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小妾比天大 > 上一页    下一页


  “妹妹,我见园子里这月季开得好,便摘了一朵给你戴。”郑恬笑容甜美,讨好似地将手中的花朵递给郑瑜。

  郑瑜却是看也不看,冷冷地丢给她一个“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摘花”的眼神。

  郑恬樱唇微绽,正欲说话,床头传来一道模模糊糊的声嗓。

  “人来了吗?”

  “是,侯爷,是我恬姊姊来了。”郑瑜嗓音婉转清脆。“姊姊,快过去让侯爷好生看看你。”

  见郑恬站在原地不动,郑瑜皱眉,伸手抢过她手中的月季花丢在一边,顺便推了她后背一把。

  郑恬不得已只能过去,她在床前停下,盈盈福了个礼。“侯爷。”

  “你……就是郑恬?”

  “是。”

  男人抬起头来,半眯的眼睛张开,迷迷蒙蒙地盯着她,似是喝得太醉了,那眼神看来十分混沌,毫无焦距。

  可郑恬心下仍是一惊。

  传言这武穆侯凶残嗜血,在战场上杀人不眨眼,长得亦是虎背熊腰,面带戾气,脸上还有一道疤。

  本以为该是个面容狰狞的人物,却不想五官如此端正清俊,左脸下缘的疤痕也只是留下淡淡的一道,并不损其相貌。

  只不过他的身材确实高大威武了些,不符本朝喜爱斯文男子的审美观,郑瑜向来喜欢那种风流俊俏的才子,对威猛的他恐怕是有几分惧意。

  在她打量武穆侯时,他同样也用那迷离的眼神打量着她,通常无论男女,乍见她容颜时总会有片刻失神,可这男人也不知是否醉过头了,瞳孔竟无丝毫变化,只听他状若茫然地收回目光,忽地高声笑道——

  “好、好!果然是丽色无双!”语落,他也不等她反应,展臂一把将她揽入怀里。“今晚你们姊妹俩就一起上,本侯爷就不信治不了你们!”

  他这话说得猥琐,吐息间呼着淡淡的酒气,明明二女共侍一夫正是郑瑜今夜的打算,可听他将话挑白了,仍不免在心里暗暗嫌弃这人谈吐粗俗,果然是一介武夫。

  “小亲亲莫怕,爷会疼你的。”萧隽一面亲吻着郑恬的鬓边,一面朝郑瑜喊道。“瑜儿你也来啊!”

  这情状太过令人尴尬,丫头们早就知趣地退下,房内只留他们三人,以及默默燃烧的喜烛。

  郑恬双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强忍着推开他的冲动,他彷佛感觉到她的僵硬,蓦地伸手抬起她的脸蛋。

  她既不闪躲,也不故作娇嗔,脸上甚至毫无羞怯的嫣色,目光澄澈如水,静静地迎视他。

  萧隽似是愣了愣,转身将呆立一旁的郑瑜拉上床,她却是立即染红一张俏脸,羞得缩手缩脚。

  “爷,你轻点儿。”娇声软语,宛若莺啼。

  “爷哪里重了?嗯?你说啊!爷这样对你还不够温柔吗?”大手搓揉着郑瑜胸前椒乳。“这衣裳真碍事,还不快给爷脱了!”

  说着,萧隽粗鲁地剥开郑瑜身上的喜衣,眼看着玉白的胴体只剩一件肚兜裹着,郑瑜慌了,生怕男人下一刻便要硬上,连忙推了推他,装作娇羞地惊呼。

  “爷,帐子还未放下呢!”

  “放下做什么?这屋里又没别人。”

  “谁说没别人?还有恬姊姊呢!”

  “对喔,还有你这个美人。”萧隽转身又去拉郑恬,趁着这空档,郑瑜连忙跪坐着退开几步,拉下喜帐。

  帐内顿时暗下,隐隐透进的烛光却更添了几分旖旎,郑恬被迫靠在男人怀里,心韵急促如擂鼓,脸上却是毫无表情。

  从作为陪媵嫁入侯府的那一刻起,她便没想过能保住自己的完璧之身,只是在这般荒唐的情境下作为正妻的替代品,她不得不感到悲哀。

  她的初夜就这样失去了吗?

  男人从身后揽住她的颈脖,细细密密地沿着那弧度优美的肌肤啄吻,热呼呼的鼻息吹在汗毛上,教她全身起鸡皮疙瘩。

  她很想躲,却只能强迫自己顺服地承受。

  “……不甘心吗?”低哑的嗓音忽地拂过她耳畔。

  郑恬一震,以为自己听错了,回眸一望,烛光昏朦,她瞧不清男人的脸,却觉得他混浊的眼眸似乎瞬间闪过凛冽的光芒。

  她眨眨眼,正欲确认时,他又恢复了那醉醺醺的浑样,打了个响亮的酒嗝。

  “你们姊妹俩一起……爷会好好地疼……”

  话语未落,他已身子一歪,昏睡过去,不一会儿,粗沉的鼾声在帐内呼呼作响。

  “他睡着了吗?”郑瑜绷着嗓子问。

  郑恬半晌无语,良久,才轻轻扬嗓。“应该是。”

  郑瑜松了口气,可想起这男人什么也没做就昏睡了,又是一阵懊恼,难不成这令人心惊胆颤的洞房花烛夜还要再来一回?

  郑恬看出她的思绪,却是默不作声。

  见郑恬动也不动,郑瑜恨恨地瞪她一眼。“你还呆着做什么?快去把夏竹给我叫进来!”

  郑恬默默下床,拉拢了外裳衣襟,这才开门叫唤夏竹,夏竹一直在外头候着,急急进来,郑瑜在她耳边吩咐几句,她点点头,拿了干干净净的喜帕出去。

  再回来时,那洁白的喜帕上已染了几点嫣红。

  “用的是鸡血吗?”郑瑜低声问。

  “是,夫人莫担心,一般人看不出来的。”

  郑瑜满意地颔首,随手将染血的喜帕揉了揉,丢在床铺,接着一双美眸凌厉地盯向郑恬。

  郑恬会意,嫣然一笑。“妹妹放心,侯爷若问起,我会说妹妹今夜已经和侯爷圆房了。”

  “这话不必你说,明早侯爷醒来自会知晓。”郑瑜冷笑地撇撇嘴。“你回去吧!要你的丫头别多嘴。”

  “知道了,妹妹且安歇,姊姊先走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