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如果有来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七


  “成君,这百合花很香,放在病房里你看花开得漂亮,心情也会好一点。”

  “嗯,谢谢你了。”江成君对妻子点点头。

  “肚子饿了吧?有没有想吃什么?我让珠姐做好了送过来。”

  “不用麻烦了,医生说如果我恢复情形不错,明天就能出院回家了。”

  “这么快啊?”庄淑蕙惊讶。

  江成君看妻子一眼,没说什么,傅明泽递来一盘削好的苹果片,江雪接过,用叉子叉起一片。

  “爸,吃苹果。”

  “你爸手可没残,我自己来。”面对女儿,江成君又是笑眯眯的了。

  庄淑蕙见状,暗暗蹙眉。

  江雪悄悄观察父亲和继母之间的交流,敏感地察觉气氛有点不对,这两年她总觉得这对夫妻感情似乎冷淡了不少,不像以前那般热络。

  说是结婚久了感情自然平淡也不像,前世可是直到父亲临死前,两人依然感情融洽,宛如一对神仙美眷,才会骗得她毫无警觉,完全不晓得这个继母早就着手布局,谋夺公司的经营权。

  可这一世,究竟生了什么事……

  江雪还没能厘清思绪,一阵敲门声便传来,接着,一个相貌俊朗的男人提着一篮水果走进来。

  “江伯伯,我来看你了。”

  杜东元!

  一见是他,江雪立即面色一凝,直觉去看傅明泽的表情,他眉目倒是很平静,没什么特别反应。

  “东元啊,怎么有空来?”这些时日经过杜东元的刻意讨好,江成君对这年轻

  人印象很不错,再加上他对自己有恩,更是另眼相看。“今天不用在医院值班?”

  “我听说江伯伯今天开刀,特地请假来看看。”杜东元笑得爽朗,当他有意发挥魅力的时候,他是可以很得人缘的。“恭喜江伯伯了,医院的人告诉我手术很成功。”

  “嗯,江伯伯没事了,多谢你关心。”

  杜东元跟江成君打过招呼后,又礼貌地转向庄淑蕙。“庄阿姨好。”

  “好、好。”庄淑蕙一副慈祥的长辈姿态。“你又来看你江伯伯了,真有心。”

  江雪眯了眯眼,看这两人的模样,装得还真像最近才认识。她不觉冷哼一声。

  杜东元打从一进病房,便一直悄悄注意着她,这声冷哼自然也听到了。他转向她,一脸无辜。

  “雪儿,上次谢谢你。”

  “谢她什么?”江成君好奇地问。

  “上周末雪儿小姐请我吃晚饭,我们聊得很开心。”杜东元一本正经地回应。

  “你和雪儿吃饭?”江成君讶异。

  “是啊,能跟这么漂亮又聪明的小姐约会,是我的荣幸。”杜东元笑呵呵,墨眸熠熠,有意无意地看了傅明泽一眼。

  傅明泽当然明白他有意挑衅,微微一笑,转向江成君,淡定地解释。“小雪是为了谢谢杜先生曾经帮过江叔,才请他吃饭表达感谢,后来是我去接小雪的。”

  “喔,是那一天啊。”江成君蓦地了悟,就是女儿彻夜未归的那一天。他暗自窃笑,总算听出这两个年轻人是在暗中较劲,看来他江家唯一的掌上明珠很抢手啊!

  江雪知道老爸在偷笑什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找个借口便拉着傅明泽出去,说是要一起去买东西。

  两人坐上江雪新买的车,傅明泽默不作声,一脸淡漠。

  江雪瞥他一眼,嘟了嘟嘴。“你别生气了,我不喜欢他。”

  “可你和他约会。”他语气清冷。

  “只是一起吃顿饭而已。”

  “你们还喝酒了。”他继续指控。

  “就喝两杯而已。”

  “你都喝醉了还打翻杯子。”

  那才不是喝醉了,是因为他让她心神不宁好吗?江雪懊恼又委屈。“你到底想怎样嘛!又不是我叫那家伙来探病的。”

  傅明泽转头看她,见她樱唇嘟嘟的,更显丰泽,忍不住伸手轻轻一掐。“逗你的,傻瓜!”

  “什么?”她怔住。

  他好笑。“我哪会为这种事生气?”

  “可你刚刚明明板着脸……”

  “我没生气。”他温声澄清,可不一会儿,又幽幽说道:“可你也要记住,一个大男人吃起醋来也会像小鬼头一样幼稚的。”

  所以到底有没有生气啊?

  江雪被他闹得忐忑不安,不禁来气,伸手作势掐他脖子。“你这个坏蛋!”

  “呵呵……”他只是笑,任由她掐着泄愤。

  终究舍不得真的掐下去,江雪松开手,改抓起他的手臂咬一口,留下浅浅的牙印。“看你还敢不敢再欺负我!”

  傅明泽看看手臂上的牙印,目光黯了黯,也抓起江雪一条藕臂。

  “喂!你干么?”江雪以为他也想咬自己,急得想躲。

  他却是用唇深深地、缠绵不休地吮吻着。

  她顿觉被他吮吻的那块肌肤发烫着,一股酥麻感觉透进体内,直抵最柔软的心口。

  “好了,别闹了。”她羞赧地推开他,粉颊微晕。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