐着滚轮的椅子满屋子玩,又不是小孩子。

  “小气鬼,就说借我住几天嘛,你看,为了感激你的大恩大德,我可是卖力的帮你把地板擦得干干净净。”她邀功道。

  他饶富兴味的抿嘴一笑,“事实上,钟点阿姨一个礼拜会打扫一次。”意思就是她的卖力多余了。

  她蓦然一怔,“啊?”算了,就当是做身体健康的。

  钱可艾表情扭曲成一团的滑稽模样,看得韩颐邦又好气又好笑。

  他可没叫她做,是她自己抢着做,不能怪他,到厨房喝水去。

  “你真的不想坐在椅子上?这样我还可以推你。”她望着他的背影盛情建议。

  他头也不回的答,“不用,你忙你的。”少来吵他就好。

  “那好吧!”钱可艾也不勉强,默默收拾擦地的抹布和水桶。

  听到她的回答,韩颐邦心中又是一阵微讶,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唷,这回倒是挺好沟通的!希望继续保持下去。

  抵达目的地,将拐杖靠在双手可及的地方,他单脚站在饮水机前,轻啜着盛在手中的开水,让润泽充斥整个口腔,弥平身体发出的口渴讯息,并不忘将携带式的保温杯蓄满水,准备带回书房,省得待会又得跑出来喝水。

  这时,洗衣机发出工作结束的哔哔声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