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风筝 > 斗气钱嫂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窗外,雷声轰隆、大雨倾盆,钱可艾的单身小窝里,Women's talk正在进行。

  说是Women's talk,她却是一个人边嗑着鱿鱼丝,边豪饮着台湾啤酒,同时在心里默默对着公司新来的那位自我感觉超良好的韩颐邦大射飞镖,完全把张心悦和林立曼两个好友晾在一旁自生自灭。

  哼,可恶的韩颐邦……

  “钱嫂,听说,你们公司上个月来了一个超级大帅哥,还是UCLA电影电视研究所的硕士。”任职于电视台新闻部的张心悦,兴奋的撞了撞只顾吃不说话的钱可艾。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那个有着流线俐落的帅气短发,英气勃发的浓眉,坚毅自信的黑眸,神手雕凿般的挺直鼻梁,性感薄唇的大帅哥。”担任药剂师的林立曼赶紧搭腔。

  “曼曼,你看过他啦?”张心悦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好友,口气充满了羡慕。

  “没,以上都是钱嫂形容给我听的。”她指向另一位好友。

  钱可艾美目瞠瞪,“我说过这种愚蠢的话?”

  “不是你说的,难不成还我说的。”林立曼戳了她的脑袋一记。

  她恨不得把说过的话全部回收,如今她和那家伙的梁子可是结得很深。

  话说三天前,因为看韩颐邦忙不过来,她基于同事情谊想要帮忙,结果那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家伙居然这样对她说——

  过份热心不是病,而是一种致命的恶疾,好发于烂好人,我不想被传染。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好心,却换来对方出言不逊。

  她气坏了!

  可恶,太可恶,事隔三天想到韩颐邦说的话,她还是气得快吐血!

  当初拿这么多好的词汇来形容他,简直是天大的浪费……

  “我说这些话时,肯定是被雷打到神智不清,要不,韩颐邦那个机车鬼,何德何能让我这么来形容他?”极力否认,不忘再狂饮一大口。

  虽然她年纪比他小,但好歹比他早进公司,职场资历比他深,说来也是前辈。再者,他也不去打听打听,她可是大家公认热心又豪爽的钱可艾欸,连酷斯拉都抢着当她是朋友,他凭什么羞辱她?

  “原来帅哥叫韩颐邦呀。”记下。

  “他不是帅哥——”他是个王八蛋。

  “钱嫂,瞧你咬牙切齿的,该不是你告白失败,恼羞成怒由爱生恨吧?”张心悦贼兮兮的调侃。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饥渴,看到男人就告白。”她可是有选择的。

  “我已经感情空窗半年了,当然饥渴,更何况还是个帅哥不是?”张心悦答得理直气壮。

  “最好帅能当饭吃。”

  “就算不能也可以养眼。”张心悦又说。

  “清醒点吧你。”嚷着要别人清醒,自己却因为酒精作祟,连东南西北都有些搞不清楚。

  “钱嫂,承认吧,对他还有好多感觉……”张心悦俏皮的哼了一小段辛晓琪的“承认”。

  没错,她对韩颐邦有很多感觉,很多“恨”的感觉!

  很好,初来乍到就敢对前辈无礼,她钱可艾一定好好调教这个目中无人的韩颐邦,教他学会礼貌。

  钱可艾当场捏扁手中的啤酒罐,雷霆万钧的站起身。

  “闭嘴!我,钱可艾,就算一辈子孤家寡人到死,也不会喜欢那个眼睛长在头顶上,为人臭屁又傲慢的韩颐邦。”

  张心悦和林立曼交换了一记心照不宣的眼神。

  可艾个性随和,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可以当朋友,听到她这么斩钉截铁的和某人划清界线,还是第一次呢!说没什么,鬼才信。

  “好好好,你千万别喜欢他,把他介绍给我就好。”张心悦揶揄说。

  “总有一天,我要当制作人,我要让那个韩颐邦知道,我钱可艾不是长得可爱而已,我还很会制作节目。”她脚下一个踉跄,两个好友赶紧一左一右的稳住她。

  “好好好,要当制作人,还要很会制作节目。”张心悦赶忙附和安抚。

  “我、我还要让他知道,我钱可艾是最棒的女人,跟我当朋友是他的荣幸,不跟我当朋友是他损失。”话落,她往后一仰,当场倒地不起,口中不忘呢喃,“……可是他好帅。”

  “我看她不是被雷打到,倒像是被爱神的箭射到。”张心悦提出合理怀疑。

  “肯定是暗恋不成借酒浇愁。”林立曼同情的下结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