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凯琍 > 第三次恋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花雨涵和凌逸面面相觑,实在难以相信一个呆小子会变成大帅哥,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就算今日男主角不怎么样,也还有一大堆男模女模可欣赏呀!

  过了一会儿,服装秀开始了。李灿东排在第三顺位出场,他穿着雪白西装、雪白长裤,外套内是赤裸的胸膛,颈间却搭了一条红色丝巾,巧妙搭配出一种性感韵味。

  更耀眼的是他那自信神采,每个步伐都是稳健,每个眼神都是挑逗,台下观众不由得心跳加速,仿佛他的眼光就集中在自己身上,仿佛下一秒钟他就会走下台来,存在感十足。

  凌逸首先投降,双手贴在胸口,做出快昏倒的表情。“我融化了、我融化了!我要做阿东的粉丝,请问要上哪儿报名后援会?”

  花雨涵也大呼神奇。“人的潜力果然无穷,青蛙也能变王子呢!”

  身为父母,李家伟和程眉玲当然以子为荣,作梦也没想到会有这天,最不爱出锋头的儿子能站在舞台上,还散发无穷魅力呢!

  走秀结束后,众人来到后台,李韵晨和庞嘉丽都献上花束,恭喜阿东的处女秀成功!

  李灿东接过花束,额前冒汗,仍紧绷得说不出话,太多感受一起涌上心头,不知庞嘉丽是否因此对他改观?发现他已是个成熟的男人?

  “阿东,可不可以帮我们签名?”凌逸和花雨涵都准备好签名板,她们相信这日后一定值钱。

  李灿东点个头,签下第二次和第三次签名,他第一次的签名正躺在背包里,他准备要送给庞嘉丽,但还找不到机会独处,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不敢行动。

  众人说说笑笑的,直到工作人员开始收拾东西,李韵晨才招呼大家说:“我们在餐厅订好位子了,一起吃个饭庆祝吧!”

  “我和小花都很乐意,但有人没空呀!”凌逸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望向庞嘉丽,表情暧昧。

  庞嘉丽露出遗憾神色。“抱歉,我男友要来接我,我们约了去看电影。”

  霎时间,花束不再芳香,灯光不再灿烂,李灿东从天堂坠落海底,连呼吸都没办法,只感觉被深蓝色的浪潮包围,原来海底是这么冷、这么黑,没有一丝阳光透得进来。

  李韵晨指着好友,声音颤抖。“你……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居然一点消息都没透露?”

  “是呀!隔了一年,我终于又恋爱了。”庞嘉丽乘机向大家宣布。“看阿东这么勇敢,改变自己,走上伸展台,我想我也该突破了,所以我就答应他的追求了。”

  李灿东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努力居然会带给她勇气,去接受新的恋情,这就是所谓命运的安排吗?未免太讽刺也太荒谬,教人痛苦得几乎想笑。

  就在他突破自我的这天,他喜欢的女孩谈恋爱了,可惜对象不是他。

  于是他闭上眼、关上心,默默等待这一切变成回忆,总有一天他可以忘记的,如果真有那天……

  五年的时间悠悠流过,李灿东已大学毕业,也顺利当完兵,继续在模特儿界闯荡,颇有知名度,但是他从不跟女人闹绋闻,有人甚至怀疑他是同性恋,报章杂志不时要讨论一下才高兴。

  李家伟和程眉玲对儿子的表现完全满意,却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再交女朋友?每次说他、念他也没用,他就是那张闷不吭声的脸,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只有工作时才会展现迷人丰采。

  相对的,他们的女儿李韵晨偏偏谈了太多恋爱,几乎是一年换个两、三次,速度之快他们根本认不出谁是谁,姊弟俩这种对比实在极端。

  算啦,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也只得这样想,希望姊弟两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这天,正准备要出门的李灿东,在家门口遇到姊姊。“姊,你回来了。”

  “靠!我快气死了!”李韵晨一进家门就摔皮包,顾不得里面有放手机,她整个人快爆炸了。

  “怎么了?”李灿东停下脚步问,以为姊姊是跟男伴斗气了。

  “你绝对不敢相信,阿丽要跟她男朋友分手,居然得付给对方分手费!”

  李灿东确实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哪有人分手还要拿分手费的?虽然时常耳闻庞嘉丽和她男友吵架不合,但吵归吵、不合归不合,哪个男人会没出息到跟女友要钱?

  李韵晨倒在沙发上,继续抱怨:“对方威胁她说不给钱就有得好看,阿丽被逼签了一张本票,五十万就这样白花花送给他,干脆丢到大海还比较爽快,居然给那种人渣!”

  听到这儿,李灿东双手握拳,握得死紧,他不懂为何老天要如此安排?庞嘉丽明明是个珍宝,却总碰不到珍惜她的男人,这实在毫无天理!

  “我真想直接去堵那男的,可惜我打也打不过人家,报警又怕对方真的找阿丽麻烦——”李韵晨话还没说完,就看弟弟走向大门。“喂,阿东,你去哪儿?”

  “我有工作,赶时间。”

  目送弟弟的背影,李韵晨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他多少对阿丽有意思,原来是我多想了,这家伙一点反应都没有……”

  开了车,李灿东的目标很清楚,他知道那家伙常到某家餐厅光顾,因为他的赞助商就在附近,曾不只一次看过那家伙出现。

  晚餐时间,李灿东守在餐厅门口,他很幸运,等不到一个小时,就发现那混蛋的踪影,于是他尾随而上。

  很快地,在某条暗巷内,传出了激烈的斗殴声。夜幕低垂中,没有人多加注意,城市里忙碌得很,谁会去管谁打架了、或谁打赢了?

  不知过了多久,李灿东拖着缓慢步伐走到医院,自己挂了急诊,躺上病床让医生疗伤。

  急诊室的医生和护士对他相当敬佩,上哪儿找这么冷静的病患?一声疼都不喊,静静让他们诊治,真是模范表率。

  稍晚,李灿东打了通电话给经纪人。“山姆吗?我没办法去拍照,麻烦帮我延期。”

  “你怎么啦你?”山姆在电话那头问。“都排好摄影棚和设计师了,拜托你别要大脾好吧?”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我真的没办法……”李灿东压住伤口,强忍痛楚。

  山姆想了一想,确实李灿东从未耽误过任何行程,今天一定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好吧!我帮你担下来就是了。”

  “欠你的人情,我会还的。”

  “你给我积极一点就行了,明年的男模大赛,你非得报名!”山姆乘机要求,这档事他们商量很久了,李灿东却老是提不起劲。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