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斗气钱嫂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还没。”因为心情不好,严重影响了他的食欲。若真是饿了,大不了吃碗泡面打发。

  “太好了,为了庆祝我们两个第一次携手合作,今晚一起吃晚餐。”她将手中的食材高高举起。

  “我不要……”谁知道她会不会在食物里下毒?

  “别这么不合群,看在我快饿死的份上,就允了我这次啊。”说完,她自动自发的扛起那些大包小包,浩浩荡荡的走进韩颐邦的家。

  好像他刚搬新家时来过一次,这家伙很洁癖又龟毛,原本不让人来,可拗不过大家争取的声音,只好开放参观,但就仅此一次。

  还是干净得像样品屋一样……不过,就是少了点人气。

  “厨房呢?我记得好像是在那边,对不?”她伸手往客厅左手边指。

  韩颐邦不置可否。

  钱可艾拎着食材就往厨房走。

  他很不放心,忍不住跟在后面叨絮追问:“你不是打算自己下厨吧?”

  “不然呢?你煮?我是那种没良心的人吗?欺负伤患不是我的作风,侠骨柔肠才是。”她得意洋洋的说。

  “可是你会煮吗?”他没听说过她会下厨,他可不想家里的厨房被她一把火给烧了。

  “你放心好了,好歹我是‘料理大车拼’的制作人,成天跟一堆大厨谈论料理,接受大师指点的我,手艺能差到哪里去?你,去客厅坐着,我很快就可以搞定了。”她一整个超有自信。

  见他迟迟不走,钱可艾忍不住挥手驱赶,像是赶蚊子似的。

  心情忐忑,碍于行动不便,无法将她赶出厨房,只好提心吊胆的坐在客厅里,两只眼睛盯着电话,心想,待会要是不小心发生火灾,他第一时间就打一一九,务必要将灾害降到最低。

  诡异的声音不时传来。

  像是在切菜,可又切得断断续续,声音响得像是在砍柴,下一秒,锅盖掉在地上,发出铿铿锵锵的一阵巨响,令耳膜难受不已,在一连串此起彼落的混乱声中,偶尔还夹杂着钱可艾压抑的惊呼,韩颐邦当下了然于胸,这顿晚餐千万别抱太大希望,以免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半小时后,餐桌上居然会摆着如此可怕的东西-----

  黑的,可怜的小鱼皮开肉绽,就连最简单的白米饭,摆到电子锅里按下开关就能完成的事,她都能失败。

  他合理怀疑,这极有可能是钱可艾对于去年抢输金钟奖的夹怨报复!

  问题是,他的节目拿的是最佳综合节目,跟她的综艺节目完全不冲突,把这帐算在他头上未免有失公允,又何苦拖累无辜食材?

  他不忍卒睹的捏了捏眉心,此刻心情已经不是失望两个字可以形容,简直是惊骇……

  这个天杀的白痴,看着这些食材死不瞑目的样子,她难道没有一丁点的愧疚之心吗?连饭都不会煮,就说她当女人不行!

  “馊食中的馊食,原来这就是大师指点的成果,谢谢你的晚餐,我不饿,离开前,请把我的厨房恢复原状,还有,把这些恐怖的东西给我打包走!”冷冷的抛下命令,他起身准备离开餐桌。

  待会她一走,他一定要把厨房的抽油烟机狂开一个晚上,把那诡异的烧焦气味通通抽干净才行。韩颐邦恨恨的想。

  这菜单确实是跟大师讨教过的,只是她哪里知道实际动手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原本想靠着厨艺笼络他的,这下弄巧成拙,只能死皮赖脸了。

  “怎么说也是我第一次下厨,好歹给点鼓励嘛。”

  他火了,“我又没有拜托你煮晚餐,是你自己兴致高昂的想要表演。”他都没收场地费呢!

  “我想说,我要吃饭,你也要吃饭,一起开伙多省事。”

  “你吃啊,你吃啊,你坐在这里慢慢吃,我不催你。”请恕他不奉陪。

  “第一次难免会失手,练习几次就OK啦!”

  “要练习回你家去!”

  “可我们要一起庆祝首次合作啊!”

  “我无福消受,慢走不送。”

  “韩颐邦,你没听过吗?君子远疱厨,不会煮菜又不是世界末日,一样可以庆祝的。”她拿起手机,拔了一组号码,“喂,我要外送,买大送大,地址是台北市……”挂了电话,她还得意洋洋的冲着一脸阴沉的男人笑说,“十五分钟后到。”

  果然,十五分钟后,热腾腾的披萨送到了,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非常豪迈,简直就像在得草原上的儿女。

  “喏,晚餐钱一人付一半喔!”半饱之际,她把发票推到韩颐邦面前。

  灌下一大口可乐,他没好气的抽出皮夹,掏了钞票给她。

  钱可艾笑嘻嘻的收下,还仔细的找了零钱给他。

  “吃饱了吧?吃饱就给我滚。“下逐客令,他正苦恼着,待会她走后,他该怎么打扫她路过的地板。

  “滚?滚去哪呀?我今天晚上要住这里啊,你看,我的衣服家当通通都带过来了。”她举起纤纤玉手,往客厅的行李一指。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