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凯琍 > 纯属娱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明洁满怀心事,搭电梯来到顶楼,发现张冬梅和徐秋月已经到了,两人正拿着化妆镜频频补妆,顺便练习抛媚眼的动作,力求做到“杀”人于无形中,不,该说是“电”人才对。

  “早安。”明洁拿出早餐——菜包和米浆,静静吃她的东西,不想跟两位恶姊打交道。

  张冬梅看她还悠哉游哉的,忍不住问:“今天董事长要来耶,你吃得满嘴都是,还不补妆一下?”

  “你应该还不知道吧?董事长夫人早就过世了,董事长虽然再婚四次,现在可是单身喔~~”徐秋月呵呵一笑,邪恶意图全写在眼中。

  明洁差点被早餐噎死,不会吧?她们连五十多岁的男人都想要?虽说董事长是保养得不错,但她对可以做自己父亲的人实在没兴趣。

  话说回来,石靖蓝算是从小缺乏母爱,属于单亲家庭的小孩喽?难怪那么乖僻任性霸道!不,她不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单亲家庭的小孩不见得都不合群,石靖蓝应该是天生个性欠扁,哼!

  她边吃早餐边暗骂某人,刚好那个某人也出现了——

  只见石靖蓝穿着名牌西装、提着高级公事包,从电梯走出来,双眉紧皱,一脸不悦,似乎有人惹到他的样子,明洁看了不禁窃喜,总算不爽的人不只她一个,这才公平嘛!

  “总经理好!”张冬梅和徐秋月齐声说,郑明洁也站起来虚应一番,总要做做样子才不会落人口实,这点职业道德她还是有的。

  石靖蓝阴暗的眼神扫过三位秘书。“我想你们已经知道了,今天董事长要来视察公司情况。”

  “是!”

  石靖蓝发出今天的第一道命令:“到时他来了,就说我不在,也不知道我去哪里了,千万别让他找到我。”

  “咦?”三位秘书都眨眨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照我说的话去做,不用有任何怀疑。”石靖蓝没打算解释什么,打开办公室大门。“好了,分别进来我办公室,我有工作分配给你们。”

  张冬梅和徐秋月互看一眼,决定听命行事,于是张冬梅先拿起纸笔,随总经理进入办公室,记录今天的工作重点。

  办公室大门一关,徐秋月转向郑明洁问:“哈啰~~~你知不知道,总经理为什么要躲着董事长?”

  明洁故作迷惘,不透露任何消息,她多少猜得到原因,石靖蓝似乎对父亲相当排拒,从昨晚的态度就可看出一二。或许跟他父亲娶了太多继母有关,总之这对父子感情不怎么样,只有董事长一头热,总经理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还以为你跟总经理交情匪浅呢!原来连你也不知道。”徐秋月问不出个所以然,又想到另一件大事。“对了,关于你的钓夫计划,大家都看得出来,你跟总经理打得正火热,拜托你把董事长留给别人,别太贪心,听到了没?”

  “这个嘛、那个嘛……我是花瓶、我是花痴、我是花呆……”对于各种明枪暗箭,明洁总以要白痴的方式来应付,一招打遍天下无敌手。当然,石靖蓝不吃她这一套,他是她命中的克星。

  “算了,我是笨蛋才跟你说这些废话!”徐秋月对自己摇摇头,拿起化妆镜继续补妆。

  明洁则打开电脑,抛开对石家父子的想法,反正又不关她的事,还是来研究她的企业报告吧!

  上午十一点,“擎宇集团”所有高级主管排列在大楼门口,等待董事长的大驾光临,却独独少了最重要的总经理,反而由襄理、副理、主任等人打头阵。

  身穿深蓝西装的石维伦一下车,所有人齐声间好:“董事长好!”

  “嗯。”石维伦一眼望去没瞧见儿子,内心正感失落,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即走上前问:“明洁?你也在这儿上班?”

  事出突然,明洁想躲也来不及,只得硬着头皮回答:“董事长好,我是总经理的特别助理。”

  “真的?你们能在一起工作,齐心协力,这样很好。”石维伦笑得眯起了眼,原来儿子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今天打扮得很迷人呢。”

  “真的吗?是我妈叫我穿成这样的,还绑了公主头,好蠢。”她摸摸自己的洋装和发夹,怎么都觉得不习惯,太淑女了!

  “令堂很有品味呀!希望有机会能和你的家人见面,靖蓝一定也这么想。”

  “呃……喔……耶……”明洁只能以傻笑带过,难道真要两家人相见欢?

  千万不要,那太恐怖,她有预感自己会被赶鸭子上架,五花大绑送进教堂,礼成后推入洞房,直接了结一生,不,该说是完成终身大事。

  “对了,靖蓝不在公司吗?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总经理有事出去了,详细情况我不晓得。”明洁不得不撤个小谎。

  “这样的话,你来带我参观公司吧!”石维伦猜想儿子是有意避着他,但至少可以从儿子的女友口中,得到一些儿子的讯息,这也算收获。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在董事长背后,有那么多主管向她使眼色、打暗号,她怎么敢说不?

  石维伦转过头去,对所有人宣布:“你们不用跟着我了,有明洁帮我带路就好,你们都回去工作。”

  “是!”主管们齐声回答,虽然不放心郑明洁能否表现得宜,但董事长都这么说了,他们也只好遵照指示。

  张冬梅和徐秋月白白打扮了一整个上午,却落得没人搭理的局面,这下也不得不承认,郑明洁果真是捷足先登,连董事长都认可她的身分,将来她极有可能成为总经理夫人。

  莫非这是傻人有傻福?面对命运之神的摆布,她们只能无言。

  就这样,石维伦在公司内停留了大半天,为的不只是巡视公司内部,更想得知儿子的种种情况。

  郑明洁尽量说出自己所了解的,以满足这位父亲的求知欲。“总经理他不敢吃辣的,还会挑食,青椒绝对不吃,酒量也不太好,不过他很乐于尝试新玩意,不问内容就吞下去,勇气十足。”

  “是吗?”不管是怎样的小细节,石维伦都听得非常专心,这对他来说比商业机密更吸引人。

  “这些事情董事长都不知道吗?”明洁实在难以想像,他们父子俩比陌生人好不到哪儿去。

  石维伦苦笑道:“我跟他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在他十岁以前,我一直忙于事业,在他十岁那年,他母亲因病过世,我当时心情太乱,不知怎么照顾他,直接将他送到英国的寄宿学校,从此只有过年过节才联络,我必须承认,自己是个不负责的父亲。”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